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券商首席我都不干了?只因中国的未来在这

管清友 原创 | 2018-07-03 11:0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券商 

  2018年6月29日,“2018新财富上市公司并购年会”在中国江苏省扬州市隆重举行,今年的主题为新动力、新文旅、新金融,资本市场超700位嘉宾欢聚一堂,包括300+上市公司董秘、50+投行精英、300+江苏省上市公司高管,更有社会智库、产业基金、最佳分析师等多路大咖莅临现场。本次活动由新财富主办,证券时报联合主办,扬州报业传媒集团承办,扬州市人民政府提供指导。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作为本场活动的重要嘉宾,发表了题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社会新秩序和财富分配新规则”的讲话。他强调,如果再不迅速启动改革,股市将进一步遭遇危机。对于企业来说,控制风险在第一位,熬过去、活过去、等风来,短期内宽松是不现实的。现实艰难,但中国产业的前景仍光明。未来,中国必将产生新的产业格局,符合人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泛文娱、财富管理、教育医疗、安全领域大有可为;以政策链所引导的头部机构资源集中,市场份额集中;由于国民自尊和技术积累,2018有望成为核心技术元年;在这一过程中,新一代企业家、新的核心IP、新的渠道还将持续涌现。

  以下为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的现场演讲实录:

  非常荣幸,来参加新财富年会。刚才两位嘉宾谈到中国未来的蓝图,我深有感触。经济学家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当设计师描绘蓝图。这些年和上市公司、金融机构打交道,我觉得我们不光要有人当设计师,还要当工程师,房屋蓝图出来了,但是我们得有人去施工。

  01中国股市怎么了?

  我们对中国中长期的发展,应该说有着美好的共识。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最近两三年对于企业和金融机构来讲,我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甚至很多机构和企业都出现了问题。眼见它起高楼,眼见它塌了。过去这些企业没有及时适应宏观政策、宏观调控、金融监管的节奏变化,而陷入困境。有些大的企业财团一度出现危机,其实是时间节奏没有把握好。现在很多股权质押又面临平仓风险,甚至引起监管层的担忧,不得已临时出台新政策来应对。

  我想从企业角度来讲,还是要熬过去、活过去、等风来。控制风险,肯定是第一位的。那么对于我们自身改革,其实我相信在座很多人多在私下或者公开场合做过多次呼吁,如果我们再不迅速启动改革,我不敢说股市到什么程度。今天我们股票市场的综合指数竟然还不如十年以前,所以我一直讲世界存在两种股市,一种是其他国家的股市,一种是中国的股市。

  最近我们在反思,除了内外因素,流动性收紧等因素之外,是不是整个资本市场的基础设施出现了问题,比如我们特定发行制度必然导致股票溢价,从公司大股东角度来讲,既然有高溢价,为什么不质押呢?这种情况下,实施了20多年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到今天这样,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必须进行非常彻底的反思。所以短期情况来讲,从政策链上,大家不要想宽松的事情,我们在2009年、2014年错过了结构调整非常关键的时期。2009年是应对金融危机,大家说要放水,那就放了。2014年又放松了,最后股灾、债灾、房地产泡沫。那么今天我们在座的企业,特别是高管们一定要认清,短期内宽松是不现实的。

  而从市场走势来看,大家最近也看到,中国股票市场,有全球市场共振的问题,但主要问题是出在我们内部。这些问题,大家私下里都知道,只是没有人公开讲,真正应对当前的困境,还要依靠一揽子真正彻底的改革措施,对内需要改革和开放。

  02分化和集中:中国未来的产业、机构和区域发展道路

  今天给我的任务是讲讲新的财富与分配的特征,我想从产业、企业、技术、区域的角度来给大家做一个汇报。总体来说,我觉得在破坏与重构的过程中,出现了分化和集中,表现在产业、企业、渠道、IT等层面上,我们分头来看看。

  未来中国会出现核心产业,大概会分为两大类,硬产业和软产业。硬产业,技术驱动会成为未来中国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或者说这也成为企业未来经济和投资的重要赛道。软产业,基于中国未来人口变化和中国经济成长环境、需求变化,像习总书记讲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企业经营的方向,就是我们投资的方向。

  据此,我们做了这样的划分,第一个领域是泛文娱行业(社交、游戏、文娱、旅游),像王者荣耀,去年非常的热门,其实互联网产品服务迭代速度太快,今年都不谈王者荣耀,都在谈养蛙、吃鸡的游戏。而90后消费,不仅是看价格来消费,更是一种有情怀有三观的消费。

  第二个领域是大的财富管理行业,也会进入到一个重构的过程,过去发展非常迅速,整个行业参差不齐,越来越多的人和越来越多的企业需要专业的技术帮他们做资产管理、财富管理。

  第三个领域是教育,我把教育和医疗结合起来说。我相信大家对这个是有共识的,一方面在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另一方面在教育医疗这些领域里,优质资源十分短缺,产生非常奇怪的现象,需求非常旺盛,供给方面非常短缺。那么恰恰这些是我们在新的内外压力下,应该放松管制,吸引投资的非常重要的领域。中国大学太少了,优质中学太少了,而中国文化又太舍得给孩子花钱了,这些领域存在的机会大家是有共识的。

