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大城市扩容 解决高房价和低生育难题

梁建章 原创 | 2018-11-26 14:0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城市 高房价 低生育 

  最近中国经济面临困境,似乎各行各业都产能过剩,企业业绩下滑,国际市场同时面临严峻的形势。下一步的经济增长动力在哪? 哪里还有产能不足的地方?其实也很简单,我们只要用价格的信号,看看中国什么东西比国际市场贵。

  首先,中国的很多商品和服务的确是世界上最便宜的,例如制造业产品,如家电,中国的竞争性的服务产品也是很便宜的,例如理发、外卖服务,只有发达国家的几分之一。再比如据携程网的分析,中国的高铁、酒店也是世界上性价比最好的。

  但是中国有哪些东西贵呢?最大的两项:房子贵,养孩子贵。

  如果中国人买不起房子,生不起孩子,那么即使其他商品很便宜,美好生活也不会太好。我们来分析一下原因,以及如何把现在的短缺变成动力。

  其实中国房价的贵主要是在大城市,县城乡镇的房子还是很便宜的。而且,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国建筑工人的效率也是领先的。所以中国的房子本该是世界上最便宜的。所以不是房子贵,而是地贵,是大城市的地贵。大城市的地为啥贵呢?不是因为没有地,北京上海竟然还有大量的农田未被开发,造成土地资源的极大浪费。所以大城市的土地供应不足,是我们控制大城市人口的政策的后果。只要我们放开大城市的土地供应,就会带动包括房地产在内的一大批产业。

  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城市化率尤其是大城市化率低了很多。中国的城市化率只有50%左右,很多发达发国家都在90%左右,和我们发展水平相当的中等收入国家如墨西哥、巴西等,也平均在70%以上,所以我们的城市化率滞后了20%左右。

  尤其是大城市率。一般来说一个国家的大部分人口会集中在前几大城市:韩国一半的人口在首尔,日本三分之一的人口在东京,一半以上的人口在东京、大阪和名古屋三个都市区。 如果中国的1/3(4.7亿)的人口在前二十大城市,那么平均每个城市就会有超过2300万人,如果我们一半的人口(7亿)在前二十大城市,平均每个城市就应该有3500万人。但是现在只有北京上海超过了2000万,二线城市大都不超过1000万人口。所以还具有巨大的扩容空间。

  大城市扩容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是巨大的。 中国的大城市化率如果继续每年以0.7%的速度提升的话,那么未来十年每年大城市应该移入1000万人口,每个人会带动至少20万的房地产投资,和另外10万的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如学校、医院的投资,这就是3万亿的投资,再加上其他消费的增长,就可以每年至少拉动GDP 3%的增长。所以仅仅大城市率每年0.7%的提升速度就能提升3%的GDP,如果大城市化率提升到1.4%,就能拉动经济6%!

  所以我对中国经济一直持乐观态度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大城市化的空间很大,当然我们城市化策略需要大幅度调整。

  当然有人会问这么多人来大城市,有工作机会吗?还是看价格。大城市现在的服务员、保姆、司机、快递的工资还是处于高位,所以大城市比起小城市和农村有着更旺盛的就业需求。

  有人会问人们买得起房吗?还有人会问中国城市有钱扩容吗?可以算笔账:政府卖出5000元/平方米的地板价,假设每个新移民需要20平方米的房子,就可以通过卖地获得10万元的收入去投资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另外如果楼板价5000元/平方米,那么按照5000元的建筑成本,对于房地产公司来说,新房的建筑成本也只有10000元/平方米,比现在二线城市的平均房价还低很多,房子肯定是卖得掉或者租得掉的。

  有人会问,大城市的交通拥堵怎么办?每人10万元的基础设施投入,完全有能力建设足够的交通设施,尤其是高效的轨道交通。只有特大城市才能有财力建设高密度和高效率的地铁系统。同样的,10万元也包括了建设足够的学校、幼儿园和托儿所的投入。

  这样,在大城市打拼的大学生、白领甚至于农民工都能够在大城市买房(或者租房)。

  大城市扩容还有巨大的其他正面的社会效应。比如我在《人口创新力》一书中已经论证了,大城市集聚人才有利于创新和创业。还有,农民工如果能够在大城市买房(或者租比较大的房子),就可以解决留守儿童的问题。

  现在的农民工收入并不低,但是因为大城市的房价太贵,房租太贵,只能在县城买房子。而农民工可能永远不会在县城找到合适的工作,所以在老家买的房大都只能空着,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大城市房价、租金太贵,他们只能把小孩留在农村让爷爷奶奶带,造成家庭的不稳定和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留守儿童的问题对于消除城乡和地区性差异、增加社会流动性都是十分不利的。为什么其他国家没有留守儿童问题?这是中国城市化率尤其是大城市化率不正常地特别低引起的。

  中国的另一个东西比房子还贵,就是孩子的教育。大城市的学校、幼儿园尤其是对于非户籍人口来说是特别短缺的。而且中国几乎没有托儿所。这造成了中国大城市的育儿成本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这也使得中国大城市的生育率是世界上最低的。

  在放开了二胎以后,中国北京、上海和其他大城市的户籍人口生育率只有0.7,为世界最低,只有正常更替水平(2.1)的1/3,也就是说每代人要减少2/3,两代人只剩下1/9,绝对是灭绝的速度。而城市人口是中国相对教育程度较高的一个群体,如果绝大部分的城市人口两代就绝后了,中国的未来还有指望吗?可以说是未来人力资源的灾难。

  如果北京和上海是独立的经济体,必然会大力鼓励生育,或者大力引进外来人口。比如说低生育率国家,如日本和韩国都在加大引进人口和建设大批的托儿所。但是我们的大城市似乎既没有鼓励人口的政策,还在控制人口流入。

  总之,中国还有两个地方产能不足:一是大城市的住房产能不足,另一个是大城市的家庭“生产小孩”的产能不足。所以大城市扩容迫在眉睫!这包括建设大量的住房、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如医院、学校、托儿所等。短期可以大幅度拉动投资和消费,长期可以提高现在极低的城市生育率,让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地成长。

个人简介
携程网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