停发新股不如打破“新股不败”

苏培科 原创 | 2017-06-05 13:2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停发新股 

  中国A股市场在2016年的表现全球垫底,流通市值蒸发2.43万亿元人民币,而在2017年,截至到目前的表现也基本垫底,对此投资者叫苦不迭,但A股市场的次新股表现和IPO数量却令全球其它市场望尘莫及。于是,就有市场呼声希望停发新股,让市场休养生息。

  当然,从目前二级市场萎靡的走势和严重缺失的投资信心来看,A股市场确实需要休养生息,否则肯定是个多输的局面。实际上,中国证监会也意识到这一点,在端午假期前夜紧急对限售股减持采取了行政干预措施,减持新规规定大股东(含持股5%以上的股东)减持(IPO前、定增)限售股,在任意90日内集中竞价交易减持不得超过总股本的1%、大宗交易减持不得超过2%(大宗受让方六个月内不得转让);这意味着5%以上的已经解禁的限售股在三个月内减持不得超过3%;半年不得超过6%;一年不得超过12%。

  上述减持新规看起来确实简单粗暴,但在2017年A股市场解禁市值超过2.9万亿元、较2016年增长约26.67%的情况下,又没有增量资金入市,如果对限售股不采取措施必然会方寸大乱,这次证监会虽然用行政手段强制立规也是迫不得已,从效果上来看,未来至少会大幅降低解禁、减持的数量,尤其对于那些玩票的、大宗过桥减持、大股东和董监高套现逃逸的行为会被抑制。对大股东减持,我认为应该更多地采用市场化手段,比如可以对IPO后一年内业绩变脸的限售股延长1-3年锁定,IPO后3年内亏损的、上市公司在亏损期的和定增后业绩对赌未达标的禁止限售股减持,直到业绩连续三年盈利和达到对赌目标才可按规减持。如是,好公司的大股东一般不太愿意大肆减持,而垃圾公司和亏损公司想减持也减持不了,限售股压力自然缓解,而且有理有据。

  其次,就是如何用市场化手段解决IPO压力的问题,暂停IPO依然是简单粗暴的休克式疗法,虽然短期能够缓解压力,但如果不解决IPO的核心矛盾,暂停后要再重启难度很大,但减缓发行是必要的。

  2017年以来A股IPO超过了200家,数量创历史同期最高,新股首发融资额超过了1000亿元,是2016年同期的五倍左右。最具讽刺的是,在全球垫底的行情里A股次新股表现举世罕见。据彭博社统计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市的新股在IPO后一个月的平均涨幅约300%,仅略低于2016年全年的400%,而同期香港新股(创业板除外)上市后一个月的涨幅仅为6.6%,美国新股上市后一个月涨幅为12%;2017年A股新股上市后两个月和三个月的回报分别为338%和322%,2016年同期,这两个数字分别为392%和391%,而同期香港IPO上市3个月后涨幅仅为9.2%,美国为3.4%。

  若仅从中国A股的新股表现数据来看,叫停新股发行和减缓新股发行似乎没有道理,反而应该加速供给来平抑炒新。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对IPO似乎也是这个观点,认为暂停IPO解决不了问题,仅在某个时间点有一点效果而已,他认为市场真正的核心问题不是IPO过多,而是活水不足,引进活水是关键。”况且,大量放行IPO有助于解决IPO堰塞湖问题,同时通过IPO提高企业直接融资比例有助于彰显政治业绩,但如此下去A股市场只能更糟。虽然新股依然能够发出去,依然会被炒高,但这是在畸形的利益机制安排下扭曲地进行,对市场长期信心和市场化功能的破坏远大于那点政治成绩,尤其在股票市场如此低迷的情况下,如果不打破新股不败的神话,即使上证指数跌破1000点新股照样发的出去,新股申购依然会成为全部股民免费摸彩票的游戏,这确实是全球市场中的奇葩。当务之急,适当减缓新股发行的速度,彻底反思新股不败的原因和彻底改革不合理的新股发行制度,让A股市场告别休克式疗法,否则后患无穷。

  其实,新股不败的核心原因有如下几点:一是新股发行定价的一、二级市场价差和利益分配不统一,导致一些持有一级市场原始股和配售股的机构想方设法来诱导散户介入;二是主承销商“直投+保荐”的利益驱动,会想方设法来抬高新股发行的价格;三是网下特权配售存在诸多不透明,再加上主承销商的自主分配权,让新股成了利益输送的工具。说白了,其实新股被爆炒主要是发行制度和新股利益链绑架的结果,由于新股一二级市场巨大价差和各大利益主体在新股发行中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还有A股市场的投资者确实偏爱炒新,新股自然会呈现出新股不败。但如此一来,不论什么质量的新股只要闯关IPO成功都会被大肆炒作,从今年一季度次新股业绩变脸的数量来看,新股上市公司质量并不是很高。

  2016年至2017年一季度A股市场380家公司完成了IPO,其中2017年一季报业绩下滑的公司有106家,占比近28%,其中32家公司在今年一季报出现了亏损,占比8.4%。显然,如果不注重质量的加速发行新股是不对的,当然目前中国股市的病症也不是停不停发新股的问题,而是新股发行制度改革不改革的问题,如果新股发行制度不彻底改革,在伪市场化的环境里停不停发新股确实不会对市场环境有本质性的改善,无非是蓄积一些资金和炒新股的力量。

  因此,不妨尝试放开发行价直接作为上市价,将上市公司募投额度作为基础,超募部分可以挂在专门账户,等到二级市场股价跌破发行价超过50%时,再用这部分资金在二级市场回购股份予以注销(跌幅进入50%时停止回购,跌破再回购),这样一来发行定价过高自然会跌破发行价,新股炒作的利益链条自然瓦解,这样就会给盲目炒新的投资者予以教训,新股发行如果大量跌破发行价,参与度自然就会下降,IPO冲关发行的积极性也就自然降低,新股发行也就会趋于理性和市场化。否则,在目前的制度背景下大量供给新股必然会冲击二级市场信心。

  另外,就是要想方设法来营造市场信心和吸引增量资金进入,让A股市场尽快恢复活力和市场化功能。在目前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关键时期,还不能让股市破罐子破摔,应该让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转型,让股票市场资源配置的功能充分发挥出来。在目前股市信心不足的情况下,及时维修制度漏洞和维护市场信心是重中之重,如果市场信心彻底崩溃了,股票市场的功能就会全部丧失,在目前实体经济上涨乏力的情况下会雪上加霜。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现任CCTV证券资讯频道新闻主编、财经评论员。兼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兼中国金融记者俱乐部秘书长。spk518@163.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