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去了哪里?高杠杆,高负债?

张泳 原创 | 2018-06-20 13:02 | 收藏 | 投票

钱去了哪里?高杠杆,高负债?据2017发改委统计报告:我国地方债务大概是40万亿,再 加上中央政府接近14万亿的债务,全国政府债务已经高达54万亿—总杠杆率已经高达250%。

债台高筑没有一个想还债,甚至许多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17年市场一度出现最火的经济学热词“明斯基时刻”市场由盛转衰的拐点时刻,被中央高层多次提及。

类似中国的房企万科、绿地控股和保利地产负债均超过5000亿元,分别为8506.57亿元、6850.2亿元和5057.1亿元。众多房企在2016年发债,由于那时的发债成本低,债务平均2年到期,这也意味着2018到2020年进入还债期。高负债率就会成为压倒房企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图表中我们可以看到我国政府部门杠杆率逐年上升,从2006年的30%十年间上升到62.26%。并且2016年地方政府债务余额略有下降,中央政府债务余额上升明显,涨了一倍。虽然相比同时期杠杆率较高的日本216.1%以及意大利154.8%,俄罗斯的16%我们仍然处于偏中水平。但是日本、意大利、俄罗斯对房地产的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占比非常小;

从历史上看,美国、日本、韩国等发达经济体,均经历过主动去杠杆阶段,然而效果不尽相同。其发生的背景多发生在危机爆发后,像1990年资产泡沫破灭后的日本、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的韩国、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美国,均进行过主动去杠杆。 发达经济体去杠杆的政策组合为松货币、宽财政、强监管”,韩国等经济体还采取金融和企业改革以加速杠杆去化。

(90年代中期,日本非金融企业部门主动去杠杆)

(2008年以来,美国居民主动去杠杆)

从上述图表中发现日本,美国政府开启主动去杠杆,采用低利率与量化宽松并行,降低企业负债成本、补充市场流动性。例如日本1991年起持续下调贴现率,2001年正式施行零利率、并通过购买长期国债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正式开启量化宽松之旅。美国2008年连续下调目标利率至接近零利率,并自2008-2013年间施行4轮量化宽松。去杠杆期间持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扩大财政支出,对公共基础设施加大投资力度;美国在实施去杠杆的过程中还通过大规模减税来刺激消费和投资。

回到中国的近20年来房地产早已成为地方政府的支柱产业,中国人财富的63%表现在房产,房地产的蓬勃发展大大改善了人们的居住环境。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开发商、一部分房产持有者都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从房子的需求属性上看:一是居住,另外是投资、两种属性必然引发两种需求,一个是投资性需求,一个是投机性需求。所谓投资性需求即是买房子为了收房租,投机性需求就是为了炒房价,两种需求拉动了住房供给,就一定会超过刚性需求形成泡沫。

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投资客通过金融贷款等,买房、买地,抵押给银行,放大杠杆比例,采取循环炒作,拉升了房价;随着调控的日益趋紧,个人、家庭负债率急剧上升,当个人的实际收入水平赶不上物价上涨水平时就会出现个人违约;当所持有的物品不能获得预期的收益,遭受到市场的抛压时,人的非理性情绪就会出现,届时市场就会出现大规模崩盘,这是我们无法承受的结果,也是政府不希望看到的。

2017年以来政府从限购、限贷、限卖、税收调控、组合重拳出手抑制房价上涨。并且结合当下实际情况提出中短期对策与长效机制相结合,从限制投资需求、投机需求、开发商、银行的管控等入手建立长效管控机制。

十年间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从96%飙升到144%,再横向对比其他国家的数据来看,不仅高于发达国家的美国72.8%和日本94.2%,也高于其他杠杆率较高的新兴国家韩国103.7%,和发达国家法国127.7%和加拿大119.2%,所以,我国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显著偏高。

2011年-2014年16家上市银行贷款余额53万亿中,共有9万亿是个人住房类贷款占比大约16.98%;

上图是2011-2014年6月底上市银行按揭贷款占贷款比例变化情况;

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多年,增量财富创造稀缺的年代,对存量财富的再分配,就成为了致富的唯一法门,由于我国土地是公有制,房价的暴涨,将会让最早拿到土地使用权的人获利丰厚,他们利用获得的利益继续进行圈地造富,将楼市变成了全民狂欢的财富神话,通过批量杠杆实现巨额的利润回报。

据上市银行2017年年报统计发现,26家A股上市银行去年合计的涉房贷款为24.1万亿元,较2016年底的20.49万亿元增长了3.51万亿元,增幅为17.62%(2016年相对于2015年的增速超过了25%)。其中,开发贷增幅为11.32%;按揭贷增幅为19.37%。房地产依然成为银行增收扩充的重要渠道。

