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 :与巴菲特相比,谁的投资策略更优?

徐新 原创 | 2018-03-05 15:3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3月1日下午,造就“火星计划”系列演讲的第一场,邀请到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华尔街基金之王、畅销书《原则》作者瑞•达利欧,与知名投资人徐新展开了一场精彩的对话。

当中国投资界的风投女王,遇上华尔街基金之王,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集体智慧压倒个人智慧

徐新:你提到的创意择优是基于一个关键的假设:高质量的小组决策比个人的决策更好。对此,我个人并不是十分认同,你可以深入讲一下吗?因为如果我们看一下数据,你是一名出色的投资人,巴菲特也是一名出色的投资人。巴菲特全凭个人决策,他56年来的历史平均投资收益率是19%,相比之下你21年来的平均收益率是12%左右。从这两组数据来看,您会认为,上面的假设不成立吗?

这是一点,还有一点是你的一个投资合伙人说过:“Ray,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工具,所有的原则都很好,但是如果你把他和其他的同事的决策来对比的话,会发现Ray的决策其实更好。”他还说,这实质上是一个人的个人决策。这两点您怎么看?

WechatIMG2828.png

Ray Dalio:我所认识的那些善于决策的人,比如说巴菲特,他有他的好搭档——查理•芒格。我们都清楚自己并非无所不知。所以,当你能召集到一只全明星团队,他们互相都勇于提出异议,那你肯定能采集到所有的人精华,是吧?谁也不能确定自己的想法就是最好的。集体决定的优势在此——在桥水,我有1500名精英,他们有着不同的技能,在不同的方面为公司做着贡献。很多案例都证实了这个观点。比如伊隆•马斯克、史蒂夫•乔布斯。

徐新:你有没有做过统计数据?分析你个人的决策相对于团队其他人的决策,收益相差多少?

Ray Dalio:我不会这样简单地做对比。

徐新:全是团队决策?

Ray Dalio:我们关注的是决策所基于的标准。我们不断地改进这些标准,然后对这些标准进行验证,再把结果拿出来讨论。这样,我们就对每种决策都有了一个机制,再把这种机制落实。所以,这并不是一个人做了一项决策,不是一个简单的贡献值。

比如分析“债务危机到底是怎么来的”,我们研究了47宗债务危机案例,从而了解它的过程机理。通过了解体系的原理、原因、影响和关系,整个团队得不断地分析。经过这样的长期积累,大家对它的理解就更加清晰了。于是,我们就有了一套共识的标准。

WechatIMG2631.jpeg

我们拿它套用到历史案例上进行重演,看它能否超越时间和地域的限制。如果它在某个时期或者某个国家是无效的,我们就要分析为什么它在这样的情景下是无效的。通过大家集体的智慧,来做出这样的决策。

最终关注的就是决策的标准,并对这些标准进行验证,形成一套验证和实施的机制。可以看到,这个过程其实是跟我个人无关的,是吧?因为它的本质就是这样的。

徐新:那么再来说说可信度加权。您给大家展示了,你们是通过点点APP来互通信息的,那您还有没有其他方法来保证信息的实时性呢?

Ray Dalio:有的。

徐新:您从中赚到钱了吗?

Ray Dalio:刚才你问决策是否帮我赚到钱了,你还是把我个人与决策联系了起来。应该问我们团队一起是否赚了钱。

关于可信度,是需要考察与它相关的所有数据。对于一些情况,数据是客观的。比如,你要做数学测试,或其他什么测试。这个测试会给你一些数据,它会让你对某个人是否可信有个概念。这是数据采集的概念。

不要机械性地去考虑这个过程的精准性,因为你的过程可能跟我的过程完全不一样。

试着用下面的方法来考虑:

比如你生病了,最好的处理方法是什么呢?我的建议是你分别看三名医生,三名你能找到的最好的医生,医术高的医生。他们彼此要愿意提出不同的见解。

如果三个医生意见完全相同,都给你提供了同一方案,那么很显然,你就应该采取这套方案;

如果他们三个人意见不同,那么就需要进行进一步分析了。我们需要去审视,并检验这些问题,看看为什么每个人的意见是不一样的。分析完成之后,也许大家意见统一了,也许在这个过程中,你学到了新东西。但是如果他们还是意见不统一,你就可以通过可信度加权来做决策。谁的医术更高明一些?谁看起来更厉害些?谁的话会更可信?这时你脑海里就有一个权重分配了。

这个思考过程我会用到了一些数据,因为我喜欢用数据来保证决策的客观性。但是,你可能不需要,因为你是在脑海里就进行了可信度加权了。

WechatIMG2647.jpeg

徐新:对于那些独立思考的人,同时又很聪明、而且又很强势的人,我想他们应该更倾向于单打独斗。那么,您是如何把他们留住的呢? 

