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跟父母说信用卡透支了 会被打折腿的

董峥 原创 | 2019-04-25 12:2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信用卡 信用卡透支 

   央行公布的《2018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中,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为788.61亿元,同比增长18.92%,其中第三季度曾经高达881亿元。尽管第四季度有所下降,但是因此发卡银行所面临的信用卡风险压力还是很大的。

  经常有卡民因为信用卡逾期的问题前来咨询,逾期的情况确实不容小觑,少的几万、十几万元,多的甚至几十万元,从中看到逾期的原因可谓是五花八门,有的是做生意失败,有的被他人欺诈使用,有的套现投资被套陷入困境,可以说涵盖了社会中各种信用卡“入坑”的方式,让我这个老信用卡人看着都感觉触目惊心。

  在2008年全球风暴来临之初,曾发表过一篇《金融风暴会引发中国信用卡危机吗?》,文中提到全球金融风暴,以及美国次贷危机对美国信用卡产业巨大的负面影响,导致美国发卡机构核销了数百亿美元的信用卡坏账,有些发卡机构甚至采取大规模关闭休眠账户的手段,防止其突然再次启用扩大潜在的风险,同时将现有客户信用额度平均降低4.5%。

  文中结合当时的国内信用卡业务发展状况,以及国内经济形式,当时国内信用卡发卡量为1.3亿张,信贷总额6931.73亿元,2008年末,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仅为33.77亿元,因此预测还不会受到直接的影响。而到2018年末的十年间,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已经增长了23倍。再结合那些因信用卡严重逾期咨询该如何处理的卡民的实际情况,原因就显而易见了。

  随着中国开放步伐与经济全球一体化进程的加快,中国比十年前更加融入这个世界,换而言之,就是我们与这个世界越来越同步。在过去很长时间里,中国在以传统的量入为出、提倡节俭的消费观念一直处于社会经济的主导地位。信用卡诞生后的十多年时间中,“透支”还只是一个“贬义词”,如果那时候很多像今天陷入信用卡困境的卡民,告知家人因为办信用卡“透支”还不上,或许会被家人打折腿的。

  从各种各样的咨询中,也深深感受到众多卡民,一方面因各种原因过度使用信用卡陷入经济的窘境,另一方面又轻视个人信用的重要性。最近关于征信记录升级中可能引入公用事业费逾期欠缴的信息,也引发了很多的反对声音。殊不知,在美国成熟的征信体系中很多个人信息都要反映在个人信用记录,一旦逾期都有可能让个人生活受到影响。

  中国台湾和韩国就曾爆发过“信用卡债”危机,由于很多人没有把持住自己的消费欲望,过度申请信用卡和贷款后不加节制地消费,最后沦为信用卡“卡奴”。今天,中国大陆很多卡民的现状与中国台湾和韩国当年的情况非常相似,可见,从信用卡迅猛发展的近二十年来看,对社会传统消费观念的影响和冲击还是非常大的。

  信用卡是一项规模化的产业,银行加大发卡力度也不足为奇,正确理性地看待信用卡,它是银行为用户投入最大的个人金融产品,为用户带来很多生活中的便利和优惠,一定程度上也能化解生活中的“燃眉之急”。

  然而,从03年至今的的十五年时间中,中国信用卡业务走过了一段粗放式发展的过程,为了跑马圈地抢占市场份额,各家银行不惜重金,甚至降低风险标准扩大发卡范围,间接助长了一些用户不分自身条件下非理性办卡、盲目追求额度、过度消费等情况的发生,也派生了很多传授“提额秘诀”的灰色产业。

  过高的信用卡额度,相当于潜在购买力大大提高,到2018年末的信用卡授信总额达到了15.4万亿元,而未偿总额也达到了6.9万亿元,分别是十年前的15.7倍和42倍,一方面反映了信用卡的活跃程度在提升,另一方面也是造成逾期提升的条件。一旦用户拥有过高的信用卡授信额度,势必将超出其所能够承担的偿付能力,就有可能为银行带来信用风险。

  信用卡是天使,还是魔鬼?其实完全取决于用户自己能否正确使用信用卡,因使用信用卡陷入财务困境并非是信用消费模式本身的问题,而是对其的不良使用。提高信用消费或许是拉动内需的一剂良方,它如同一副催化剂,推动消费需求与供给水平相互匹配,但是这种消费模式要用之适度,更应该从国际上爆发的信用卡债风暴中吸取教训,才能让信用卡产业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个人简介
浸淫于信用卡市场十数载,多年专注于信用卡行业发展、服务营销领域的研究,从事信用卡产品及服务营销的策划及市场工作,研究成果颇丰,《中国信用卡》、《银行卡与受理市场》、《用卡时代》等专业杂志的特约作者。现任职于我爱…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