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的把戏

段绍译 转载自 茅于轼 | 2019-08-08 16:52 | 收藏 | 投票
          政治家的把戏
          〈揭穿千年谎言〉续编
                茅于轼 

  如前所述,过去几千年政译治家们为了自己的利益,故意把人民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混为一谈,极大地误导了一国百姓,叫他们无谓地作出巨大牺牲。世界历史就是这样构成的。进入21世纪,人民的教育水平极大提高,继续欺骗老百姓越来越不容易了。要想世界真正安宁,彻底消灭战争,必须十分清楚地区分这三者的不同,并且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其他各种不同的说法都要被揭穿,防止百姓被愚弄。 
  
  一般情况下,人民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是一致的。因为国家之所以出现,正是因为人民有集体利益,需要有公共事务的管理者,于是出现了国家组织。市场可以提供百姓的吃、穿、用,但是市场的秩序需要有市场之外的权威来维持。过去还有外族的侵略,需要用集体的力量来保护自己。国家能够组织分散的百姓,成为可以抵御外侮的力量。所以国家本来就是为了人民而存在的。 
  
  但是一旦有了国家,有了公共事务管理者,就出现了一批专门从事政者治的人,他们逐渐成为统秦治者。他们的利益不同于百姓的利益。可是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实现自己的利益目标,往往欺骗百姓,叫他们为国牺牲,其实是为了他们一己的利益去送死。世界上绝大部分战争就是这样打起来的。希特勒发动战争,他认为日耳曼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要消灭劣等民族,用牺牲上千万百姓的生命为代价,达到他那个毫无根据的目标。这个人类史上巨大的悲剧,就是希特勒等极少数人鼓动造成的。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其理由是制造大东亚共荣圈。但是,用了双方死人的战争方法去实现这一目标。现在日本和东亚国家实现了共荣,却完全不是用战争手段。东条英机等人之所以能够动员日本百姓去送死,就是因为他们制造了效忠天皇的理论,误导了日本百姓。各国的统传治者都会叫百姓为他们的利益牺牲,他们不大会主动揭穿其中的把戏。这个工作必须由民间学者来完成。 
  
  什么是人民的利益?我认为就是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个人的利益,不是空洞的集体利益。的确,有一种利益被称为集体利益,它是通过集体来实现的,但这个利益最后必须落实到具体个人的利益。如果不是为了其他百姓的利益,仅仅是为了国家而杀一个人,是绝对不应该的。以颠覆国家的罪名给百姓判刑也是值得怀疑的。国家是不可能被颠覆的,只有政府里的执政者可能被颠覆。如果这个国家的执政者给百姓制造灾难,为什么就不能被颠覆?我们都说陈胜、吴广揭竿而起是符合正义的。这说明“政府”不是不可以反的,只有人民才是不可以反的。按照这个道理,连叛国罪都未必能够成立。二战时有一些日本人反对军国主义的侵华战争而叛逃来到中国,这个叛国是符合正义的行为,因为这种叛国有利于中日两国人民。叛国未必不可以,叛人民是绝对错误的。总之,国家的利益要服从人民的利益,而不是相反。可惜的是统译治者老是灌输“国家利益至上,提倡爱国主义”的观点。偶尔点一下人民的利益,也要把它置于国家利益之下。 
  
  “个人利益”并不等同于“人民利益”。个人利益的对立面是另外一个个人,人民利益的对立面是国家。处理个人利益的原则是平等。每个人和其他人都是平等的,没有理由厚此薄彼。说此人要为那人牺牲,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但是处理人民的利益时,它面对的是国家,二者是不平等的。人们常说个人利益要服从国家利益,这时候我们要问,国家利益体现在什么地方?是不是能够落实到具体的人?处理这两种利益时,必须认清国家的利益最后一定要落实到个人,绝不应该叫人民为空洞的国家利益去牺牲,否则就会上当,上希特勒或东条英机这种野心家的当。 
  
  人们经常讲的国家利益,往往是主权的独立,领土的完整,国家的尊严。这三者能不能还原为每一个人的具体利益是大有问题的。在某些情况下,失掉一点领土,但是那儿的百姓能够生活得更自由,更富有,对百姓是有利的。这样的领土完整就没有必要去追求。但这种观点不能被统者治者接受,也不大会被普通人接受,因为普通人受了几千年统秦治者的教育,已经习惯把国家的利益放在人民利益之上。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生活在缺乏自由的国家的百姓,冒着生命的危险偷渡去比较自由的国家。这是百姓对这个问题的真实回答。更有一些情况,那儿的领土压根儿就没人居住,争夺那儿的领土完整,却要百姓付出沉重的代价,有什么必要?这些例子尖锐地显示出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不同。 
  