Ray Dalio:因为他们意识到,这里有更好、更刺激的事情。如果我有个合伙人,从来不跟我提不同意见,那么肯定没法重视他。而这个合伙人,他自己会看重自己吗?他们有思想吗?他们就是完全听我的指挥吗?这样,我就显得毫无能力,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独立思维。

徐新:是的,但是问题是您是如何来激励他们的?您愿意共享自己的财富吗?

Ray Dalio:共享财富?当然了。我们大家就是共享财富。但是激励人们最重要的方法,其实就是一个理念,就是我的“创意择优”原则。如果我所尊重的任何人,做为我的合伙人,他无法表达自己的意见,想法无法被倾听,没有刨根问底把事情弄清楚的权力,没有提出问题的权利,这是我无法想象的。对他们来说,这些权利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激励。他们很欣赏这样的合作模式,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听从。

其实财富只是水到渠成之事,但是在拥有财富之前,首先要共享梦想。所有人还需要一种公平性的对待,要让大家相信这个系统是公平的。而公平体现在哪里?其中之一就是可以公平地表达自己想法,而不是去看谁的权力大,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长期关系比金钱更让人幸福

徐新:你结婚四十多年了,你还是很爱你的妻子。怎么样长久保持婚姻关系的新鲜感?怎么样保持良好的婚姻?这背后有什么秘诀?

Ray Dalio:首先第一点,我们要有共同的热情,可能我们对一些新的想法或事情有热情。然后就是可以提出有意义的不同见解,并且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些分歧。

徐新:所以在你在家里也是这样做的?

Ray Dalio:生活中与我交往的人,我对他们有两个要求。首先是要讲道理。要理智,要善解人意,我也会以同样的态度对待对方。当然对于我的爱人,我的要求会更高一些。我俩需要有很多共同的话题,要有爱和奉献精神,共享最重要的事物。和所有良好的关系一样,在婚姻中,大事情要比小事情更重要。

WechatIMG2629.jpeg

我们要去欣赏长期关系的这种美妙性。生活中的一些长期关系是最让我感到幸福和满意的事情了。它比任何其他东西,包括金钱,都让我更有满足感。

心理学家研究发现,钱并不能带来非常大的幸福感。带来最大幸福感的东西,其实是这种团队意识,或者团结感,是你与他人的一些人际关系。

我经历过人生的低谷,一贫如洗,也经历过富可敌国。可以告诉大家,最重要的事,其实是有意义的工作,是与志同道合人的追求共同的事业,这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源泉。

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车子,追求这些东西所带来的边际效益(注释:意指带来的额外幸福感),是很有限的。

Dalio的养儿经

徐新:另一个比较重要的关系,是你和孩子的关系。你作为父亲,有什么样的感悟?如果有一次重新培养孩子的机会,你会怎么做?

Ray Dalio: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我相信我会给他们更多的自由,让他们更多犯错的自由。

徐新:不会对此感到担心吗?我有两个青春期的孩子,我非常担心他们。

Ray Dalio:作为父亲,当然会为孩子操心。但是我们也要意识到,如果我们去限制他们的自由,不是特别好的一件事情。我发现有时候,在帮助孩子的过程中,会给他们传递这样一种信息,他们没有办法自己独立完成这件事情,这其实是在阻止孩子体验一些特定的事情。

WechatIMG2653.jpeg

徐新:你的书中有一个章节提到Paul,你说你感觉,如果你不抓住他的手,他就要从悬崖上摔下去了。

Ray Dalio:书上说的没错,我儿子Paul患上了双相情感障碍,情况非常糟,所以我们必须一起面对。但是这最终也让我们父子间的关系变得更紧密了。幸运的是,Paul现在成为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但是,那段经历我们必须一起面对,这是做父母的职责。

当然,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会有不同的做法。但如果就你的提问来回答的话,如果说只是一件事情、一个改变的话,我的答案还是一样的——给他们更多自由,让他们更自由地选择。因为我知道自我认识或者自我实现,其实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成功重要的一部分。

我觉得,我们对成功的定义太狭隘了,成功就是找到自己的热情所在,去经历追求它的过程。

从政?我还没有疯!

