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违建别墅的要害是什么?

翟智高 原创 | 2019-01-11 01:0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违建拆了 顺应了民意 

 题记

    从昆仑山到秦岭,历来被视为“中华龙脉”。秦岭西安段又被认为是龙脉的龙腰部位,因此这里被认为是“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的“风水宝地“。自秦国建立后的两千多年来,引得历代帝王将相、达官富豪趋之若鹜、疯狂迷恋,用搜刮的大量不义之财,擅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饶。争修园宅,互相夸竞。千金比屋,层楼对出,重门启扇,阁道交通,迭相临望。金银锦绣,宅宇逾制,楼观出雲,崇门丰室,洞户连房,飞馆生风,重楼起雾。高台芳榭,花林曲池,莫不桃李夏绿,竹柏冬青。营建了无数的奢侈豪华居所,春风扇扬,花树如锦,晨食南馆,夜游後园,僚寀成群,俊民满席醉生梦死,享尽荣华,却成为“贫富不均”的活靶子,最终无一不是被“朝代更迭”的历史车轮碾得粉碎。

    人们不曾想到,在人民共和国建立七十年之际,秦岭北麓,终南山旁,陆续出现了名目繁多的高档别墅群地产,以及散布在秦岭北麓或明或暗、多不胜数的连片别墅群或者独栋豪华别墅。这些别墅所占土地全部为基本农田,别墅的建设者无疑都是财大气粗、手眼通天的主儿,也不知是什么部门为其办理相关开工的“手续”和不动产登记?但百姓们知道,虽然这些动辄成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豪华别墅,是有钱有势有地位的人才会拥有的资产,拥有一套或者几套,好像是多么荣耀的事情。但建设者和占有者可曾想到这种属于严重违规违法占用耕地的建设行为,能长久吗?

    这些别墅之所以选建在秦岭之麓,表面上是“回归自然”的理想追求,实质上成了典型的“炫富”之举,是新时代“权力寻租”的例证。如此肆无忌惮的腐败,怎能不损共和国的根基?怎会不伤广大人民群众的心!

     既然属于违建,终久会被拆除。秦岭北麓别墅拆违行动,深层次分析,是一场政治整风行动。违建拆了,顺应了民意,对共和国的长治久安,具有更为深远的重要意义。

 

   附录

  新京报:整治治秦岭违建别墅 陕西省一度打折扣

     1月9日,央视播放节目《一抓到底正风纪——秦岭违建整治始末》,发布“秦岭违建别墅拆除”调查情况。

v.ifeng.com/201901/video_31854899.shtml

      节目内容显示,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违建问题作出重要批示后,西安当地时隔20多天后才成立调查小组。调查小组清查出违建别墅数量为202栋,但实际上,违建别墅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整治也存在虚假整治,只有部分进行了处置。

    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又作过三次重要批示指示,但陕西省委仍没有重视,甚至出现边整治边违建的破窗效应,以及官商勾结权钱交易。

    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再作重要批示指示。中央指派以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徐令义为组长的专项整治工作组入驻陕西。

    行动清查出1194栋违建别墅并进行拆除,所在土地复绿复耕。有多名干部被处分。

焦点1

    收到批示20多天后才成立调查小组

    2014年3月,秦岭违建别墅破坏生态环境情况再次被媒体曝光。

 

   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2014年5月15日,陕西省委办公厅收到重要批示后,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

    2014年5月17日,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批转时任西安市市长董军阅处后,董军也只是在5月19日市政府常务会的会议间隙,将长安区、户县等区县领导召集到会议室外的走廊,简单作了口头布置。董军在随后召开的市政府常务会上也没有传达和学习重要批示,以至于参会的时任常务副市长岳华峰直到一个月后才听说这件事。

    西安市委市政府对此也没有进行重视。西安市直到20多天后的6月10日,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由一位退居二线的市政府咨询员担任组长。

    时任组长乔征称,在开展工作时,如果要动用西安的所有政治资源、人力资源,他这个职务级别做不到。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八监督检查室主任、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副组长陈章永分析,西安市成立这样的工作组,是完成不了整治任务的;另一方面,西安市的做法也违反党内政治规矩。党内最基本的政治规矩之一是,对总书记的重要批示,主要领导应该亲力亲为,但事实上,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和西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都没有按规矩和要求执行。

焦点2

   虚假整治却高调表态工作完成

    据悉,调查小组用时1个月对违建别墅进行清查,2014年7月向市里反馈数量共计202栋。但实际上,乔征本人没有对数据做核查。陕西省委也未对数据进行核查,“202栋”的数据沿用了4年,直到2018年7月中央派出工作组专项整治才被更正。

