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亮剑原油期货 特朗普如何出招

皮海洲 原创 | 2018-03-27 07:1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原油期货 

 

 
    3月26日,我国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出席了原油期货合约的上市仪式并发表重要讲话。刘士余表示,证监会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把有中国特色的原油期货市场建设好,功能发挥好,为更好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更好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做出贡献。
 
    刘士余的讲话虽然简短,但体现出来的却是证监会的责任。因为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确实需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也即是中国特色的原油期货市场。毕竟石油是工业的血液,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石油进口依存度接近67%,2017年全年原油进口量突破4亿吨(约合30亿桶,每人约合2.3桶)原油进口金额达1623.3亿美元。所以,中国需要有自己的原油期货市场,以便能够更多地反映中国的供需情况,服务中国经济的发展。
 
    而目前的国际原油市场,并不能反映中国的需求,更没有中国的声音,中国进口的原油价格甚至是受到歧视的。
 
    目前在国际原油市场上,基本上是美国的WTI原油与英国的布伦特原油两雄称霸,它们事实上统治了全球的原油定价权。目前全球石油贸易量的85%都会参照欧美原油期货交易所的价格作为基准价。尽管中国是世界第二大原油消费国、第八大原油生产国、第一大原油进口国,但在原油定价问题上,中国没有话语权,购买原油依然只能照欧美原油交易所的价格定价。
 
    不仅如此,由于亚太地区缺乏权威的石油期货市场,单一客户面对OPEC巨头谈判时处于不利状态。石油输出国组织往往利用店大欺客的便利,迫使亚太客户接受更高的石油价格,也即是“亚洲溢价”。据专家统计,15年间沙特销往亚洲的原油扣除运费因素后比销往欧洲的原油贵1.5-4美元/桶以上,甚至出现过把沙特的原油先运到美国,再运回中国的价格都比沙特直接卖给中国的低这种情况。实际上,仅仅 “亚洲溢价”这一因素,就使我国进口原油每年要多支出数十亿美元,并且由于原油价格的溢价,导致天然气等能源价格全部出现溢价。
 
    而更加重要的是,美国和伦敦石油期货均为品质较高的轻质低硫原油,而我国进口的多半是中质含硫油,而中质原油也是世界上储量最大的油品。因此,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实际上很难反映出中质原油的供求状况。欧美喜欢的轻质原油的紧俏与否并不应该决定我国常用的中质原油价格,我国进口的原油价格不应该由欧美原油交易所的价格来确定。因此,中国需要有自己的原油期货,形成价格基准,才能反映中国的真实供需情况,进而在定价权上谋求一席之地。
 
    3月26日上海期货交易所挂牌的原油期货显然是有中国特色的。因为这次推出的原油期货,交易品种为中质含硫油,这是我国及周边国家进口原油的主要品种,形成中质含硫原油的基准价格有利于促进国际原油贸易的发展。而且推出中质含硫原油品种也填补了世界原油市场的一个空白,毕竟中质含硫原油的供需关系与轻质低硫原油并不完全相同,而目前国际市场还缺乏一个权威的中质含硫原油的价格基准。并且中质含硫原油资源相对丰富,其产量份额约占全球产量的44%,因此形成的基准价格更能真实反映出市场对中质含硫原油的需求情况。这也就可以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
 
    当然,上海原油期货的推出,反映了中国的声音,代表的也是中国以及亚太国家与地区的利益,这必然会触动到欧美以及石油输出国组织等既得利益组织的利益。因此,不排除会受到来自既得利益组织以及他们的代言人的干扰。试想中国禁止洋垃圾进口这种很平常的事情尚且遭到来自美国的干预,在特朗普挥舞着贸易战棍棒的背景下,中国大张旗鼓地推出原油期货,这让特朗普的面子往哪搁?谁知特朗普会使出怎样的招呢?所以,对于证监会来说,要搞好中国特色的原油期货市场建设,确实是任重而道远。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pihaizhou)
个人简介
资深财经评论员,专栏作家。1993年入市,21年的股市磨练,练就了对股市独到的眼光与见解。2001年通过证监会证券投资分析专业资格考试。已在全国主要证券报刊发表文章数千篇,所写文章以政策、时事热点评论、股票炒作心得体会为…
每日关注 更多
皮海洲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