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的本质就是科技的创新

陈维广 原创 | 2017-08-25 02:1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VC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单纯的商业模式创新已经很难,基于技术创新进行突破的创业渐渐成为主流。如果我们建立一个时间轴就会发现,其实整个VC行业和创新公司的生态也是应技术创新的需要而诞生。如果以更长的时间维度来解读会是什么样的视角呢?如果以这样的视角去看又可以如何解读“硬科技、软着陆”这个主题呢?

  今天,我想分享一下自己的思考和蓝驰的观点。

  我从小非常喜欢历史,也非常喜欢宇宙星辰。有一次我的老师问我:宇宙约有138亿年历史,如果压缩到1年,那么人类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那时我比较无知,回答说如果是1年的话那应该是在9月份。老师说答案是错的,人类出现的时间应该是12月31日晚上10点半。以此类推,第一次工业革命则出现在当天晚上11点59分59秒。如果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把人类过去1万年的世界GDP画出来会是什么景象?

  

  这是过去1万年的世界GDP图像,大家会不会发现,在近代几百年GDP有非常陡峭的爆发,而前面都是很平很低的。为什么?主要的原因就是人类掌握了科技。为什么人类掌握了科技而不是人猿呢?因为我们的大脑进化得比较成熟,而且明显大于人猿,大于其他动物;人脑不断演进,创造了新的科技,而新的科技创造了生产力和GDP。

  这就是我们今天为什么选了“科技”这个课题——VC的本质就是科技的创新。

  人类科技的进程

  人类科技经历了四个非常重要的阶段。

  

  进程0.1:人类发现了火种。

  这也是人类文明的萌芽:有了火种才有煮熟的食物,工具,兵器;而在摩擦生火的初瞬,人类把自己和动物拉开了距离。那个时候的社会可以被理解成一维的线性发展。

  进程1.0:人类发现了石油。

  在19世纪,石油被发现,带来了电,也造就了石油驱动的网络。因为有了石油和电,过去的手动工具嫁接了机械动力,嫁接了自动化,诞生了冰柜和空调——这些都来自石油的驱动。

  进程2.0:互联网诞生。

  过去20年里,VC挣得最多的回报就是互联网。互联网带来了信息技术的爆发,20年间VC都在享受互联网的红利。互联网创造了一个三维,社会也就进入了三维的环境。

  那进程3.0是什么呢?

  有人说,3.0就是人类水平的机器智能。严格看来,机器智能现在比猩猩还差;但很多乐观的科学家说,2050年人类就能达到天才的水平。这个观点我们可以再探讨,探讨之前我们先做一个关于人工智能的简单科普。

  什么是计算?1+1=2是计算,1个苹果+1个苹果则无法用计算完成,因为我们需要一定的智能去辨认这是苹果而不是其他的水果。如果把这个问题更复杂化,会说这里有多少个苹果是甜的,多少个是苦的,这对智能就有了更高程度的要求。人类的智能有很多层次,因为我们有五官、嗅觉、听觉和视觉;要完全复制这些智能功能,可能到2050年也无法实现。

  虽然在2050年做到人类水平的智能比较遥远,眼前还是有很多机会。比如,如何把人类智能拆分成各种细分能力比如图像识别、语音识别、动态识别、情感识别甚至包括你的想象能力。创业公司如果能把其中一种或两种智能能力做到极致并应用到不同的场景,那么许多行业如出行、医疗、金融、传统农业都会释放出很多价值。其次,这些智能资源或能力可以通过一个网络去分享、获取甚至售卖。所以,我们认为,从未来5到10年来看,进程3.0一定是智能网络:智能网络能让我们源源不断地获取资源,而且深入到生活的各个方面。

  进程3.0才刚刚开始,这让我想起2000年初入VC行业时对互联网的兴奋。在2000年的互联网时期,大家说起互联网都是非常兴奋的,但后来我们都历经了泡沫的膨胀和破灭。我相信3.0也会起伏跌宕,有高点和低点。

