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独角兽基金不可有过高期望

曹中铭 原创 | 2018-06-14 07:3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独角兽基金 

     6月11日,华夏、招商、南方等基金公司旗下的六只战略配售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下称“独角兽基金”)开始发售。如果六只独角兽基金都能按募集上限完成发行目标,则其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

 
    从昨天独角兽基金的销售情况看,有投资者耗资300万元顶格申购了六只基金,南方基金的众多高管也顶格申购了自家基金,六只基金整体销量约300亿元。数据既说明了独角兽基金的火爆程度,也凸显出投资者对于独角兽基金的追捧程度。
 
    根据证监会的批文,发行股份数量达到4亿股以上的大盘股,以及在境内发行CDR的独角兽企业,均可发起战略配售。像工业富联,其发行规模达到19.7亿股,由于市场资金的追捧,其中签率低至0.3421%,中小投资者要想中签将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由于申购的门槛低,独角兽基金让中小投资者成为独角兽企业的基石投资者变成可能。即使中签困难,中小投资者也能通过战略配售分享独角兽企业上市的盛宴。
 
    而且,由于身披独角兽的“外衣”,该基金通过战略配售获配独角兽企业股份也要容易得多,这一点也与公募基金存在一定的区别。比如工业富联的战略配售,虽然战略配售的股份高达5.91亿股,但20家参与战略配售的机构或公司中,竟然没有一家公募基金的身影。而在独角兽基金推出后,这一格局将会改变。
 
    对于独角兽基金而言,不仅让中小投资者成为独角兽企业基石投资者的门槛低,而且该基金的费率较低。比如六只基金个人投资者认购费率为0.6%,管理费率仅有0.1%,托管费率为0.03%,甚至远远低于货币基金。这不仅体现出监管部门对于独角兽基金的呵护,也能增强独角兽基金的吸引力。
 
    截至目前,在A股挂牌的独角兽企业表现都不俗。比如三六零同样可称为独角兽企业,其当初借壳时,江南嘉捷股价最大上涨幅度曾超过7倍。有独角兽第一股之称的药明康德,其挂牌后股价最大涨幅超过5倍。试想,如果今后独角兽基金能够配售这类股票,收益将极为丰厚。
 
    不过,如果投资者对于独角兽基金的收益抱有太高期望的话,那显然是不切合实际的。一方面,从发行CDR的企业看,目前符合条件的独角兽企业并不多,除了BATJ外,也只有网易、小米等极少数的公司。而且,由于这些独角兽企业规模较大,其在发行CDR时,监管部门必然会根据市场情况掌握发行规模与节奏。另一方面,对于通过IPO上市的独角兽企业而言,其发行规模超过4亿股的恐不多见,目前除了工业富联,药明康德与宁德时代发行规模都低于4亿股。而且,如果六只独角兽基金都按上限发行的话,每只独角兽基金能获取的收益将被分摊,而每一份额基金的收益无形中将更低。
 
    根据独角兽基金合同,独角兽基金无法参与股票投资,除了参与符合条件的独角兽企业战略配售外,其另一投资方向即为高等级债券,包括国债以及AAA利率债等。而投资固定收益类品种,所获得的收益实际上也是有限的。因此,对独角兽基金不应抱有高收益的幻想。
 
    证监会推出独角兽基金,并非只是为了战略配售的需要,而是为了独角兽企业的平稳上市保驾护航,而这才是推出独角兽基金最主要的目的。通过战略配售,相当数量的股份(CDR)被锁定,有利于减缓独角兽企业挂牌时对市场造成的冲击。从这个意义上讲,独角兽基金与公募基金一样,具备维护市场稳定的功能。不过,从公募基金运行20余年来的结果看,其在维护市场稳定方面乏善可陈,某些时候甚至会成为股市暴跌的帮凶。
 
    而对于独角兽基金而言,对其维护市场稳定寄予过高的期望,同样并不实际。一来当战略配售的股份或CDR禁售期满后,由于其仅仅只是“战略”投资者,抛售相关股份或CDR必然对股价形成冲击,特别是在配售数量较大的时候更是如此。二来独角兽基金需要维护持有人的利益。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在投资者大量赎回的背景下,最终损害的将是自身的利益。两厢权衡,像公募基金一样,独角兽基金为了净值、业绩与排名,进而大肆卖出配售的股票并非没有可能,如此将可能导致股票(CDR)价格出现波动。
 
特别提示:请添加微信号 caozhongming999 关注曹中铭的微信公众号,谢谢!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独立财经撰稿人。
每日关注 更多
曹中铭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