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市场决定人民币走向 不要干预货币贬值趋势

陈九霖 原创 | 2018-08-17 09:0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人民币 

  北京时间2018年8月15日晚间,离岸人民币对美元跌至6.95:1,创2017年5月以来的新低,距离破“7”可以说是指日可期了,甚至有人说:“7:1 肯定打不住,在可预见的未来,估计是12:1 以上”。在各界人士担忧人民币贬值之际,我仅仅作为一名企业管理者,结合当前背景,从务实的角度分析一下人民币贬值的利弊以及我们应该作出的理性取舍。至于造成当前局势的原因等务虚的内容,就留给经济学家们去分析吧!

  首先,谈一下人民币所处的三个背景:

  一是,货币供应量。国际上,对货币的划分大致为:狭义货币(M1)= 流通中的现金+支票存款,以及转账信用卡存款;广义货币(M2)= M1+储蓄存款(包括活期和定期储蓄存款);M3=M2+其他短期流动资产(如国库券、银行承兑汇票、商业票据等)。从1996年到2016年2月底,我国M2的总量是1995年年底的23.5倍,年复合增长率为16.8%。而同期美国的M2总量却是1995年年底的3.4倍,年复合增长率为6.35%。最近两年,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我国的M2增速有所放缓,但仍然明显高于我国GDP的增速和美国M2的增速。有人据此计算后,认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应该是60:1。但因为股市和楼市积压了大量的资金,达到这个程度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二是,错过贬值期。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亚洲乃至全世界进行了一轮货币贬值;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时期,全球各国的货币实施了贬值;2013年,国际主要货币下跌。在这三个时期,我国通过逆市操作的行政干预措施,人为地保持人民币坚挺,错过了3次货币贬值的机会。

  三是,当前的中美贸易战。今年上半年,我国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9.9%,下降了11个百分点。美国对华出口商品加大关税,将增加企业成本,更进一步地形成出口压力。出口形势严峻。

  基于以上三个背景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人民币存在着较大的贬值空间。

  无论是贬值还是升值,都存在利弊,并非单一的利或单向的弊。本文仅谈贬值。对于货币贬值的利弊分析,虽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总有一些基本的共识。

  先说弊端吧!除开社会心理等层面,单纯从经济的角度讲,主要体现在3个大方面:

  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美国川普当选总统以来,全球流动性紧缩,资本回流美国,这在客观上给人民币国际化留出了较大的空间。因此,我国希望抓住机会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并已经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实施“石油人民币”。而人民币汇率下跌,尤其是剧烈波动后,由于打击市场信心等因素,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人民币国际化。可是,从理论上讲,经过了一轮贬值止跌回稳后,由于刺激了中国外贸企业的出口,终将有利于人民币的国际化。总体上,虽说人民币国际化是必须的,却是长远的目标。过快挤压美元空间,容易造成中美对抗。事缓则圆。放慢脚步,持守目标对我们有利。

  关于房价。人民币的贬值,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意味着货币变多了。在宽松货币政策下,加之保值的需要等因素,房价更容易上涨。这会与当前稳房价的政策相悖。但这可能是阵痛,也并非没有抑制措施。

  关于以美元衡量的GDP。人民币贬值后,我国以美元衡量的GDP总额,无疑会形成大幅度下降。这会拉长我国追赶美国经济总量目标的时长。但这也未必是坏事,它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我国和美国的紧张关系。美国对中国过快追上甚至取代其“老大”的地位,形成很大的焦虑。我们没有必要追求虚而不实的内容,赢得夯实基础、增强实力的时间才是硬道理。

  再说人民币贬值的有利方面。

  在一定条件下,货币贬值能够刺激生产,降低本国商品在国外的销售价格,从而有利于扩大出口和减少进口。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不少国家把货币贬值作为反经济危机、刺激经济发展的一种手段。

  我结合以上谈到的三个大背景,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的现实情形,感到适当的货币贬值存在着以下3个方面的好处或利益:

  1、可以帮助中国消化并沉着应对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乃至5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的成本,大幅度地减少中国出口被加关税的压力。

  2、可以减少国内资本外流。一般情况下,人们都以为人民币贬值可能造成资本外流,从而对我国外汇储备形成压力。可实际情况不一定如此。首先,人民币贬值之后,外资在华投资成本降低,有利于吸引外资;其次,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已经高达3亿,货币贬值政策能够有效地留住这批生力军,降低资本逃离的可能;再次,中国每年往美国输送了大量的留学生和旅游团,货币贬值后从侧面会减少中国旅行团和赴美留学的人数,从而减少外汇流出,而外国人到我国旅游的人数会因为成本的降低而大幅增加,从而带进外汇。

  3、货币贬值后,外资可以通过汇率之差来中国建厂然后销往其它国家,因而,能够吸引国外制造业公司来中国寻求发展机会,增加税收和就业。如果再配合一些改善营商环境的政策,还会给我国带来意想不到的其它更多收获。

  任何决策都有取舍。常言道:“利弊相较取其利,两利相较取其重,两害相较取其轻”。在利弊得失取舍之间,还要考虑当下情势,并着眼长远利益。当下之策,是要吸取老子无为而治、“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智慧,多吹亚当斯密的哨子,少挥凯恩斯的大棒。

  综合权衡之下,我的最终建议是,让市场决定人民币走向,不要干预货币贬值的趋势。

个人简介
前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毕业于北大,曾就职于航空公司,后获得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学位。陈久霖执掌中国航油期间,除了使公司经营业绩大有起色外,还策划和主导了一系列收购兼并活动,为中国能源…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