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唯物主義

张海勤 原创 | 2018-01-15 02:21 | 收藏 | 投票

  134.美元唯物主義



對於讀者,這是一本歷史書籍,其過去的時間不長(30年不到)。

作者分別是美國的保羅.沃爾夫,前美聯儲主席;另一個是日本的行天豐雄,是日本國際貨幣研究所理事長。

二人寫此書的關係上,沃爾夫是以一種方式委婉的讓行天豐雄給予呼應(不管褒貶),以日本二戰以來在布雷頓森林貨幣體系中的角色發展過程中的態度來闡釋沃爾克在對待美元的一系列看法和政策相互照應。結果上,二人秉持了一貫的貨幣專家的謹慎與嚴謹,而本書的再版也給了行天豐雄闡釋對人民幣未來發展的新看法(增加了一個章節)。相比較二十多年前的美日專家對中國的人民幣的態度——直接而明確,而且有點不屑一辨;現在他們似乎更傾向於人民幣的不確定性及成長性予以肯定,雖然,他們的態度依然保守而謹慎。總起來,對人民幣還算是給予了相對明確的答案:即本世紀內看不出其成為國際單一貨幣的可能性。

布雷頓森林體系,本書重點介紹了其前因後果。說白了就是二戰後美國主導世界經濟的貨幣政策走勢。有個說法就是美國霸權、美國發動海灣戰爭都是圍繞美元霸權在打轉轉。此書所言這純粹是臆斷美國對美元的陰謀論,準確的說是美元唯物主義的辯證過程。某種意義上,二戰後美元是在布雷頓森林體系中逐漸失去霸權的過程,直到今天,美元失去威風而已,美元遠遠沒有失去老大的地位;布雷頓體系倒塌之後,反而給予了美元重塑霸權的自由之身,減輕了很多不必要的的約束。

美元徹底脫離布雷頓森林體系的約束之後,更像是貨幣而不是世界貨幣,仍然是世界貨幣。今天,美元被看低的事實,正是美元重塑自我,再創輝煌的潛底之時,只不過是它可能生不逢時,有了人民幣。美元在特朗普政府的調教下,很可能回復強勢,這種“強勢”不是霸權,也不是以前的強勢;而是恢復成真正具有貨幣意義的美元的強勢。當美元回歸貨幣本身或美元本身,美元依然會十分強勢。

本書還以貨幣掠影二戰後國際秩序的梗概。簡單說,就是德國拉攏歐洲一起掣肘美國;法國在政治上和美國差不多,在貨幣上死磕美國;英國則是都差不多;日本最能體現性格,先是跟著走、然後幫手、叫板美國、被美國按下去、無奈至今。其它的五國、七國、二十國等合作也有廣泛的提及,基本上都是美國、德國(歐盟)、日本三角關係的鋪墊。

美元也是在布雷頓森林體系中的角色之一而已,它主導和組成了布雷頓森林體系。美元也根據國際形勢和經濟組織等的演變而不斷變化著的,美元並沒有謀求霸權,也(至少本書)看不出美元自私自利的主觀取向。畢竟,還有馬歇爾援歐計劃、抗墨西哥和美洲債務危機、幫助新興發展中國家,美元還是圍繞國際經濟的發展來謀篇佈局。至於說受益,美國官員在這個過程中首先考慮自己不會受損這及也是保美元支撐布雷頓森林體系的主旨需要這種做法是自熱而然的。美元作為支撐二戰後國際貨幣的貢獻還是大於美國可能的受益,看看二戰後德日以及歐洲等世界經濟的迅速發展,也是這種收益, 所以,單純說美國受益也不完全。

從布雷頓森林體系不穩,美元獨木難支,到IMF和WB的成立。一方面是美元逐漸金蟬脫殼;另一方面就是德(代表歐洲)日的崛起,包括其貨幣。馬克在與美元抗衡的過程中,逐漸認識到德國與歐盟的關係是結合最佳,所以,德國就改頭換面的把馬克打造成了歐元;而日元則是被美元耍的提溜轉,從360到170,足足一倍。有時候太有意思了:開始定價是360(相當於一年)、後來到了只有一半,美國人才善感罷休;雖然今天,只有100多點,說明美國人對日本人還是狠了一點,當然,也許是美國人不得不委屈兄弟一把了?

