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时期旗帜鲜明地推出积极的股市政策

陈志龙 原创 | 2018-10-15 11:1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股市政策 

  周日有消息说,证监会负责同志在与股民座谈,听取投资者对资本市场发展的意见。他在现场表示,部分意见可以吸收到政策中去。他还表示,春天已经不远了。这是官方发布的简短新闻稿,从现场流出的照片看,证监会领导认真听取投资者的意见,不时记录,而参加座谈会的投资人个个神色严峻。市场走到今天这番田地,想来谁都不轻松。 中国股市与实体经济背离几成常态。全球股市向上时,A股死水一潭;全球股市萧条时,中国股市跌得比谁都快。2008年次贷危机以后,在全球经济的凄风苦雨中,中国经济一直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但股市的表现完全是反向的。2010年,中国A股跌得稀巴烂,与欧债危机策源地希腊比“谁比谁更烂”,双双以全球倒数第一和第二的表现成为“难兄难弟”。2011年,A股表现继续“熊冠”全球主要经济体。市场人气焕散,信心低迷,成交萎缩,六成投资者在低位选择空仓离场,大量公募私募英雄末路,无力回天而清盘。2013年,沪、深指数平均跌幅在15%。而深受债务危机困扰的美国三大股指,道琼斯工业指数、纳斯达克指数和标普500指数叠创新高,道指成功从台风眼中的6000点一路翻山越岭涨到今年的27000点以上。美国人成功从股市获得超过百万亿美元的财富效应。中国股市在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6月间,虽有过一次仓促上阵的“国家牛市”,但“不成熟的投资者、不成熟的监管和不成熟市场”使这头疯牛很快失蹄,市场千股跌停的惨剧持续发生,付出了二十多万亿的代价。遗憾的是,这一被称为股市“异常波动”的情况至今未得以缓解消减,并且今年以来在内外因素共同作用下,市场跌势不止,“异常”态势有升级蔓延之势,甚至有可能再度引发新的风险。

  历次金融危机的教训警示我们,每一次危机都是信用和信心的危机。信用和信心是金融体系的根基,信用是金,信心也是金。格林斯潘说过,“当金融体系的活力之源突然面临流动性黑洞时,美联储必须慷慨地采取行动,承担起作为最后贷款人的角色,把一个‘紧急安全阀’装入美国的金融体系。”股市孱弱状况已引起决策层的强烈关注。陆家嘴金融论坛上,央行行长对股市波动喊话史所罕见。随后召开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针对 “近来频繁显露的局部风险”,“研究了推进金融改革开放、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维护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把握好监管工作节奏和力度、发挥好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等重点工作”,会议“研究部署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等相关工作”。这些重要的会议和央行高级官员的表态,一个重要背景是基于贸易战的外部冲击和国内金融市场险相环生黑天鹅事件频生的实际情况。股市债市汇市连动走低,万亿级规模P2P连环爆破使得影子银行对金融体系的冲击加大,债券市场流动性粘滞。上半年经济数据出笼后,央行果断通过窗口指导提供额外中期借贷便利激活近乎停摆的信用债市场。国庆假期最后一天,央行大力度降准,到“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信号显示,未来实质性减税预期会继续强化。这一整套连环组合拳闪电出手,表明决策层所说的“将前瞻性地做好相关政策储备”的所谓“储备政策”,已进入到战略“攻防”实施阶段,是拿出“火箭筒”的时候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体系是政治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内核。必须承认,当前经济形势下,以资本市场为代表的金融体系风险不容小觑。历史的经验教训启示我们,险情越早发现越好,越早处理潜在的威胁越好。未雨绸缪总好过亡羊补牢。但是,险相环生时,有些人不愿面对危机的警讯,束手无策坐以待毙是一种普遍现象。行为经济学的群体性共识和羊群效应使得人们宁愿和大家一起犯错,也不愿成为唯一正确的那个人。这是东亚文化使然。因而,许多灾难得以最终爆发,当年,日本泡沫经济破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决策当局在泡沫失控阶段无所作为,投鼠忌器、首鼠两端的结果。中国是个巨大的经济体,在经济金融体系进入颠簸的风险区间时,必须切实加强危机应对和预期管理。对存在的风险点,一定要心中有数,未雨绸缪,,密切监测,准确预判,“前瞻性地做好相关政策储备”,该出手时就出手。对重大风险要及早筹划应对之策,不能寄希望于侥幸、“看看再说”,“兵来将当,水来土淹”。一个大型经济体,如果监管机构不能及早介入控制风险,金融体系又不具有韧性,不能吸收冲击的话,损失可能是灾难性的。要防止一间面包房失火烧掉一座罗马城,一座教堂失火让伦敦城陷入一片火海的灾难性事件的发生。一段时间以来,高层关于于金融风险的警告从黑天鹅到灰犀牛,周小川甚至提出要防止明斯基时刻。监管当局应该比传说中的灰犀牛更聪明,要能及时对危险信号作出反馈。警报一旦响起,要及时采取措施保证市场能安全地避开灰犀牛的攻击路线,或者降低灰犀牛发动攻击的可能性,以保证系统性安全,有效防范系统性风险。

