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宝变身的启示与网络互助的发展前景

聂方义 原创 | 2018-12-03 14:4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保险监管 相互保险 

  10月上旬支付宝上线“相互保”以来,各大财经媒体和保险自媒体都广泛报道过,社会舆论炽烈。我有些好朋友或为“相互保”付出过努力心血、或为其摇旗呐喊。出于情谊,我克制没有“蹭热点”,即便从一开始我就觉得“相互保”“闻上去就不对劲”(doesn’t smell right)。

  如今相互保变相互宝,我啰嗦谈几点个人观点供大家参考。

  一、为银保监会对相互保事件的处理点赞

  11月27日“相互保”变“相互宝”后,各大保险自媒体和财经媒体再次立即掀起舆论狂潮。为相互保发声者中,诉诸情怀者有之、义正言辞者有之、回顾历史过往者有之、或明或暗谴责监管太严、扼制创新者有之。

  这些我都能理解,但唯独不能接受对保险监管方对此事处理方式或明或暗的指责。因此,我现在来“蹭热点”,表达我的观点:监管方做得不仅没错,而且很好。

  蚂蚁金服和信美人寿,依托情怀,携2000万用户之巨,给监管方出了道难题。尤其在看到11月27日蚂蚁金服和信美人寿公告中披露的具体违规信息之后,我更是觉得,银保监会对此难题的解题方式和最终答案,不能更好。我忍不住为银保监会对相互保事件的处理点赞。

  如果公告中披露的违规情况属实,我们还能期待银保监会怎么做呢?如果不是这样处理,那么腾讯、京东、百度、拼多多等等互联网流量巨头,是不是都可以依托类相互保的保险产品,来激活其现有存量用户呢?是不是都可以通过这种披着保险外衣的网络互助,来进行所谓的“保险教育”和获客、再提醒被教育过的巨量用户去加保其他他们旗下保险代理或经纪公司出售的商业健康险来获利呢?

  互助的一个显著特征是非盈利。但用互助进行获客、客户教育、客户激活、再进行加保推荐和商业转化,则明显是盈利行为。难道不是这样吗?不少网络互助平台,最终不也都是收购保险经纪牌照,通过销售商业保险来实现流量变现吗?互助和保险,本不对立,无需厚此薄彼。

  我上一次为保险监管点赞,是在2018年4月《天津加大“百万医疗”保险监管,好在哪》一文中。2017年5月,另一款引起社会和保险业内巨大反响的“百万医疗”保险上线一段时间后,我和牟剑群先生合作《警惕互联网巨头 “收割”保险》,指出“百万医疗”保险背后的问题所在。时隔一年后,保险监管对“百万医疗”保险的监管措施才姗姗来迟,可惜这款产品的理赔投诉浪潮已经来临,未来几年的理赔投诉情况估计也不容乐观。

  好在互联网巨头这次的“保险创新”,被监管及时正确处理。如若像对“百万医疗”保险一样,不能尽早遏制住其中明显存在的违规和信息披露问题,一两年后,这些问题对整个保险行业、对许多参保用户,都大概率又是一次伤害。

  许多“百万医疗”保险消费者理赔时遇到问题后投诉,这种理赔投诉浪潮,我们在2015年就担心其必然会发生,后来果不其然。许多人就是通过非常不愉快的负面保险服务体验,获得了切身的“保险教育”,从而理解了保险的复杂性和高品质保险服务的重要性。

  此外,无论是最初的“网红”“百万医疗”保险还是现在的“热点“相互保”,他们的推出者都获得了当下此刻的巨大客户资源资产、社会关注资产和潜在盈利转化资源,而未来可能出现的巨大负面问题,却要被整个保险行业和诸多客户所共同承担和消化,这种收益和风险的不匹配性,根植于金融保险根深蒂固的信息不对称,也是我当初提出要“警惕互联网巨头 “收割”保险”的原因。

  保险本质上是一种金融服务,这种服务具有复杂性和长期性,相关保险监管的措施,就我看来,非但没有遏制创新而侵害公众利益,反而是真正从保护保险消费者的角度出发,非常有必要。

  我无意就此做更多专业解读,只想说一点:相互保无论作为保险还是互助,都有太多问题和可以提升的空间,至少对“百万医疗”保险和“相互保”而言,保险监管措施并非许多人解读的所谓“维护传统保险业利益”,而是真正依法维护市场公平秩序和保险消费者权益。

  二、网络互助仍值得鼓励和大力发展

  相互保褪去保险的外衣成为相互宝,支付宝依然可以将它作为保险获客、客户教育和商业保险转化的工具,2000多万客户依然可以享受到一些基本保障,因为相互保的本质就是网络互助,穿不穿保险的外衣,并不影响本质,何况支付宝为了降低声誉风险,还用自有资金进行了一些赔付兜底的“升级”,反而使得相互宝更像一款保险。

