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大综合化基金发展趋势以垂直化为主

乐德芳 原创 | 2018-12-12 15:3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基金 投资 GP团队 

  这样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投资女强人,在大唐元一母基金创办之初,所展现出来的气魄和格局也非寻常投资人所能望其项背。

  募资有数:不到40天,募集近8亿

  在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国内外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增加的大背景下,在筹备阶段,大唐元一首期目标规模本拟定为1亿元。但是出于对母基金的发展前景预判、团队实力评估和日后投资通道的畅通等考虑,乐德芳和她的团队将规模提升到了5亿,只为打响大唐元一的品牌和寻求长远的发展。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大唐元一不仅仅完成了高额募资任务,最终更是实现超募!在市场的激烈竞争下,大唐元一在短短39天的时间内成功募集了7.8亿人民币。

  对此,乐德芳十分感恩,“那时候我们拼劲了全力,调动了一切资源和力量,早期的培训、品牌推广等都获得了公司领导和基金管理人的肯定和支持,内外因共同作用下促成了一个不错的‘开门红’。”

  她特别感谢大唐元一第一期的白马型GP,“我们一期基金投资的GP都是些头部VC,像金沙江联合资本、软银中国资本,他们与我们团队合作的初衷就是,并不期待大唐元一一期一定能投进来,但是愿意把这个资源给到我们,能够像孵化一个项目一样把大唐元一孵化起来,这个是与我们合作的GP共同想要看到的。他们对我而言,就是我的投资人了,只是说投资的不是钱,而是市场上其他团队拿不到的行业资源和宝贵支持。基本上每一场活动都有GP的全力支持,我感念这份信任。”

  虽然大唐元一从诞生就获得了头部基金的支持,相比于老机构而言,市场化的大唐元一更是有轻装上阵等优势,但募资过程也并非是一帆风顺的。

  募资路演中的小故事

  乐德芳回忆到,“我们在成都做路演的时候,我们请了这几家拟投GP做圆桌论坛。在路演的过程中,我会先介绍一遍大唐元一母基金及投资标的,但是并不会明确标的,只是模糊表述,比如这家基金管理人缔造了中国股权神话、投资了阿里巴巴等。

  “我的介绍环节结束以后,有一个参加过各大财富管理公司基金产品路演的客户立刻发问,‘很多母基金在当期基金产品上线时都会标榜自己能够投资行业顶级的基金管理人,大唐元一作为一支新生基金,如何证明自己有实力匹敌这些市场上已有的母基金产品?毕竟像金沙江联合、软银中国这些一线机构,其他发展母基金产品较早的财富管理公司都没能投进去。’

  “当时我内心很紧张,我一个人面对着台下众人,既不可能让在场GP嘉宾为我作证,也不可能明说我们已经签了TS(投资意向书)。我当时答道,‘我们元一有一个理念,做力所能及之事,您也可以理解为说到的一定做得到。给我两个月时间,见证我们能否真正投进这些顶级基金。’路演结束后我就思考,这个问题并非偶然,很多投资者都会自然而然地对于新基金抱有这样的质疑。这件事更坚定了我们要投资顶级GP的信念,一定要与GP建立非常深入的交流。

  “两个月之后,我们顺利与这些拟投的头部GP完成了一期基金的交割,在刚刚启动二期母基金募资的时候,路演时发难并且没来得及买进第一期基金的这位客户,效率极高地投了2000万,可见对我们大唐元一团队及大唐元一母基金产品的高度信赖。”

  乐德芳所说的“一定要与GP建立非常深入的交流”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大唐元一团队对GP而言,既严谨又可亲。

  投资有度:五大维度,316个子维度

  严谨,指的是大唐元一自己构建的一套五大维度、316个子维度的方法论,五大维度包括团队、业绩、行业资源和平台建设等。“这个方法论是我们在尽调中反复验证过的,其严谨程度在我们和GP沟通过程中的口碑是非常好的。”乐德芳表示。

  她亦分析了建立这个评估体系的原因:一是大唐元一默认“GP提供的数据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水分”,因而只能通过多维度去评价和评判GP所说的真实性;二是LP之所以需要母基金的存在,是因为信息不对称,LP没有工具掌握GP业绩的真实性,所以乐德芳认为,必须要用可视化的数据分析来让客户理解决策的合理性。“我们的可视化的评估体系对于GP而言,是一种自律标准;对于LP而言,是可以通过量化来辅助LP进行判断的一个工具。这是我们当时创立这个体系的初衷。”

  大唐元一正式成立于2017年4月,但方法论逻辑框架的建立早在2017年1月就开始了。

  乐德芳讲述了其关于方法论的思考,“因为我们的投资团队都是来自于一线做项目投资的。从基金层面来说,我是做直投的,在看项目的时候,团队、行业、资源、业绩等都是要认真考评的。那么从母基金层面来说,我们也研究了国内外很多私募基金的策略和打法,它背后的逻辑到底是什么?我们的方法论其实很简单,就是把每一个子基金都当成一个独立的项目来看,只是说你的退出渠道不是IPO,而是分红。”

  她举例说到,“比如说团队,投资界最流行的话之一,投项目就是投人。关于人,其实我们还是做了比较多的一些工作。”

  关于GP团队的投资分析

  第一,剖析基金团队里每个人的背景、专业等,包括做这支基金是否具有产业背景、历史业绩如何等。“比如说医疗基金,团队里是否有人深入做过医疗产业投资?是在医疗公司里做管理人,还是独立做医疗基金?如果是做医疗基金,基金业绩怎么样?投过哪些项目?”