從獨木難支到IMF 和WB之後,浮動匯率成為了美國人羞羞答答的主要目標。一方面,美元不願意失去國際地位,另一方面國內生產總值又不足以繼續充當世界經濟磨心。SDR根本不能滿足美國人偷梁換柱的作用,某種程度上,美元只是用SDR轉移視線或和稀泥。浮動匯率的止咳貼就是美德日預計到了人民幣的崛起。現在快三十年過去了,經過了幾次債務危機和經濟危機,以及911等重大國際事件,現在只能是美德日仍然懷舊在布雷頓森林體系和無奈的浮動匯率的浮動和SDR的遮羞以及無法阻止人民幣大步走來。他們似乎在觀望人民幣的國際化,這一種心態(無法達成真正的統一)一直就是他們處理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狀態。

美元唯物主義,逐漸發展到包括美元唯心主義的唯物主義。美國在這個過程中的保守主義(這也很自然,上面提到)使得德國不滿而成立歐元區,日本則是無可奈何。就像安倍晉升第一次入閣矯揉造作的親華被美國打回原形;二次入閣之後,安倍晉三老老實實跟著美國走,獲利是豐厚的。時至今日,安倍晉三也不敢再有對華友好的半點舉動,雖然,他知道應該好好與中國友好起來,甚至是刻不容緩了,但是,為了修憲他不得不繼續苟延殘喘的幫襯美國。面對特朗普的“美國優先”,誰都知道討好特朗普的重要性,也都知道中國不久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可是又有誰能夠給出世界未來經濟發展中的貨幣體系的關係的具體模式。

美元唯物主義就是美元資本主義。面對新興國家的崛起,美元的資本主義屬性越來越明顯,越來越遭到一些國家的反對。換言之,二戰後圍繞美元發展世界貿易的歷史過去了。美元未來地位未定論和人民幣崛起未定論是未來世界經濟發展的主要平衡區間,討厭美元的資本主義屬性和人民幣一時半時無法成為世界主導貨幣或人們壓根就不希望人民幣成為單一世界主導貨幣、也不可成為單一世界貨幣將成為本世紀全球化過程中的世界貨幣考量要素。

關於廣場協議,實際上是美元唯物主義有意無意“硬”給日本佈置作業導致的,而且,也是日本自我感覺良好造成的。日本在廣場協議過程中,他們傾向於日元升值(有時候是升、有時候是降)以提升國家地位。其中,美國提到日本智慧,實際上是中國智慧。也就是說,如果今後遇到類似情況(即:美元和日元較量或廣場協議),人民幣會讓美元損傷很大。當然,日本的國家地位問題也是美國政策的歇斯底里。

也說本世紀後邊的國際貨幣走勢,美元現在難以樹立人民幣為假想敵,人民幣的目的和路徑書中所說是看得清楚的,我也認為是看得清楚的。當然更重要的是中國自己看得清楚。全球化過程中,需不需要單一世界貨幣?前面已經提到了,人民幣本世紀不可能成為單一世界貨幣,人民幣也沒有這個心思。SDR也無法充當世界單一貨幣。這就是梗塞一個效率問題。我個人認為電子貨幣也不可能成為單一世界貨幣。在追求貿易便利化和自由化的過程中,現在中國是大力提倡的;而美國特朗普政府似乎保守主義抬頭?

我有一個大膽假設就是世界各國會傾向於貿易保護主義。一方面,中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的巨大成功,以及世界部分國家對中國成功的意識形態就是因為中國實行的是社會主義(舉全國之力);另一方面,全球化的緊密鏈接壓迫各國收緊自己的國內事務以應對國際衝擊(留一個縫隙就可以滿足其國際貿易需要)?假如這樣,貨幣就面臨本質的變化,即;一般等價物的變化。發達的網絡和交流的便捷,世界各國之間貿易交流和匯率選擇就會在更廣泛的參考價值和雙邊具體交易情況下來確定,更極端的是各取所需。就像泰國之前在修建高鐵問題是反反復復,最後不得不表白為:希望中國幫泰國建高鐵不賺錢。

世界單一貨幣體系和品牌的歷史價值是一樣的,抽象為意識形態的產物,供奉為貿易的靈魂和經濟的血脈。品牌被電子商務衝的搖搖欲墜,美元也不知去向,唯一知道的是人民幣可能超越美元的國際地位,雖然人民幣不可能成為單一世界貨幣。如果之前是西方主導世界貨幣的價格,那麼美元就是和匯率叮叮噹噹,今後可能就是美元和人民幣為了匯率而一決高下?歐元還是那個大的蓄水池,日元卻不是那個划船人。

本書的名字是《時運變遷,——副標題是:世界貨幣、美國地位與人民幣的未來。時運變遷是指美元的地位早就那麼回事了;美國的國家地位也已經透支了;人民幣的未來也只是未來;其實,這三者之間的關係才是未來的世界貨幣。就看能不能打磨光滑?

張海勤 2018年1月15日 0155於廣州「原創作品、版權所有、未經許可、禁止一切形式侵權!不得影像、複製、轉載、摘編、違者必究」

张海勤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张海勤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