  中国股市20多年来有太多值得铭记的经验教训。特别是过去三年多来,要深刻记取行政手段过度干预扭曲市场,“不成熟的市场、不成熟的投资者、不成熟的监管”对市场造成极大伤害。政策面过于僵硬,“监管竞赛”层层加码,七手八脚、拳打脚踢最终异化为“监管竞次”。要清醒地认识到,任何产业部门的政策出错都可以通过调整及时纠偏,不会有太大损失。而证券市场异常敏感,瞬息万变,政策一旦出错,瞬间血流成河。所以重要的政策要充分调查研究、充分与市场沟通并得到市场理解,政策之间要有系统性的协同衔接,要有利于市场稳定并富有弹性,避免一条道走到黑的问题。避免有一出没一出的碎片化政策扰动投资者预期,冲击市场信心。政策制订者要善于与市场沟通对话,二级市场的投资者特别不容易,要体恤他们的艰难。这方面的教训弥足珍贵。囿于市场的不成熟、投资者的不成熟、监管的不成熟,囿于监管水平和能力所限,监管者如果过于自信甚至自负,政策出台过于草率仓促,可能会触发新的不可控制风险,造成新的难以收拾的局面。

  历史没有单线条的因果关系。就资本市场而而言,持续数载的异常波动付出了数十亿的代价,已经与股灾无异。资本市场的危机或失败注定是多重市场失灵相互强化的结果,其教训值得深刻反思。金融体系的各个子系统都是管道般连通的,股市持续走低可能会引发金融系统性风险。金融稳定事关经济全局和国家经济安全。当前,经济运行的内外环境异常复杂。如果股灾持续发酵,市场持续恶化,投资者信心崩溃,后果将难以考量。要避免资本市场失败造成炉心熔毁般的全局性金融灾难,必须下决心对市场进行彻底的改革。中央提出要“把改革重点放在解决实际问题上来”,体现了改革鲜明的问题导向。鉴于资本市场这些年的沉疴顽疾和付出的惨痛教训,市场各方要牢固树立底线思维和大局意识,在坚持市场化、法治化改革的道路上,综合施策,要明确采取积极的有利于资本市场稳定发展的政策。一切的改革措施和政策要有利于稳定市场、凝聚信心。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内需战略的实施是个大课题,怎么实现?老百姓要有钱,要有信心,要扭转持续下跌造成的悲观预期,出台有利于市场发展的积极的股市政策,下决心把让人揪心的资本市场搞好。这既能为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拆弹排雷,又能溢出财富效应该,策应最迫切的提振内需的国家战略。深圳市政府最近针对本地上市公司的险情,紧急出资500亿救助,这是一个重要信号,打响了地方实质性救市化解系统性风险的第一枪。当前市场环境下,应考虑包括大规模减税、设立万亿级平准基金进场维稳等积极的股市政策,稳定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也会起到积极的正反馈作用。

个人简介
南京大学长江三角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财经作家。微信公众号njchenzhilong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