  第二,分析团队成员的互补性。“比如三个人组建了一支基金,两个人主要负责投资,另一个人负责募资,这是有互补的。而不是说募资没人管,全部做投资;或者全是做医疗器械投资,其他医疗细分领域从未涉猎的;以及有没有深入、专业的投研等。我们会看团队职能的搭配、赛道分布的合理性。”

  第三,看团队成员背后的资源。“依然是拿三个人的team来举例,假如一个来自于上市公司,有很多退出渠道的资源;另一个来自于科研院所,掌握很多生物技术方面的前沿科技;还有一个可能做投后管理和增值服务很好。这样的搭配,我们会觉得这个团队是比较平衡和完美的。如果说创始人全是来自于科研院所,都是博士,不具备足够的市场资源,虽然团队可能很清楚哪个技术非常好,但是未必能够从公司运营和IPO角度帮助项目做一些增值化服务。”

  第四,更深层次的考察点还有很多,比如股权分配是否合理。“我们访谈了很多GP,如果三个人都是创始人,股权平均的这种项目我们轻易是不会投的。乐德芳解释到,做私募股权基金的时候创始人都是合伙人,不论分工、一刀切的平等心态实际上很可能导致利益分配不均,而“利益分配不均是最核心、最致命的”。

  此外,在合伙人层面,大唐元一还会注重子基金第二梯队的培养机制、GP团队的决策机制等。“我们在评估一个团队的时候,会使用很多的子维度去评价。而这些问题是很多GP不愿去面对的,或者从来就没有面对过这些问题。”

  投后有术:不涉内务,定期信息披露机制

  但对与之相处极为融洽的GP而言,作为LP的大唐元一是可以“一起把酒言欢”的伙伴。她说,“我们跟GP之间就是关系特别亲密而友好的。”

  若要分析亲近的缘由,原因大概如下。在实践过程中,大唐元一团队第一个原则是,不会去干涉子基金的投资,但会通过取得顾问委员会或投资决策委员会观察员身份,对基金的投资方向和策略履行监督职能、对基金重大事项予以掌握;第二个原则是,大唐元一有定期信息披露的机制,子基金需要配合大唐元一定期向投资者披露相关信息。大唐元一每两个月要走访一次子基金,了解基金的投资进展、团队稳定性等,以及投资策略是否有变动。不干涉投资内务的同时,又与GP保持密切、深度的交流,正是亲密关系的所在。

  另外,大唐元一会注意投资的子基金是否能与元一背后LP的产业资源相结合。“如果我们有些客户非常看好某个项目,那个项目正好是我们基金投资的,我会和GP沟通,如果这个项目有下一轮,争取一些份额给到我们的LP。”但同时,乐德芳特别表明,“但是我们不会强制,因为这不是可以强制要求的,我们也要尊重我们的GP。”

  她经常和团队成员说,“第一,不要给GP增加麻烦;第二,数据务必要保持真实性,这是对GP的硬性要求;第三,从不和GP提附加条件,比如必须要让我们跟投、必须要给我们观察员席位等。”她表示,每一家GP都有自己的一套规则,按照这个规则来即可,不让GP为难。

  正是如此,大唐元一与投资的GP形成了很强的的黏性。“比如说我们投了清控金信,清华下的一支基金,他们提出一个关于所有LP权益的议案,表示只征求两家的意见,一个是宁波当地政府,一个就是大唐元一。原因就是大唐元一非常严谨,且意见通常具有代表性和参考性。我们与GP这种关系的融洽程度,其实也是我们做投后、做品牌很重要的一个东西。”

  不仅是和GP相处得好,大唐元一对LP亦是极度负责。

  “就是为LP挣钱”的简单逻辑

  大唐元一2017年度报告,共计99页,涵盖了投资项目最新进度、普华永道提供的财务报告、未来投资计划等丰富内容,由大唐元一团队前后花了70个小时完成,而这份年报,大唐元一所有的投资人都会看到。乐德芳高度评价,“行业里面没有任何一家市场化的母基金会将年报做到如此极致。”这样做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的,有客户在收到大唐元一为投资人定制的2017年报时感叹到,“买了这么多年理财产品,还头一次收到这样的报告!”

  这是大唐元一对投资人知情权的保障举措,但投后服务绝不仅仅局限于年度报告。这其中还包括大唐元一团队跑遍全国十几个省份,与第一期基金的所有投资客户进行面签,进行基金工商变更,保障投资人权益,让投资人实时了解官方信息;一年来发布各类快报60多次,还有周报、月报等供用户及时了解行业动态和产品进展的信息:最终立足点都是LP。

  “我们的投资逻辑很简单,就是为我的投资人赢得回报。”乐德芳阐释到,“我们会根据当下的宏观形势、市场情况、投资人的接受度以及正在募集的基金情况等,及时调整我们的策略。具体说来,我们的策略里包含:VC和PE,虽然暂时没有覆盖天使型基金,但是长期规划肯定是要覆盖的,这是与我们产品的周期相关的;再比如我们会配置黑马、也会配置白马。每一期的策略会根据我们自己对于收益的测算,对于我们客户的接受程度,对于我们这个正在募资的大环境来做调整。”

  她表示,“现在市场上主流的几大产业,我们基本上都有所覆盖,比如说像大健康、军民融合、泛文娱、智能装备制造等,很多行业是交叉的。” 乐德芳认为,当母基金覆盖足够多项目的时候,投资人会获得更多的投资选择,同时也自然而然地促进了产业联动,一箭双雕。

个人简介
大唐元一母基金管理合伙人,曾担任中视金桥国际传媒集团投资总监,拥有13年股权项目直投及并购投资经验,在过往TMT领域投资案例中所投项目均实现退出。
每日关注 更多
乐德芳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