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强调政府出资的风险控制和资金安全是本末倒置

蒋玉才 原创 | 2018-12-12 14:3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风险控制 资金安全 

  从2010年起,蒋玉才开始具体负责管理30亿的创投引导基金,2016年引导基金扩大到1000亿,照他说的,是“连人带钱”并入到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从专做LP变成了既做LP又做GP的角色。因为拥有LP和GP的双重身份,又在投资行业探索了十几年,蒋玉才对行业的理解也相对更多、更全面。

  LP角度:管理引导基金后的特别观察

  2008年10月18日,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商务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规范设立与运作的指导意见》经国务院同意并转发。蒋玉才直言到,从08年国务院确定这个产业扶持的发展方向以来,15年引导基金又获得了一个很大规模的增长,但是对于具体怎么管理,怎么样选择GP,怎么样发挥作用、控制相应的风险,实际上都没有一个很好的认识和总结。为此,他经过梳理和总结,在采访中强调了如下几点。

  “过度强调政府出资的风险控制和资金安全是本末倒置”

  第一,引导基金的定位首先是引导,是引导社会资本和政府一起通过创投机构去扶持创新创业企业。那么要引导别人来,就先要尊重和维护社会出资人的利益,而不能过度或优先强调政府出资的风险控制和资金安全,否则就成了本末倒置。政府引导基金不单是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到专业化的、有能力的创投机构里面去,而且要通过这种引导出资去管理、加强和提升整个基金行业的规范化管理水平,这也是其职责。

  第二,引导基金要比社会出资人担负更多的责任。“你把别人引导带动来了,你放任不管是不行的。因此在所有场合,我们再三强调,整个基金的监管合伙人会议里面,我们要比社会出资人担负更多的责任,这也是我们国家整个基金行业发展的一个过程。”蒋玉才分析到,一般的社会投资人没有能力或精力来监管基金的实际运营,那么作为引导基金管理人,作为一个专门的机构投资者,需要担起这份责任来,而非单纯地只把社会资源引进来。

  第三,引导基金要有合适的政策目标。因为政府引导基金是财政资金,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市场化运营政策以及财政政策的目标性不能过强。如果盲目扩大政策目标,那么就会影响整个引导基金作用的发挥,特别是一些偏远地区,提出过高的目标,引导基金是无法落地的,因为没有人愿意去那里做。

  第四,引导基金要有合理的激励机制。蒋玉才说,“因为引导基金的政策目标会整体限制整个基金的盈利水平,会对整个基金的运作有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因此,政府引导基金在所谓注册地、返投比例等限制之外,在基金完成政策目标的同时,一定要给予尽量多的激励机制,来促进企业按照政府的目标去当地形成一个双创和投资的生态闭环。

  “深创投只是受托管理市引导基金”

  一开始就在管理创投引导基金的蒋玉才,讲述了市引导基金和深创投的前世今生。

  2010年时,他首先管理的创投引导基金规模还只是30亿。到2016年,深圳市引导基金扩大到了1000亿,市政府注册了一个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由深圳市财政委做为单一出资人。经过深圳市政府的同意,引导基金管理权由财政委授予了深创投。这个时候,深创投才转化成拥有一定LP身份的GP,但是他们只是受托管理引导基金,真正的LP还是深圳市政府。

  深创投代为管理市政府领导基金,主要是行使一份责任和担当,并没有为此争取过多的经济利益。深创投按照市政府通过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和实施细则,独自做出立项、尽调至决策相关的工作,报市政府财政委审核并经过公示后正式生效。三年来已审批通过了123支政府参股子基金,基金总规模3284亿,引导基金承诺出资752亿,实际出资313亿,形成了全国性的投资和服务网络。

  目前,深创投管理着60亿元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支实体基金、千亿深圳市政府引导母基金、百亿佛山市政府双创引导母基金,参与管理百亿山东省财金红土PPP基金,担任前海股权投资母基金唯一的机构合伙人,并管理着多只中外合资基金、商业化基金。同时,深创投设有私募股权行业首家全资公募基金子公司——红土创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GP立场:一个投资机构的自我修养