对银行来说,房地产行业为商业银行提供了大量开发贷款、个人抵押贷款等优质资产,是商业银行非常稳定可靠的投资标的。因此,商业银行往往在房地产业有集中资产配置的激励,银行会为了“追逐优质资产”而选择放宽贷款条件,实际上,等于是国有银行在用借贷来激励房企的土地开发。地产已经变成了一个债务游戏,并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越是欠债越多,就越需要拿更多的土地开发,这样才能借贷到新的一笔钱,以便用新借来的钱去还旧账。

“新旧两不厌”长期以来大量的银行贷款流入到房地产领域,对其他的实业发展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相比日本、韩国、美国欧洲等银行都是从事的信息产业、高科技、能源等领域的投资;投资主体的不同造成大量的中、短期资金被运用于风险较大的房地产市场。

"怕负债""高负债"中国家庭背负高房贷

去年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曾公布了一份名为《中国工薪阶层信贷发展报告》在这份报告中家庭负债率为5.5%,中国居民杠杆率即将突破50%!尽管和发达国家相比50%的数字不高,但就增长而言,绝对不可小觑。

其次中国居民总负债占可支配收入比已经逼近100%,有些地方的居民甚至已经超过100%;,而在美国金融WJ之前恰好突破100%. 在受访家庭中必须满足,同屋居住、共享收入、共担支出,受调查样本显示有负债的家庭占38.22%,其中农村家庭负债比率达40.13%。面对沉重的生活负担,不少家庭选择用信贷的方式进行财富增长和消费。数据显示,主动负债的家庭其财富增长和消费增长均较快。

在调查中2017年有负债的家庭上升到六成左右,大多数是房产负债比例偏高,工薪家庭中计划购房比例较多;目前我国人均家庭负债率位居世界前列,

发的贷款越来越少,但是逾期越来越多,稻田已经慢慢停止了生长的能力,当还不起贷款的人越来越多是否会发生弃房断供潮?当实业日益衰弱,当经济日渐萧条,当债务逐渐吃紧,那么降薪、失业将会越演越烈。

其次资源被少部分人集中,造成少部分抬高资源的价值,大部分人的利益受损,造成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在经济繁荣时期,投资者往往倾向于承担更多的风险加大投资,然后拉动经济繁荣: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投资者承受的风险逐渐超过收支不平衡点,紧随着资产突然崩溃的时刻来临。

钱去哪里了?-楼市压垮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产业的弱化造成地方财政的赤子居高不下,唯有造房!早在2016年,国家统计局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通货膨胀已经大大提升,银行的利率已追不上通货膨胀的增速,甚至出现高负利率,造成财富大量缩水。在这种情况下大量的资金流向楼市,炒房客攻城略地,开疆拓土,频频出现超地图行情,从北国边疆到南国小镇几乎每天都有抢房者的狂欢。冰火两重天之下,我们看到了一场悄然进行的杠杠大转移,从政府、企业、银行转向居民,居民成为了最后的接盘侠,从无抵押贷款变成了抵押贷款。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6-2018年1-4全国房地产企业市场占有率依然保持强劲增长势头从2016年的40%上升到目前的60%;在TOP前50的房企中,中型房企和民营房企凭借灵活的布局和快速的决策体系继续收益房价上涨的红利;而加速变革的规模房企和国有房企在既有资源和融资优势的基础上,销售弹性依然强劲。房价的坚挺有助于短期企业降低规模负债。

与此同时,整个房地产企业待偿还债券规模2.12万亿元,其中未来一年将有1055.86亿元债券到期,市场存量房的总市值在270万亿左右,基础货币只有30万亿左右。只要有十分之一的买房者套现离场,就可以耗尽所有的货币,这样造成的后果是购房者被套在高位还满怀期望的等待。

下图显示我国家庭人均财富构成比例:

                     《中国家庭财富调查报告(2017)》5月24日发布

   家庭人均财富增长,受益于房价继续走高,推动了房产净值增长。相比2015年,2016年全国居民房产净值增长幅度达17.95%,城镇居民更多地从房产价格上升中获益。房产净值的增长也成为家庭人均财富增长的最重要因素,对全国居民而言,房产净值的增长额占到了家庭人均财富增长额的68.24%。与此形成对比的是这些家庭财富的构成均为纸面财富,随着银行信贷紧缩,央行加大金融去杠杆,为避免商业银行倒闭的风险,向市场释放4590亿基础货币,并且投放的时间为6个月到1年,流动性在市场上呆的越久,产生的货币量就越大,房地产贷款的途径被卡死,很多放弃不得不到境外发债,成本一下子就提高了很多,这一次很明显是政府为了挽救银行而抛弃了房地产;商业银行、房地产为了自保就会抛弃购房者,最终的结局就是购房者,千千万万的普通家庭来承担,于  是一场房地产造福梦终将美梦一场空。【 独立评论人-张泳y】

个人简介
张泳:高级电子商务设计师、实战派电子商务人士,长期从事电子商务供应链,网络营销、网络经济学、电子商务战略管理的研究,结合西方的电子化进程,对本土特别是农业电子商务化、本土电子政务化的趋势作为了深入的一线考察。在…
每日关注 更多
张泳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