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提升救市举措的科学性、正当性

熊锦秋 原创 | 2018-11-26 13:5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投机 股票 救市 

  最近,某上市公司刚从银行获得民企支持贷款,随即第二、第三、第四大股东就发布清仓减持公告,拟合计减持不超31.35%股份。笔者认为,从该案可以看出救市举措也可能产生诸多副作用,为此理应提升救市举措的科学性、正当性。

  拿当前阶段与2015年A股市场相比,主要有两点不同,一是2015年A股风险主要是由于二级市场过度投机引发的泡沫破裂风险,而目前则主要是大股东股票质押引发的爆仓风险;二是2015年出台的一条救市举措是限制持股5%以上股东及董监高减持,而目前这方面没有禁令。

  应该说,目前A股风险主要是一些民营大股东过度融资的投机行为所引发,现在各级政府、银行参与救助,一些大股东趁股价上涨之机抛出减持计划,未来接盘的主要是散户或国资,等于大股东从散户、国资身上套利,如此救市就可能存在疑问。

  银行、国资等出资为民企纾困,或者为民营上市公司扫除股票质押爆仓地雷,其初心绝非让大股东可趁高减持,而是让民企避免资金链断裂影响企业正常经营,防止引发连带性的金融风险。有观点建议在为民企注资前应与企业签署大股东不减持协议,笔者对此较为认同。当然,这还只是就事论事做法,理应上升到制度层面深入思考问题根源和对策。

  首先是要限制大股东毫无约束的减持。即便去年完善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规定,但情况似乎没有根本性改观。目前大股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每90日可减持1%、通过大宗交易每90日可减持2%,通过这两种减持方式一年就可减持12%,这远远超过成熟市场;且目前对协议转让减持比例没有限制,这就导致本案第二大股东在未来不到半年时间内,可通过多种减持方式的组合拳、减持超过15%的股份。

  为此建议应借鉴成熟市场做法对大股东、董监高规定严格的慢走程序。A股市场可规定,无论是通过集中交易、大宗交易、协议转让,其减持比例都要受到限制,且在某个时间段减持总比例也应受到限制、以每年减持不超5%为宜。对通过协议转让一次性减持超过5%的,可向证监会申请豁免,但为此必须满足诸多条件、包括要确保中小投资者利益得到有效保护。

  其次是要遏制“纾困概念”等投机炒作。陷入困境的上市公司或大股东只因得到救助,投机资金就蜂拥炒作、股价巨幅上涨,但其实上市公司到底能否扭转颓势还具有较大不确定性,即使勉强救活、也离稳健良好发展形势还有较大距离,股价爆炒缺乏基本面支持,也导致市场形成逆向激励,越是困难公司越可能被炒作,好公司反而无人问津。

  为此建议应加强对市场投机尤其是市场操纵的严格监管。通过近一阶段的救市实践可以得知,庄家游资爆炒“纾困概念”、问题股、题材股,虽可让相关个股出现短暂赚钱效应,但这只是昙花一现,抢割韭菜的结果只会让市场雪上加霜,根本救不了市。监管部门提出减少交易阻力,只能对正常交易而言,对于异常交易尤其是涉嫌违法违规交易,必须依法查处。

  其三应明确国资救助民营上市公司的操作规程。当前地方国资出手救助民营上市公司,在监督机制、操作规则等方面还相对缺乏透明度,也可能还没有建立规则。有地方国资要约收购某上市公司,要约价格超过市价1倍以上,引发利益输送质疑。

  为此建议应明确地方国资必须采取市场化救助模式。国资入市必须以一个纯粹的市场主体身份,在运作时必须遵循市场经济的规律与要求,在兼顾社会效益基础上要追求自身效益。无论是香港的盈富基金还是美国政府在次贷危机期间的救市资金,最后都是获利退出。A股地方国资接手民营上市公司大股东股份、或参与债券投资,同样要仔细分析公司内在价值和发展前景,要对操盘人员建立责任倒查和追究机制,严防利益输送;由此一些没有拯救价值的上市公司,就可任由市场大浪淘沙,即便大股东爆仓也不应太多操心,投资者对上市公司退市都能承受,对大股东爆仓又有何不能忍受。

个人简介
资深经济研究员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