徐新:你说过,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你更想要帮助别人取得成功,你也在为很多政策制定者出谋划策。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尝试竞选一个公职呢?比如纽约州的州长,甚至美国总统。这样岂不是能够更好地帮助他人?

Ray Dalio:因为我还没有疯。(从政)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局面啊。

徐新:为什么不呢?这能够更好地帮助别人。

Ray Dalio:不不不,我觉得其他人更适合那种岗位。

徐新:你对目前的状态很满意么?你还很年轻,为什么想退休呢?

Ray Dalio:我要澄清一点,我没有退休。我想要的是自己没有日常杂务缠身,其他人不需要我也能成功。我仍然喜欢冒险,仍会参与市场,仍会去做那些让我感兴趣的事情,这是我现在的状态。而且我会保持低调,我不喜欢公众的关注,不喜欢高调。

徐新:成为政治家,难道不是最好的帮助别人的方法么?

Ray Dalio:我觉得做一个好的政治家,是非常高尚,但是又非常困难的事。

我认为这个舞台是为别的人准备的。在一个非精英政治的环境下,而不是一个创意择优的环境,如何去面对恶意的反对意见?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事情。

从政非我所欲,但我很乐意给出自己的建议。我们知道,其实很多人是会思考政治,但是我自己并不会想成为一个政治家。

徐新:但是你有自己的原则呀?

Ray Dalio:我觉得现在我们整个社会的原则性很低。

WechatIMG2636.jpeg

徐新:什么低?

Ray  Dalio:原则性很低。

徐新:对啊,这就是你为什么应该去从政啊!

Ray  Dalio:忘了这个问题吧,别老提这个了。我认为我们要想想是什么共同准则把我们维系在一起?什么共同准则最能定义我们?我们的共识是什么?分歧是什么?怎么应对分歧?我觉得由于多种原因,我们没从这个层面来思考。

关于合适的行为、道德观念、人际关系、社群、守法公民等概念,我觉得现在的关注不够,所以我想要做的是帮助人们更关注它们,并且能够明白以及准确定义。

我觉得现在的美国,内部族群间存在矛盾。如果不解决,就是个问题。除非他们放下各自的分歧,扪心自问应当如何与他人相处?把我们维系在一起的共同原则是什么?以及如何解决分歧并继续向前?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就有麻烦。我觉得这是我可以帮忙的地方。

徐新:我觉得您某天会参加竞选的,也许3、5年以后。

算法的世界安全吗?

徐新:您用宏观眼光看市场。那您觉得现在有哪些会极大影响您生活但却被忽视的大趋势呢?

Ray  Dalio:我做了一个30分钟的视频,名字叫做经济机器是如何运作的。这个视频有中文版本,也许有人能给到感兴趣的朋友。我做这个的意义在于做一个模板,让大家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经济阶段,并在任何时候都知道自己的境况。

现在,我们在环节中的一个关键点上。支撑这些环节的,是生产力,创造力。我们的生活水平正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进步,这是因为我们不断学习,效率更高。每小时的产出量在提高,是因为创新。

我相信基于算法的决策对我们既是很强大的工具,也是极大的威胁。

这里解释一下什么叫基于算法的决策。哪里能得到算法?有两个地方:你可以把自己的想法转换成算法,这反映的是你的深入了解。或者你也可以给机器喂数据,让它产生算法。当它产生算法时,你不会理解这个算法。

现在往前看,哪个安全,哪个危险?