    虽然陕西省委在2014年8月向党中央报告说,秦岭违建别墅的数量已经查清。但习近平总书记在当年的10月13日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务必高度重视,以坚决的态度予以整治,以实际行动遏止此类破坏生态文明的问题蔓延扩散”。

    此时,陕西省委、西安市委仍然没有重视。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将调查小组升格为调查处置组,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岳华峰担任组长。

    对此,岳华峰表示,当时很意外,这个任命其实事前没有和他商量,而他当时也明确和魏民洲说,这是总书记亲自批示的事,是一个重大的政治任务,应该由他来当组长。因为一般一把手不挂帅,大家就会觉得这个工作没那么重要。

   2014年11月14日,西安市委向陕西省委报告称,202栋违建已全部处置到位,其中拆除145栋,没收57栋。

   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发现,整治实际上只进行了部分处置:号称全部拆除的别墅中有17栋拆除不彻底;号称没收的有47栋一直未履行任何实质性收归国有手续,只是在门上贴了封条。

    虽然整治不彻底,但这并不影响当时的西安市主要领导在《陕西日报》联合发表署名文章,宣称“积极作为、勇于担当……违法建筑整治工作全部完成”。

焦点3

边整治边违建官商勾结权钱交易

    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又作过三次重要批示指示。其中,2016年2月,在对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和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作重要批示中,专门提到秦岭北麓西安境内圈地建别墅问题,并且强调“对此类问题,就要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不彻底解决、绝不放手”。

     但是,陕西省委并没有全面理解总书记此次重要批示指示精神。2015年2月到2018年7月,近三年半时间里,陕西省委省政府共召开近300次会议,没有一次专门研究怎样做到“不彻底解决、绝不放手”。

    时任陕西省委秘书长的刘小燕说,由于认为秦岭北麓202栋违建别墅的清理整治任务已完成,违建别墅这一问题实际上没有被作为一项专项重点的工作去落实。

   时任西安市市长的上官吉庆说,贯彻总书记2016年批示时,他仅从巩固成果这个角度看待,并未重新、全面审视。

   因省市对问题视而不见、搞整改避重就轻、摆功绩夸大其词,下面的户县、长安区将别墅建设当成年度重点项目大力推进,产生边整治、边违建、禁而不绝的破窗效应,一些领导干部和管理部门干部趁机掩盖与开发商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行为。

    2018年11月,被查的户县县长张永潮交代,自己在此事中收了贿赂。他承认,因陕西省和西安市对违建别墅清查整治走过场,让他在当时侥幸过关。

    中央工作组发现,2014年对202栋违建别墅整治之后,秦岭北麓仍然不断出现违规新建别墅达六百余栋之多。

    陈章永称,秦岭别墅事件背后,存在更重要的问题,是管党治党方面宽松软。大量的违建别墅,成为一些干部腐败的重灾区,这是违建别墅清查不彻底、整而未治、禁而不绝的重要原因。

    上官吉庆称,他认为这些问题延续了多年未得到解决,背后肯定有复杂的人际关系,他考虑到要拆别墅,必然伤害某些人的利益,此外,他也觉得该事是其到任前的旧账。

   就这种行为,陈章永评论,新官不理旧账归结到底是政绩观的问题。“不愿担当、不敢担责。”

焦点4

复绿复耕一些干部被立案调查

    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违建别墅再作批示: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

   2018年7月下旬,中央专门派出专项整治工作组入驻陕西,与当地省、市、区三级政府联合开展针对秦岭违建别墅的整治行动。

    当时已就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胡和平称,他们深感自责、内疚、惭愧,要深刻反思、痛定思痛、痛下决心,知错改错、知耻后勇。

    2018年7月31日起,一场专项整治行动在秦岭北麓西安境内展开,违法建设别墅被一一查清拆除,所在土地复绿复耕。据悉,行动清查出1194栋违建别墅,其中依法拆除1185栋、依法没收9栋,网上流传甚广的支亮别墅(实为陈路)被全面拆除复绿。依法收回国有土地4557亩,退还集体土地3257亩,一些党员干部因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

    魏民洲2018年11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2018年11月5日上官吉庆辞去西安市市长职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2018年11月,时任户县县长张永潮、时任西安市秦岭办主任和红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

   村民称,此前的违建别墅区已栽树栽草,变成了公园,视线开阔,令人心情舒畅。“绿水青山多好啊。”(资料来源:新京报,图片来自网络)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与产业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曾长期在科研部门工作,承担过国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攻关研究项目,成果记在史册里。哲人有训:“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爱好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多学科交叉…
每日关注 更多
翟智高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