  蒋玉才表示,深创投本身是GP,是中国最大的创投公司。凭借在创投领域的杰出表现,深创投在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清科集团、投中集团、《福布斯》中文版、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等权威机构举办的内外资创投机构综合排名中连续多年名列前茅,各种荣誉不胜枚举。究其缘由,或许是因为深创投的“特别”。

  “深创投是一个特别的投资机构”

  “硅谷影响力女性”张璐在回答“自己做投资人的优势主要是什么”时曾说,“你希望一个人爱你是因为你最漂亮吗?不是,是因为在他眼里你是独特的,独特性是无法被超越的,做投资也一样。我有我差异化的价值点,创业者选择我是因为我是独特的。”

  大概是“英雄所见略同”,蒋玉才在此之前曾和母基金研究中心谈到,深创投是一个特别的(投资机构),他们想着,有这么几个特点。

  首先,是一个“强”字。深创投首先是一个投资公司,和一般基金管理公司不一样的是,他们有强大的自有资金实力。深创投从7亿资本起家的行业新兵成长为掌管3000亿资本的龙头老大,目前注册资本42亿元,他们的总资产是280亿,净资产有140多亿。“就是我们首先有自己强大的实力”,蒋玉才表示。

  截至2018年7月底,深创投投资企业数量、投资企业上市数量均位居国内创投行业第一:已投资项目902个,累计投资金额约388亿元,其中140家投资企业分别在全球16个资本市场上市。专业的投资、深度的服务、严密的风控等,为深创投的强大实力添砖加瓦,成就了深创投创投业务IRR 40.32%的优秀业绩,也成就了业界传奇。

  再者,是“全”,全国、全面、全行业。深创投有一个遍布全国的管理团队网络,他们投资的行业、阶段也是全面覆盖的。“因为我们规模比较大,基本上我们每个赛道都有;然后我们投资的企业阶段还是以成长期企业为主,占总比例的60%到70%,早期的占10%,成长期后端在20%左右。因此总的来说,深创投是一个全行业的、多区域的、以VC为主的投资公司。”

  深创投成立于1999年,从2007年开始,在全国各地逐步建立了一个非常广泛的投资团队网络。蒋玉才回顾说,他们和全国大多数基层政府有密切的合作,所以驻当地的投资团队能够有好的项目来源。他们在当地组建一个基金,一般当地政府出1/3,深创投出1/3,当地再去募1/3,直接针对当地项目,和当地政府共同出资、共同投资、共同管理、共同退出,共同收益、共担风险。在深创投的推动下,“投资不出山海关”的说法早已是明日黄花。

  然后,是“严”,严在基本门槛、统一决策。深创投管理政府引导基金,首先会对基金管理人的过去资质进行考察和认定,这是基本的门槛。达不到这个门槛,谁来说情都不行,相关的政府部门督办也不行。蒋玉才介绍说,“我们设置了定量化的门槛,新设基金GP或者GP主要股东、主要团队成员要共同管理基金达到一定规模且基金所投项目有成功退出案例:你要申请VC,就要管理5个亿以上;你要做PE,就要至少20亿。而且这只管理基金需有3到5个以上成功退出的案例,整个团队必须有3到5名以上成员共事3年以上的工作经历等,这是基本的门槛。”过了门槛之后,才会审查基金管理架构、风控机制、激励机制和投后管理机制等。

  蒋玉才在采访之中多次提及,“我们作为一个国有的投资比较严谨、规范的机构”、“我们决策是非常复杂、非常规范、非常严谨的”、“要谨慎地选择自己应该投的企业”。但机构越大,管理无可避免会越分散。深创投从立项尽调到决策退出,基本上都是集团统一决策。同时,虽要集权,却也要适当放权,以提高效率。最近两年,随着投资规模扩大、投资项目越来越多,深创投也在适度地做些调整,建立了绿色通道制度等。蒋玉才解释说,“对一些数额较小的投资,我们会让下面(团队)决策,然后总部进行复核;但是对大项目或是风险较大的项目,我们还是坚持一定要拿到集团来进行统一的决策、尽调和管理。” 这就解决了分散和集中的矛盾。

