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落入美债的圈套

刘植荣 原创 | 2019-08-16 14:4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国债 

 

2019年8月15日,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6月份持有的美国国库券和中、长期国债规模增加了219亿美元至1.12万亿美元,为逾两年半以来的最高水平,成为美国的最大债权国。与此同时,中国的持有量迎来四个月以来的首次上升,至1.11万亿美元,增长了23亿美元,由美国的最大债权国跌为美国的第二大债权国。

目前,美国联邦公债总额23万亿美元,平均每个家庭担负27万美元。

普通借贷需要用资产作抵押,当发生债务违约时,债权人就收回债务人的抵押资产。但主权国家政府借债不能用资产抵押,国家不能把国土抵押出去。考虑到经济发展和政治因素,各国政府对清偿债务的能力是不一样的。经济实力强大、政治稳定的国家清偿债务能力就强;新兴市场、政局不稳的国家清偿债务的能力就相对弱。但由于信息不对称,对投资者来说,很难获得足够的信息判断各个国家的信用度,这就需要评级机构为政府的信用评级,让投资者知道政府潜在的违约风险会有多大。

不少经济学家认为,美国国债是安全的,如美国经济学家弗雷德里克·S·米什金就认为:“美国国债常被认为不存在违约风险,因为联邦政府总是可以通过增加税收来清偿债务。”

其实,在西方国家,政府增税比发动一场战争还难,增税要经过国会批准,而议员都是选民选出来的,要代表选民说话,几乎没有选民愿意多交税。

例如,奥巴马总统在2010年4月21日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采访时谈到增值税时说:“一些国家征收增值税,但对美国来说它是新生事物。”考虑到美国联邦公债突破上限,政府为避免再次陷入关门危机,必须开源节流,公众普遍担心总统有征增值税的考虑。参议院立即对增值税动议进行无约束力的投票,85票反对征收增值税,赞成票只有13票。多数议员认为,增值税会增加中低收入家庭的税负,这会给美国的经济复苏带来负面影响。见公众普遍抵制增值税,美国财政部长提姆·盖特纳立即给总统打圆场称“奥巴马总统并不赞成在美国征收增值税”,以避免奥巴马失去民意分。

可见,在公共政策由国会山把关的美国,推出增值税的几率几乎是零,这是因为,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美国选民能够认识到“增值税等价于收入所得税”,它会让中低收入者生活水平下降,而选民中的中低收入者占80%的比例,增值税在国会当然很难通过。

这也是美国物价低的原因,因为商品的价格里没有增值税!

所以,为了偿付国债,“开源”的渠道很窄,只有通过“节流”来实现,即缩减政府开支,让预算盈余偿付国债。

但政府缩减预算也不是件容易事情,美国政府开支中福利支出占58%,减少预算就意味着缩减贫民医疗、失业救助、退伍军人福利等项目,这似乎不太人道,很难获得选民的支持。

医疗保健、教育、社会福利和国防是美国政府的主要开支项目,政府行政费用仅占预算的2%。美国联邦雇员工资低于全国平均工资,奥巴马上台后冻结了高官工资的增长,政府“差钱”频繁关门,政府行政开支已没有削减的余地。如果削减医疗保健、教育、社会福利开支,恐怕很难得到选民的支持。

美国虽不如欧洲一些国家那样,公民享受从摇篮到坟墓全方位的福利保护,但穷人的福利也比欧洲差不到哪里去。笔者的一个朋友移民美国,父亲在国内检查出患癌症,便把父亲接到美国治疗。到了晚期,医院派医生、护士、翻译和社工来家庭护理病人,个人不需要掏一分钱。

笔者的一个朋友早年移民美国,后来患癌症的父亲去美国陪她居住,并在美国接受治疗,老人在美国生活3年去世,三年来,手术费、治疗费、药费、护理费等花了上百万美元,全部由政府买单。生存权是最基本的人权,美国医院不得询问病人的经济状况,要尽一切努力治病救人,先看病后交费,富人自己买保险,穷人则由政府买单。要削减这样的医疗保健项目,肯定会遭到低收入者的抵制。

美国人活在当下,拿未来的钱现世享受。而债权国的百姓是现在努力工作存钱为将来作打算。当然,这和社会保障制度有关,如果养老、教育、医疗主要靠自己解决,存钱是必须的。

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曾说:“借新债绝不是还旧债的好办法。”可美国从1837年至今从未偿清过债务,基本上是靠借新债还旧债度日。现在,美国两党也意识到了债务问题的严峻性,但要在不增税的情况下减少赤字谈何容易!

美国从1837年至今从未还清过国债,现在的国债已是个天文数字。别说还债,每年的国债利息就要支付3000多亿美元,平均每个美国人要位国债支付1000美元的利息。

今后的美国只有靠借新债来还旧债,加上巨额债务利息,美国国债雪球越滚越大。美国几乎没有清偿国债的可能性。

美国人的信条是:借到手的钱就是自己挣到的钱。他们把消费看做是经济发展的万能钥匙,认为只要提高消费水平,就能刺激经济增长,因此,不管是政府、企业还是个人,都习惯于借钱消费。美国人对债务的感受恰似“温水煮青蛙”,每一代人都觉得债务没那么严重,都不想承担偿债责任,把债务负担一直往下一代推,这样下去,在未来的某一代美国经济必然崩溃。

多数国家把美元作为外汇储备的首选货币,这是“羊群效应”的结果。大家都认为储备美元相对储备其他货币更安全,这才维持了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币值的相对稳定,使美债发行顺利。

但任何时候债务人都是“大爷”,上了美国国债的“贼船”,只有由美国摆布。我们出口美国产品,换回一堆美元,美国人玩个小花招,又让我们乖乖地把美元送回美国,这就相当于美国人民免费享受中国人民用血汗创造的财富。

希腊债务违约后,希腊债券持有人实际减计了约75%的债权,只能收回25%的投资。希腊政府声明,拒绝参与债券置换的投资者将不会得到赔付。言下之意,希腊可能把债务一笔勾销,分文不还。

如果将来有一天,美国真的发生债务违约,我们也没什么办法可以挽回损失,因为美国国债是我们自愿购买,也就是周瑜打黄盖,一家愿打,一家愿挨,这完全是金融市场的自由交易,损失当然由我们自己承担。主权债务就凭国家信用担保,美国债务违约,中国也不至于出兵美国,占领美国国土抵债。

马克思警告人们说,历史重大事件总是重演,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就是闹剧。中国应引希腊债务违约为戒,逐渐减持美债,不然,总有一天会把持有的巨量美债打了水漂。

个人简介
刘植荣,独立学者,媒体评论员。 qq:327954416
每日关注 更多
刘植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