  最典型的是美苏冷战40多年,从1945年战到1989年,从冷战发展到热战。双方各自做了无数宣传,外交家们飞来飞去,开了无数会议。一国里最高的智慧都用来搞垮对方,双方的间谍出生入死,花费了天文数字的军事开支。到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无声无息地烟消云散。原来所谓敌对国家,完全是政传治家们无中生有制造出来的。可是百姓上当受骗,为此牺牲,从冷战到热战,总共死了1亿多人。造成财富的浪费,贫困的增加,百姓的痛苦更无法计量。冷战虽然过去了,但是没有人出来总结这场骗局给人类什么教训。老毛病还继续在犯。政译治家继续编文章,制造矛盾,鼓动百姓之间的敌对情绪,号召百姓为国牺牲。 
  
  政者治家还有一个伎俩,就是把一般民间纠纷提升为国家矛盾。前面说过,一个俄罗斯小孩被美国护士收养,一年后养母发现这孩子精神不正常,把他送回了俄罗斯。本来这是一般的家庭纠纷,但是双方的政秦治家为了国家的尊严,纷纷出面指责对方。外交家们坐头等舱飞机,住五星级宾馆,花百姓的钱,开会为国家挣面子,其实就是为了他们自己的职业利益。如果还原为家庭纠纷,问题并不难解决。因为变成了国家事务,就越搞越复杂了。这就是政传治家们所起的作用。可惜的是大多数老百姓跟着起哄,他们不了解自己的真正利益在什么地方。如果百姓懂得自己真正的利益所在,不被政译治家“国家至上”的谬论所误导,世界上大部分战争根本打不起来。 
  
  在个别情况下,为国牺牲是有必要的。当外国入侵我国,要把中国人当成没有人权保障的亡国奴,我们毫无疑问要奋起反抗,甚至为此而牺牲生命。这种情况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对方国家的政者治家为了自己的野心,欺骗百姓上战场去送死,形成两国对立的局面。如果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百姓都懂得自己真正的利益所在,能够抵制政秦治家的野心,就不会发生侵略别国的事情。百姓追求的是安居乐业,如果没有政传治家的鼓动和强迫,绝不会主动要求离开妻子儿女上战场去拼命,去杀和自己无冤无仇,和自己一样也有妻子儿女的别国百姓。所以说,要消灭战争,一定要让各国的百姓能够抵制政译治家的宣传,而且有力量对抗政者治家对普通百姓的强制性行为。首先要提高警惕,认清盲目提倡爱国主义的宣传。爱国主义是对的,但是这个爱国必须能够落实到具体的百姓利益上。我们要旗帜鲜明地抵制牺牲百姓利益的爱国主义。爱国主义绝不是终极真理。两个国家的爱国主义造成两国对立,挑起仇恨,最后倒霉的是两国百姓。爱人民,这才是终极真理。 
  
  我国的近代战争中,抗日战争是建立在人民利益之上的。抗日战争之所以必要,是因为日本军国主义要想奴役中国人。日本人骑在中国人头上作威作福,任意残害中国人,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必须奋起抗日。从最近解密的材料看,美国在伊拉克打死了10万人,其中7万是伊拉克人,中间绝大部分是平民百姓。发动战争有数万条理由,也无权杀人。发动战争的人自己并不上前线,他们要求百姓牺牲生命,牺牲每个人只能有唯一一次的生命。从百姓个人的利益来看,只有自己或别人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才有牺牲自己的必要,而不是为了某个政秦治家的利益或理想。生命是第一位的。 
  
  有人民利益至上,世界才能太平。这个目标看起来离我们还远得很,一时还很难被普遍接受。但是我们不能灰心,必须不断努力,争取早日实现。因为没有别的出路。

  本文选自《中国人的焦虑从哪里来》,茅于轼/著,群言出版社,2013年2月第1版。

  
个人简介
与茅于轼教授唯一签有《拜师备忘录》的亲传弟子,先后担任过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和学术合作负责人,现任北京师范大学MBA导师、重庆理工大学MPAcc研究生导师、段绍译快乐理财游学苑苑长、《新浪财经》理财专家及茅于轼教…
每日关注 更多
段绍译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