安全的选择是你自己的算法。还有一个安全的选择是基于机器学习的决策,但是需要大量的样本来证明未来会与过去一样。如果你玩国际象棋,玩游戏,或者医生做外科手术,或者分析X光片,你可以阅读这个,并把它转化成数据。

未来,你会看到更多的基于算法的决策以及更多的透明度,我觉得这挺好的。但这也可以是个威胁。因为如果是机器学习,当未来不同于过去就非常危险了,会出现问题。所以,当我思考未来的时候,最大的趋势就是基于算法的决策。这会改变工作,改变雇佣关系,你不学会如何用算法表达自己的想法,可能就会失业。但这也会助力很多其他部门。因为量子物理的发展,考虑到量子计算机的临近,量子计算会是另外一场革命,并且会加速。

所以,我觉得机器学习,把数据转换成决策的力量,会是渗透各个方面的巨大力量。它会渗透教育界,医保体系,它会改变一切。

徐新:在您对未来的展望里,算法会远比我们更有效率,所有决定都是算法做的。这让我想起尤瓦尔•赫拉利博士的书里说,人类将会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1%的人掌握着算法,他们是超人,剩下的99%的人只是傀儡,什么也做不了。

Ray  Dalio:我不觉得会变成这样。因为我们所在的时代,人类有智慧。

徐新:所以我们能做什么?机器帮我们做了所有决定。

Ray  Dalio:不不不,我觉得是合作关系。

徐新:人类和机器的合作?能否先搞个芯片,记录思想,获得永生?或者我们变成半人半机器?我们就变强了?

WechatIMG2639.jpeg

Ray  Dalio:不不不,我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人类的大脑是特别的,因为想象力和直觉

这些事情,机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做不了的。我们现在的一个时代,很多人有知识。你能想到很多这样的例子,像比尔盖茨等等,然后你想我要用机器学习史蒂夫•乔布斯、伊隆•马斯克,或者中国的大咖,你知道要过多久机器才能真正和他们较量么?

或者你可以把有智慧的人,有知识的人、会写算法的人召集起来,让他们合作,这是一个力量。会发生的事情是许多聪明人身边会有一个能把想法写成算法的人。至少我会这么做。因为年轻人会懂怎么把想法写成算法。

如果你身边有一个人,能把你的想法、你的筛选条件、你筛选公司、筛选人员的条件写成算法,那么你们是互助互惠的关系,因为那个能把它翻译并写成算法的人在帮助你。但是他们没有你的判断力。

我觉得我们会进入一个新时代,一个合作的时代。年轻人们会知道如何把想法写成算法,然后过了一代人以后,他们就会既能写算法,又能那样思考了。

徐新:另一个相关的问题。拥有大AI公司的人,他们掌握了数据,掌握了情境,比如扎克伯格。这会给他们带来太大的权力。您觉得我们是否应该有另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比如说区域链,来进化它们吗?您觉得区域链技术在今后会怎样?

Ray  Dalio:我觉得区域链是一个伟大的技术,它会产生很大的冲击,我觉得很不错。

徐新:但是哲学上,您相信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

Ray  Dalio:我觉得,需要看情况。我觉得,收集信息并获得对全局的理解是非常好的。我相信,如果把宇宙的规则还有其他信息收集起来,你会有一个对全局的理解。我迷恋这种想法,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美很棒的想法。我想了想分布式账本技术,觉得挺好,挺不错,能达到其目的,去掉了中间人,改变了权力结构。这是对垄断的打破,等同于是民主化,是一个良性的动作。我认为两者都有它的价值和位置,不必两者取其一,因为两者都有它存在的必要性。

徐新:好的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您今天只有20岁,您会给自己什么样的建议?

Ray  Dalio:首先,了解自己的本心。人与人是不一样的。

徐新:如果一个人的本心是坏的呢?怎么办?

Ray  Dalio:我不觉得。我觉得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举个例子,也许世界上有50-100种性格。你可以把这个种类再减少一些,比如减少到15-20种。这样就会有反复出现的几种不同角色。人们选择要走的路,比如当一名古董收藏家。当然,你有你自己的路。这些路是有限的。

如果你能静下心来,了解你自己的本心,找到你自己的路,了解你不了解的,发挥你的才能,从别人的眼中看世界, 踏上属于你自己的征途。不论这个征途是什么,从中你可以享受快乐,学习知识。从而意识到,不论你前面是什么样的目标,只不过是当时你达到的事物罢了。之后你还会有新的目标,你会进步,并享受整个进化过程。

不要太在意碰到的问题,有时候人们会变得崩溃:“噢,遇到了这么大的挫折”。其实呢,人生总会继续,你总会挺过来的,生活还会继续。

你只需要从中学习经验,进化自已,享受过程。过程很艰苦,同时也很快乐。

 

徐新:非常好的一个心理学概念。痛苦加上思考等于进步,是非常有效的一个方法。 非常感谢。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今日资本集团创始合伙人
每日关注 更多
徐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