  纵观人类的进程,可以看到0·1,1.0、2.0和3.0阶段;那么1.0和2.0是不是停留在原地,而让3.0独领这个时代的风骚呢?其实不一定,1.0会迅速进入清洁能源驱动的网络。今天,我们蓝驰家族成员车和家的创始人李想在做新一代的电动车,瓜子二手车的杨浩涌专注于汽车交易平台,他们在这方面有独特的视角可以分享给大家。2·0也会从2C的信息驱动、交易驱动过渡到面对企业数据驱动、云计算驱动的网络,这个改变是非常显著的。换言之,企业能从云计算网络里源源不绝地获取数据资源,这对企业生产力的提升非常显著。

  软着陆的关键在于洞悉市场需求的变化

  科技每天都在演变,每天都在往前推进。就像开场视频里提到,不管科技有多牛,它的失败率其实是很高的,很多科技在这个过程中死掉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没有很好地“软着陆”,没有很好地找到它的市场应用,没有把它的科技含量转化为市场价值。作为创始人和投资人,我们需要关注变化,确保能非常安稳地利用科技,这也正是今天我们所探讨的主题。

  我简单分享一点看法。

  首先,我们要洞悉需求的变化。

  蓝驰在这个行业里经历了20余年,看了无数创业公司,尤其是科技非常有亮点的创业公司。很多时候他们出现问题,除了团队和市场的原因,最关键的是他们没有很好地洞悉需求的变化。对此,我时常喜欢和我的团队分享诺基亚的案例。诺基亚当时是我们的LP,我和他们有较高频度的沟通。

  诺基亚大家都很熟悉。2007年之前,它的手机业务尤其是功能手机的市场份额非常大,接近40%,但为什么诺基亚的业绩在2010年开始下滑?我认为有一个关键点是他们对用户需求变化的判断出了错误。2007年苹果手机问世时,我还和一个诺基亚高管聊起这件事。我问他们会不会重视苹果手机作为不同用户体验的终端给诺基亚带来的冲击?他们说,早在2000年的时候诺基亚就推出过与苹果触摸屏一样的产品,但他们认为触摸屏其实不是最好的交互界面,笔或者键盘才是最好的交互界面。他们当时还是看大数据:诺基亚一年卖1-2亿台功能手机、iPhone当时才卖了几百万台,因此他们觉得这个市场的发展阶段还早。同时,他们也没有足够时间了解用户的体验,非常片面地判断触摸屏的用户体验还不是太完美,用户不一定使用一个新的交互界面。这个判断使他们失去了一个非常大的机会。到后期Google跟他们谈使用安卓,但是也没有很好地执行下去。所以,科技牛很重要,但关键还是要洞悉趋势的变化。

  第二,创业模式也有很大的改变。

  我记得初入这个行业时,很多创业公司都是靠经验和计划来驱动的。你要开发一个软件,就要看这个团队之前有没有经验,有没有足够的资金买服务器,构建一个测试环境,是不是有能力把一个样品做出来,然后再做一年的计划,把产品推出去。可是,现在市场环境已经有很大的变化:因为有云计算、公有云、阿里云、青云这样的服务,很多软件可以在短时间内放到公有云去测试一下,去试错,并且立刻就能得到用户的反馈。在硬件方面,相信大家也有体会,已经不需要再建大的工厂,因为可以外包给第三方甚至买一些高性价比、低成本的机器在你自己的作坊或自己的家里去制造智能硬件。所以,创业的门槛已经降低了很多,但这也意味着很多的创业团队能够快速进入一个市场,形成非常激烈的竞争。团队当下的应变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对投资人来说,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分辨出哪一个团队有更好的应变能力。

  我们处在有中国特色的市场,政治、经济、宏观因素变得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邀请了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教授谢平老师过来与大家分享这方面的视角。谢平老师是我非常尊敬的长辈,我相信他的分享一定对大家有帮助。

  说到这里,我相信大家能感觉到,科技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但关键点是软着陆。如何安稳地把科技引入市场,创造价值,非常重要,也非常不容易。相信今天我们邀请的CEO能分享更多的干货;我也希望其他VC同僚、LP在会后和我们的创业CEO多多交流切磋。

  谢谢

正在读取...

陈维广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蓝驰创投合伙人
每日关注 更多
陈维广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