  任何对保障的承诺都是要有钱来作为保证的,商业保险中这叫偿付能力风险资本。蚂蚁金服能承诺升级是因为它足够有钱。其本质都是一样,要么你很有钱、别人相信你,要么你按监管规定准备足额的偿付能力资本金,否则都不能随意对公众承诺风险保障,更不能随意对几千万人承诺任何的风险保障。

  那么,基于民间自发互助意愿成立的网络互助或者互助团体,在没有钱、没有资本金的情况下,是否还值得鼓励和大力发展呢?我的观点是值得。

  虽然世界保险市场的历程已经清晰证明,对于个人、家庭和社会的风险保障解决方案,商业文明的发展最终都指向商业保险,但原始的互助社团、利用互联网运营的互助社团,对于中国而言,都仍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因为中国实在太大、人太多、贫富差距实在太大,人群保障需求和支付能力千差万别。中国保险市场完全可以容纳得下各种各样的、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风险保障形式:无论是线下的互助社团、基于互联网的网络互助,还是受监管的相互保险社、商业保险公司,我认为,都应该在中国大力发展。

  但是,发展的前提是合规合法,尤其对于那些不用自掏腰包出资承诺的互助社团而言,更应该完全透明地进行风险提示和信息披露,否则本不是保险、不受监管、没有资本金,却非要把自己宣传包装成保险的模样,本质就是误导。过往几年,许多网络互助平台在资本的助力下都曾误导过,引来监管进行公众风险提示,可见,网络互助要想发展地好,就应该有底线、很透明、不误导。

  偌大的中国,有以互助为手段进行获客加以商业转化的保险中介机构在大力推动网络互助,也有出于情怀、更为趋近互助非盈利本质的网络互助平台,目前为止,前者似乎都比后者发展得大。可见,有钱、有资本助力,网络互助说不定可以发展地更快更大。

  如今,有蚂蚁金服为后盾、植入在支付宝中蚂蚁保险里的相互宝,一月之间就能网聚2000多万人进行网络互助,可见,以盈为目的来运营网络互助,蚂蚁金服还能提供一定程度的保障兜底,这种互助保障说不定还更好。

  对于各种各样运用互助为大众提供风险保障的团体,无论他们本质出于何种目的,但凡合规合法、不误导、充分披露信息,我都认为是好事、值得鼓励和发展,根本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风险保障缺口巨大,而保障需求和支付能力差异同样巨大。在合法合规、不误导的基础上,中国出现几万家互助社团,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不要以为我说几万家是信口开河。举个例子,根据必互相互保险筹备组翻译的“国际合作制及相互保险联合会ICMIF”的小册子《认识相互保险实用手册》介绍,“归功于得力的社会法律与国家拨款”,“二十世纪初,法国在40年时间里建立了40000家相互保险机构,相当于每天成立3家。”(这40000家相互保险机构我个人认为更趋近于中国的互助团体而非相互保险社,对此我只是臆测。)

  由此可见,要想发挥风险互助的本质、为人们提供多样化的风险保障,中国还有巨大的创新和发展空间。国家在立法和拨款上,也都有境外成熟的经验可供参考。

  此外,拼多多的迅速崛起,也更是让我看到中国消费群体的多样性。中国保险消费群体同样具有多样性,除了人数众多的网络互助外,以特定职业团体、区域人群、同质人群的互助团队,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可以大力发展、也应该大力发展,因为有点保障——无论保障质量的高低——都比没有保障好。这就是我支持互助社团、网络互助平台在中国大力发展的根本原因。

  也许,我也应该利用我的精算专业背景,号召发起一个互助团体啦!

  三、信美人寿不必灰心,相互保险大有可为

  机构、法人等概念只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当把一件以机构作为主语的事件还原成人的行为,总不免触动许多情绪。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中有我许多朋友同行,他们都为相互保倾情努力过,如此结局,他们的心情可想而知。

  同为推广保险保障的创业者,我能理解他们,却也认为不必付出过高合规成本、承担声誉风险去追求组织目标。同时,我更加认为,相互保险在中国的发展潜力巨大,信美人寿等相互保险公司的朋友们,完全不用为相互保事件灰心。

  社会舆论多支持同情相对“弱者”,认为监管“爸爸”太过严厉。可是,就我看来,银保监会这次别无他法,处理手段和方式,不能更好,否则必然会引起更大的行业混乱和市场失序。

  我个人认为,能从监管手中获得极为稀缺的相互保险经营牌照,信美人寿其实早已胜券在握,并无必要触碰监管红线。中国既有商业保险业重理财、重规模、重成本、轻保障的问题,都是相互保险大有可为、可以大力创新的地方。

  相互保险公司凭借低成本、会员治理和不以盈利为首要目标的特征,可以为其参保会员供给远胜于商业保险公司所能供给的保险产品和服务,其保障产品可以更低价,储蓄产品可以更高回报。以美国最大的相互保险公司——西北相互人寿为例,其年报中所标榜的,就是其分红水平远高于行业平均。顺便说一句,西北相互人寿多年都是美国保险新单销售排名第一的寿险公司。