  第四个是安全领域,无论是信息安全还是军民融合。中国老百姓对于信息安全、个人隐私的意识和重视程度,已经开始强起来了。再就是环保、新能源等与健康相关的领域。当然这里面可能要做更细致的划分。

  这是第一方面,会在很多领域形成新一代的中国产业。

  第二方面会出现很多核心机构。从政策链引导上来看,中国对于独角兽的定义,对于券商的要求,可以发现,政策引导上基本都朝头部化方向走,证监会发布的CDR试点意见,目前符合条件的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的境外上市企业不到7家,另外给参与的证券公司设定门槛,要求控股股东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1000亿元。

  第三个方面是未来会形成很多核心技术。2018年是特殊的年份,不是因为我们遇到太多的不确定性事件或者风险事件,是因为中美贸易战已经深深刺痛了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所以2018年是中国核心技术的元年。尽管会经历泡沫化过程和资源浪费的过程,但是我们可以想像,如果十年二十年以后再回望2018,我们可能会感激这次刺痛民族自尊心的外部环境。中国国内这些年的努力加上外部环境的变化,让2018年可能成为重要的时间节点。我们在一些核心领域,有的是跟世界水平在同一起跑线,有的领先,但是大部分技术和欧美发达经济和大的跨国公司有非常大的差距。我们看芯片,不是从爱国主义角度讲,从一个企业可持续发展角度来讲,今年有两家企业,一家叫L企业,另外一家叫H企业,H企业一直在不停的大规模进行研发,另外一家企业没有转型,技术研发出现问题。我们看到这两家企业,经过十年的赛跑,生存发展状况已经出现了天壤之别。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最近十年以来,会发现中国全要素生产率相比之前的20年是大幅下降的,这种情况也出现在美国,但是我们下降幅度比美国更大。我们在很多核心技术领域,没有优势,差距很大,要老老实实地承认我们的学生地位,要老老实实地做个好学生,不要被捧杀。当然今年上半年当头棒喝,对国人触动是很大的。

  第四个方面,无论在传统领域还是在新兴产业业态里面,都会出现分化和集中。如果进入不到第一梯队,第二梯队是很难混的。在钢铁煤炭行业是如此,在券商银行业是如此,在新型业态里面更是如此。比如地产行业,如果进不了前一百强,或者前五十强,现在这种环境下企业非常难做,很难融资,进而可能会出现风险。我们也看到很多行业的龙头,二级市场给予充分的估值和溢价,甚至在全行业往下走的时候,他们还逆势提高了市场占有率。

  第五个方面会出现新一代企业家,目前称为核心企业家。过去改革40年,简单划分,中国出现了四代企业家,这批人有的已经去世了,有的现在交接班,有的活跃在一线,东方社会就是这样,活到老干到老。在中国特定发展阶段,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企业家,注定是特别悲催的事情,我们注定是付出代价做出贡献的几代人。当然,我们也经历了92派,92派做金融和地产的居多,但92派的企业家,现在在监狱里的人也很多。

  99派,分为1.0版本门户时代、2.0版本移动互联网时代。再有十年会看到BAT的分化。今天我看BAT都有高管来到现场,未来十年,赛跑的关键不是从1到100,是你们研发的未来的技术从0到1的原创。我们很欣喜看到这些公司在大规模投入研发。15派,这些企业家现在不能够完全总结他们的特点,由于产品服务迭代非常快,出现了各领风骚两三年。这代企业家的特点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进行总结。

  第六个方面从区域角度来总结。中国的区域格局确实正在重新划分,我们觉得中国一线城市其实至少需要8个,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城市,有一批城市会成为新一线城市,大概人口规模在1千万左右,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区域经济格局伴随高铁、航空中心的分化,是需要企业家和地方政府特别关注的。一个城市能不能发展,一方面取决于自然的变化,一方面取决于对人才产业的吸引,一个城市的吸力、拉力特别重要。

  从目前推出的雄安新区和海南来看,新一轮开放有两个不同的特点,我个人还是挺看好的。雄安新区打造一个新的样板,有可能按照台湾地区新竹的目标去打造。而海南按照最高的开放形式,未来的打法一定和大陆打法不一样,一定有新的东西。

  第七个方面会出现核心IP,明星产品、内容生产再度崛起。我之所以从券商辞职出来做内容,也是看好这个方向,我们觉得会出现明星产品。这些明星产品核心IP会导致这个产业结构出现重大的变化,比如新财富,过去几年有很多机构跟新财富在这个领域竞争,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和新财富竞争。最大的问题是进入新的无人区,需要自己探索新的模式,形成核心IP、核心产品、核心服务模式和商业模式。

  第八个方面会形成新的渠道,头部渠道的垄断性增强。互联网巨头在推进线上线下结合,而与这个过程相伴的是很多原来细分渠道开始没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唯一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我们大的巨头在跑马圈地,要防止垄断。也就是说,我们得关注政策链,中国企业特别中国大企业不要互相拆台,要学会妥协、协作、共生、共赢。我们也看到很多细分的领域,头部资源集中度越来越高,比如喜马拉雅,我们之所以跟它合作,很重要的是喜马拉雅在市场上的占有率达到73%。

  讲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个人简介
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宏观研究中心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曾任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项目主任; E-mail:gqingyou@sina.com
每日关注 更多
管清友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