  “无巧不成书”,韵母“an(g)”将强(qiang)、全(quan)、严(yan)和创(chuang)串联成了一体,谱出了深创投的创新创业投资之歌。在专访中,蒋玉才也不吝向母基金研究中心分享了他关于双创的思考。

  投资行业重点:培育更多的创新创业企业

  近半年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双方你来我往,已历经多次谈判。通过这次中美之间的争端,特别是美国封杀中兴事件发酵后,众人猛然意识到,我们在很多领域还处于相对落后的地步。对此,蒋玉才认为,我们还是需要培育更多的创新创业企业,要扶持他们的成长,这才是我们整个投资界的一个重点,也是政府的一个重点。

  “给中小型创业企业以适度的支持”

  “中小型创业企业,他们本身已具有了相对的市场发展能力,” 蒋玉才表示,“政府这个时候,就是要适度给予支持,而不应该把大量的资源投放在已经成为独角兽的企业。”他亦提及了美国政府对中小企业的扶持政策。就美国整个政府来说,他们对大企业有严格的垄断控制和非常严格的管理,但是他们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在某些方面甚至比中国做的还要多、还要好。所以从政府角度而言,我们尤其是要更多地扶持中小企业、成长型企业。

  蒋玉才曾专门去学习了解过SIBC的整个政策体系,他举例说明了美国政府对创投基金的支持力度。“他们只要你具备了相关的能力,你有一定的资本金之后,政府提供担保,你去银行可以贷款三倍。就是说,你有一个亿的话,那经过一定的资格审查之后,政府可以提供担保,让金融机构给你三倍的银行贷款来供你投资;假如失败的话,那么政府会承担相应费用。当然他对这个资金的使用有严格的条件约束和管理。”

  虽然他同时也表示,我们有些方面可能还没有到达那个地步,就没有采取这种支持方式,但是在美国,包括他们的中小企业服务所,资金的扶持、经营的扶持和管理的扶持,方式都非常多,中小企业服务所还有专门代表他们这个部门利益的议员在国会里发声。“反正对中小企业扶持吧,非常敬业!”蒋玉才感慨到。

  扶持中小企业的发展,更多的是为了扶持创新,更好的却是解决了不少就业问题。因为大企业的就业是一个方面,中小企业对劳动力也会有吸纳。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我们好像只是对中小企业里面有一定高科技成长的创新型创业企业有扶持,对一般性就业的中小企业扶持力度就很差。

  “我们坚持以投资成长期企业为主”,蒋玉才希望,“通过我们的能力去发现培育一批中小企业,并和他们一起成长,那么会有足够的时间空间来换我们足够的盈利空间。”在VC和天使、PE及其成败率之间得到一个平衡,这是深创投的理念之一,也符合国家的发展战略。随着已投资的企业越来越多,之后深创投会往PE、并购方向适度扩展。

  “更具有针对性地扶持创新企业的发展”

  “创新”是深创投的核心价值观之一。蒋玉才表示,政府成立深创投,就是想要以创新引领未来,因而“我们的责任就是通过我们的力量扶持创新创业企业成长、和他们共存”。与企业共同成长、用创新引领未来,既投资创新企业,自己也不断创新,这是深创投的使命所在。

  他希望政府加大对产业的扶持,并以市场化的方式、更具有针对性地来扶持创新企业的发展。“按十八大,用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政府把更多的资源支持和鼓励创投公司发展,通过他们以市场化的方式选择和扶持推动创新企业的发展;而不能经过政府几个部门的评审也好、审批也好,去选择一批企业去扶持。”

  谈及科技创新,蒋玉才认为,现在所有的这种创新政策,无论是外部的还是内在的,当然我们也可以把培育、扶持科技创新及研发的一个大政策环境做好,但是科技创新更多的是需要长时间积累,它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实现突破。

  整个科技创新研发上想要取得重大的、决定性的成果,需要好多基础性的研究,这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他承认到,“现在深创投更多是在应用阶段,应用方面的一些基础理论研究,我们可以说还没有太重大的突破。” 同时他也建议,“我们必须踏踏实实地做一个长久的努力,而不是寄希望于现在取得的一点突破。”

个人简介
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每日关注 更多
蒋玉才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