  中国可以有几万家互助团体,也可以有更多不以盈利为首要目标的相互保险公司。美国有近千家保险机构,中国再来几百家相互保险公司,完全可行。更何况,中国总体风险保障水平低下,现有的商业保险机构问题众多、市场失灵现象突出,并没有给中国人构筑牢固的风险保障网。

  鉴于此,我认为信美人寿的朋友们完全不必灰心,相互保险的发展空间巨大,只要手握稀缺牌照资源,未来就一定大有可为。同时,我也呼吁中国保险监管方能真正发挥市场在风险保障中的决定性作用,适度放开经营牌照严监管,丰富保障市场供给主体,提高保险市场竞争程度和多样性,这对提升中国人的总体风险保障水平非常重要。

  中国人口众多、幅员辽阔、地区差异巨大,尤其和境外发达成熟市场相比,完全容得下更多的保险机构。保险牌照,多发一百张,又何妨?多发一百张保险牌照,中国保险市场或许就能更快从初级阶段发展到中级阶段。

  保险监管严控保险牌照,会实质上为现有牌照持有者谋福利。君不见,一张内地保险经纪牌照,市场价格目前都炒到近三千万人民币?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对比一下,在香港注册一家保险经纪公司,只要不到100万港币。卖好保险,完全不需要如此之高的资本金。严控保险经营牌照对保险市场发展和提升国人风险保障水平都明显不利。

  总而言之,中国需要更多的互助团体、网络互助平台、相互保险公司、保险经纪公司、商业保险公司等多种多样的风险保障供给主体。一方面可以学法国,立法、拨款,鼓励互助;另一方面,如果不拨款,至少还可以学美国,适度放松保险经营牌照的严监管。

  四、什么是好的保险教育

  对“相互保”的诸多赞誉之中,“保险教育”也常被提及。就我看来,相互保的教育功可能是体现在提升保险意识上,体现在提升人们对保险互助性的认识上。并非只有网络互助才是互助,商业保险中的纯保障型产品,例如定期寿险等等,也一样是互助,并且可能是更为先进、更为科学、更可持续、更有保障的互助形态。

  2000多万支付宝用户能在一个多月内加入相互保,到底是因为它保险教育做得好,还是因为对健康风险的忧患意识本身就存在、只是0元加入太过轻松、太过诱人呢?

  保险教育是件大事,也是专业上的难事。就我看来,保险教育的根本目标,应该是将受教育者培养成理性成熟的保险消费者,让他们能够理性成熟地利用好保险,给自己和家人提供充足保障。

  用低价、0元的低门槛获客,难言充分专业的客户教育。我相信,大部分用户加入是为其0元加入、低价而又有商业保险背书兜底的特征所吸引。只是,其费用分摊是否科学公平、未来保障是否充足、未来最需要保障时候会否反而失去了可保资格、这款产品的特点和其他风险点所在,等等,这些关键点都没有得到充分披露和进行保险教育。

  其实,我认为相互保或者相互宝作为保障补充挺好的。但是,2000多万用户中,应该也有很大比例的人群不明就里、唯一依赖它作为重疾保障,从而失去获得真正好的保险教育、真正理性成熟地配置好保险保障的机会。对于重大疾病风险而言,考虑到其长期递增的特点,最好用长期保障型疾病产品去应对。即便有用户只用互助来管理重疾风险,也要清楚这种选择的优劣和背后的风险。

  纵观全球前几大保险市场的发展,唯有中国内地目前出现了一种令我担忧的现象,那就是认为提供保险服务可以很简单、卖保险可以不用获得资格。2015年取消保险销售人员资格考试,营销人员短期内从300万激增到800万,传统保险公司大发展。只是随之而来的行业乱象,使得保险行业风险保障功能进一步弱化的问题更为凸显。

  理性成熟的保险消费者,需要理性成熟的保险监管、保险公司和保险从业人员去共同培养。2015年保险业的新“国十条”认为中国保险业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我认为完全正确。初级阶段的主要特征,就是各参与主体都还不太理性、不够成熟。

  如何从不太理性、不够成熟发展到理性成熟呢?我相信最终还得靠保险监管、保险机构和广大保险从业人员,其中关键的一点,我认为是对保险职业本身的敬畏和对用户发自本心的尊重。

  保险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互助不一定好、严监管也不一定坏,其中弯弯绕绕、说来话长,就不必多说。唯有心存对保险职业的敬畏,从业者才能在创新中平衡好各方利益;唯有对用户——无论他们懂不懂保险——心存基本尊重,才能真正做到充分披露信息、不误导。

  这是底线,不可逾越。这就是我从“相互保”变“相互宝”事件中,收获的最大教育和启示。啰啰嗦嗦,与你分享。

  至于什么是好的互助团体、科学公平可持续的网络互助产品、优质的保险教育、充分的信息披露,等等,此文中,我就不做太多技术性探讨。等我有空,也许可以设计出一款互助产品供大家参考,或者等我看到真正好的风险互助产品,再向大家报告。

个人简介
美国信诺保险国际市场精算副总监
每日关注 更多
聂方义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