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资本优势突显,更需要侧重长线投资

林宁 原创 | 2018-11-23 10:2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投资 社会资本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要深化金融体制的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投资家网中国股权年度峰会紧扣时代脉搏,正当其时,很有意义。

  近日,世界银行在刚发布了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中指出,2017年全球经济投资恢复,制造业回暖,全球贸易稳定增长,东亚和太平洋(601099,股吧)地区对2017年全球经济增速贡献率超过三分之一,其中大部分贡献来自中国。

  我翻阅到几个重要的国内统计数据:

  1、2017年,随着境内IPO审核规范常态化,中国企业上市数量达到了504家,比2016年同比上升73.2%,突破了历史记录。其中,境内上市438家,同比上升了93%,海外上市略有回升,境内外市场上市速度差距拉大。

  2、在504家上市企业中,风险投资、VC、PE支持的企业数量是285家,同比上升了63.8%,市场渗透率过半,达到了56.5%,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成绩单。其中数据显示,境内市场渗透率高于境外,反映了VC、PE支持中国企业IPO市场退出的重心仍然在A股。

  3、按行业看,中国市场的VC、PE在生物、技术与医疗健康、互联网和IT、电子及光电设备行业的渗透率较高,分别达到了78.3%、72.7%和61.4%。这是中国经济产业结构转型的风向标。而食品和饮料、建筑和工程、纺织和服装等传统行业渗透率相对较低,均在50%以下。整体来看,VC、PE在TMT领域和战略新兴领域的渗透率相对高于传统行业。

  4、2017年中国市场的VC、PE完成募集资金的个数达到2485支,募资规模达到2396亿美元,其中政府引导基金的数量激增,募资规模动辄百亿,明显加强了国有资本在产业结构调整中的引导和配置力量。

  在股权时代的背景下,股权投资行业的动向既是中国实体经济的晴雨季,也是中国政府经济政策引导和调整效果的试金石。国家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加大股权融资力度,完善主板市场基础性制度,积极发展创业板、新三板,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彰显出政府为股权投资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正在积极创造有利条件。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监管层不断出台一系列新的配套政策、法规,也是意在优化本土资本市场发展环境。自2016年政府“松绑”后,银行系与保险系的投贷联动进入市场,一些上市公司的战略性布局也开始进行股权投资,国内VC、PE机构经过政策和市场优化,募集策略、投资策略、退出策略更加成熟,并且更加注重全产业链布局,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一个重要的情况是,由于之前的中国经济结构不健康,导致许多过时的传统经济模式不具备发展潜质,很容易被淘汰掉,因此必须转型为具备发展潜质的经济。在这个历史性转折的关键点,股权投资对传统产业的并购与整合成为中国经济转型最直接、最有效的力量。

  另外一个重要情况是,股权投资收益一般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杠杆收益,二是估值差价,三是运营改进。随着中国流动性过剩,传统消费市场饱和,中小企业行为短视,央企、国企官僚化问题,企业依靠市场份额和自然盈利增长越来越困难,价值发现型投资策略受到挑战。

  因此,来自杠杆收益和估值价差的收益越来越少,来自技术革命红利和实体经济运营改进的收益将会越来越多。但是,无论技术革命还是运营改进,都不是短线行为,而国内投资机构募集的钱大都是有退出条件约束的,不允许有足够耐心等待实体经济核心资产和核心价值的长线发展,所以对好的项目的评价标准趋于先天短视,能找到的好项目也越来越少。

  然而,中国经济的软肋恰恰是核心资产和核心价值,更需要长线投资。最近已经听到一些地方政府在呼吁发展硬科技、人工智能、网信安全、生物机械、智能制造、光电芯片、微纳米新材料、新能源等。这些都是未来颇具广阔应用市场和前景的发展方向。但也并非都要发展硬科技,硬科技是实现这些高端技术的前置性基础科技,我国现在的许多应用科技是在购买别人的前置科技基础上发展的,如果不掌握其中的尖端技术,只能一直任人摆布。比如芯片设计、芯片工艺,这些听起来很简单,却要达到十几微米、十几纳米。

  每一代的进化工艺都是尖端科技,每个国家都需要,但不是每个国家都能生产,甚至德国这样的制造业大国,有些东西也生产不了,都被美国卡死了。我们要突破别人的封锁,就要制造下一代芯片的概念、生产和下一代芯片,掌握尖端加工工艺,就能把中国的整体工业水平提升一个全新的档次,这才是我们要发展的重中之重。

  我国要投资下一代精密加工刀具生产、机床生产、加工模型、技术理论和测试。中国科技的最大问题之一是测试远远不足,质量难以保障。这些基础科技都需要用长线投资来解决。

  值得欣慰的是,在2017年的股权投资基金统计数据终,我们看到了股权投资国家队的异军突起,国家资本和社会资本在新一轮社会资源再分配中的使命不同,投资方向和退出的策略也会有所不同。表现在市场关系上,应该是分工合作,而不是对立竞争。

  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中国的GDP在2025年到2026年左右,要重回世界巅峰,为实现这样一个伟大目标我们建议:

  第一,国家资本要根据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侧重长线投资,定位三大基础。一是以软件与人工智能为基础,无论什么尖端技术的关键都是核心数据问题。有了成熟的AI支持,我们在高端设计中不仅可以高效率测试出最需要、最适合的调试参数,也可以测试并掌握其他结构的测试参数和核心数据,新材料和生物技术的绝大部分设计和组份构成,也可以通过AI来做,甚至连试验都可以让AI来测试。

  此外,未来的AI还会变成像互联网一样的基础设施,几乎所有行业都会和它有关联;二是工业以精密加工为基础,精密加工是许多硬科技的前置性技术,在硬科技理论成熟后,要能把成果制造出来,需要很高的精密加工能力,这和中国以前的定位完全不同;三是生物工程以生物机械为基础,解决未来纳米材料和纳米机械在医疗上的突破。这三个技术是相辅相成的,随着前两个技术的成熟,第三个技术自然也就成熟了。

  第二,社会资本发挥市场优势,在中短线端接力国家成长性投资,融合发展。一是股权投资机构要积极寻找核心资产,为实体经济产业转型升级主动赋能,配置资源;二是立足全球资本市场,提高实体经济直投规模,促进不同行业、不同所有制实体经济的共同繁荣;三是关注新兴产业的崛起,推动传统产业并购重组,促进中国的产业链、产业结构升级和转型;四是加强投后管理,引导社会资金进入私募行业,创造更多资本价值。

  值此国家经济结构调整的历史转折点,什么样的实体经济能够获得国家和社会资本,及相关资源的配置与支持,意味着中国经济的明天将会向什么方向发展。中国经济发展需要高端技术的前置性基础,用科技突破他人的技术封锁需要一步步实践,只有中国的实体经济有能力自主解决并支撑高端技术的基础科技瓶颈,中国经济才能迎来真正的腾飞。

  以上为林宁在“投资家网·2017中国股权投资年度峰会”上的演讲实录。

个人简介
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常务秘书长、中国母基金联盟秘书长
每日关注 更多
林宁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