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救市不过是西方“旧酒”装进了A股“新瓶

肖乐义 原创 | 2020-02-04 10:1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投资 

  中国救市不过是西方“旧酒”装进了A股“新瓶

  操纵市场已成为各国政府的标准操作流程。目前全球注意力都集中在中国如何处理股市泡沫爆破,但中国当局所采取的措施没有什么特别,跟西方主要经济体所做的大同小异,不外是“旧酒新瓶”。

  就以量化宽松为例,最先采用此措施的是日本(2000年代初),然后是美国(2008年之后),然后又是日本(2013年),现在则轮到欧洲。在这些例子中,量化宽松基本上是用来操纵资产价格的激进方法。

  以量宽方式操纵市场是否已达到目的——为饱受危机冲击、依赖资产的经济体提供刺激,仍然有待商榷,因为目前发达国家的复苏步伐正在不寻常地减慢。但即便如此,各国政府仍继续推进量宽。

  中国操纵市场的措施也同样激进,包括在中国证金公司担保下提供4800亿美元救市资金、由国内主要券商提供190亿美元资金池,中国人民银行也承诺动用其资产无限度地支持股市。此外,约半上市公司宣告停牌。

  中国操纵市场的方法,与西方有几个明显分别。首先,对于实体经济面对的系统性风险,中国当局似乎不太理会。

  其次,西方国家在危机过后推行的改革,通常都是策略性的,目的是修补成熟市场的漏洞,而非促进新市场发展。但在中国,由于股灾对政府的资本市场改革措施有重大影响,而当局认为资本市场改革是重组经济结构的关键,所以在后泡沫时代推出的改革就更着重策略。

  最后,中国人民银行很强调监管措施,因此其基准政策利率仍保持在零区间上方,实际上比其他央行都更能够保持其对货币政策的控制权,不会好像已经出现泡沫的市场般严重倚赖无限度的流动性。

  由于中国内地股市基本上仍然是一个封闭市场,所以很难知道此次调整后所出现的反弹会在何时结束。虽然政府尚有大量弹药来阻止股市继续下泻,但以大量借贷为支撑的投机需求所带来的不良影响,却已令人不安。

  与日本、美国和欧洲一样,促使中国操纵市场的原因,在于巨大资产泡沫带来了风险。监管机构和决策者一再纵容市场过热的情况。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工资持续受压,而政客则利用资产市场作为刺激增长的灵丹妙药。这种诱惑实在太大,令人难以抵御。

  投机泡沫便是这一诱惑付诸实行后所出现的表象。当泡沫破裂——而这是必然发生的──人们便会发现经济繁荣只是假象,并认为必须操纵市场,作为合理的应对手法。

  这就是关于操纵市场的最大讽刺:我们越是依靠市场,就越不相信市场。这种心态与决定市场效率的“无形之手”大相径庭。我们认同亚当•斯密(Adam Smith)所说:不受操控的市场可以确保稀缺的资本能以最高效的方式配置,但人们却只希望市场按自己的意愿来运作。

  史蒂芬.罗奇(Stephen S. Roach)是美国耶鲁大学学者、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总裁,着有《失衡:美国与中国的相互依存》(Unbalanced: The Codependency of America and China)一书。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个人简介
本人出售外汇精确交易图表,十万元一张,闲聊试探者免言!
每日关注 更多
肖乐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