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行业正在经历最困难的一年,没有之一

唐劲草 原创 | 2020-09-14 16:1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投资行业 

  中国母基金联盟与第一财经合作举办股权投资峰会,到今年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我也非常欣喜地看到第一财经主办的股权投资峰会越办越好,在行业内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去年12月,我也是在第一财经的“2019陆家嘴年会”上,抛出了2020年将是中国投资行业最困难的一年,没有之一的观点。现在看,我相信绝大部分的行业同仁都认可了我当时的预测。所以我今天分享的主题就是:我们正在经历中国投资行业最困难的一年,没有之一

  为什么讲2020年是中国投资行业最困难的一年?我从募投管退这4个方面来讲一讲我们获得的一些数据和信息。

  首先,募资方面。募资最重要的LP现在应该是母基金,但是母基金在2020年的情况确实是非常糟糕。整个2020年,大家能够看到的、能够知道的成功设立的母基金寥寥无几。当然,咱们“魔都”上海可以说是今年母基金唯一的亮点,今年最大规模的两支母基金,国家绿色发展基金以及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都是落在上海,而且上海市政府以及上海市的相关方面、相关机构也进行了大量的出资与支持。 

  除了大规模的国家级母基金,其他的母基金就很少了。今年如果算增幅的话,跟去年比也好,跟前年比也好,一定是腰斩

  并且,今年终于出现了非常奇怪的现象,当然2020年就是一个魔幻的年份——现在很多GP居然能先募到一部分的社会资本,但是募不到政府引导基金

  这一两个月以来,我也跟很多直投基金的GP交流,其中至少有六七家都是跟我说,“我们去年就募到了不少的社会资本,人家天天在催,但政府引导基金反而出不了资。”

  这种现象我觉得在过去哪怕是5年甚至于更长的时间,都是见不到的。但在2020年确确实实的发生了,这背后反映了整个中国母基金行业确实是遇到了巨大的困难

  有的母基金应该是没有钱了,有的母基金由于政策的变化,比如领导可能对母基金没那么重视了,虽然说账上有钱,也不能进行投资了。

  所以2020年,在中国的股权投资行业,在募资端终于出现了社会资本反而相对容易募集,母基金特别是政府引导基金却难以出资这样的一个反常现象。

  但是归根结底,这说明中国母基金行业遇到了巨大的困难。

  从LP的角度来讲,2020年,保险资管,我觉得可能是大家的希望所在。我们从今年5月份开始就关注保险资管在股权投资方面政策持续放宽的变化,到了7月份,国务院终于明确取消保险资金开展财务性股权投资限制。

  我这边也跟包括银保监会的领导沟通过,现在保险资管理论上是各种股权的标的都可以投,可以投母基金,也可以投直投基金,也可以投项目。限制是已经放开了,但是还是会有一些硬性标准与要求,比如所谓的三年三十个亿的规模等,这些标准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降低,而且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把它的投资标准降下来。不过,从理论上来讲进行股权投资已经没有障碍了。

  刚才讲了募资端的两类LP,母基金和保险资管。第三类LP财富端,因为近年来的一些爆雷事件也受到了较大的冲击。前几天,央行的副行长也在演讲中提到,我国有超过5000家财富管理公司,主营业务是代销基金等金融产品,其中相当一部分存在无牌销售保险、公募基金及设立资金池等问题。所以,第三类LP财富端基本上也很难。 

  第四类LP,上市公司,我觉得在上半年上市公司作为LP出资到直投基金还是没那么积极踊跃,但是今年是退出大年,到今年年底或者到明年,上市公司可能会掀起一波做LP的热情去投资直投基金,这还有待观察。

  其次,从投资方面来看,根据我们掌握的一些信息还有情况,2020年投资的总体规模我们认为下降的幅度还是很大,特别是上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

  而且今年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大家都只能把投资的眼光放在国内,今年你要再去美国去投项目,特别是投一些科技类的项目,我觉得非常难。

  第三方面,管理。很多GP的合伙人在交流中都跟我表示,2020年上半年的精力,主要就放在“管”上了,因为疫情之下很多被投的公司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管可能是2020年各家GP比较重要的工作之一。

  第四方面就是退出,我觉得2020年退出方面还是非常好的,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全面展开,国务院也同意在全国范围内试点S基金的交易所,我认为这些对行业都是很好的消息。

  前段时间,一位监管层的领导也跟我交流行业募投管退的情况,我回答是行业现在对退应该还是比较满意的,也不像前几年大家一谈到退出,都在台下摇头苦笑。2020年,退出方面确确实实是有重大的改进。

  不过,这个钱到底有多少,还能够回到咱们股权投资行业,这个至少目前看可能还是一个问号

  所以,现在整个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就是募集非常难,但退出在2020年肯定是一个狂欢的盛宴。

  接下来我也讲一讲股权投资行业其他的一些现状和趋势。

  第一,我认为2020年最重要的趋势就是中小型的基金正在加速的消失。这个市场就是很残酷,在目前募资极度困难的环境之下,中小型的基金我觉得自然而然地就撑不住了。消失是悄无声息的,你是看不到的。很多中小型的基金目前正在加速的消失。

  第二,今年股权投资行业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国有直投基金的势头越来越强。目前,中国母基金行业可以说是99%都有国有背景,而现在国有基金在直投基金领域的发展趋势也是越来越强。

  第三,个人认为今年下半年,中国GP管理的美元基金设立会大幅减少。大家其实也都看到,2020年初的时候,美元基金还是比较强势的,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观察到,从四五月份开始,近几个月来美元基金的设立就比较少了。

  我个人预计,可能到下半年就更少了。这个原因对我也跟一些行业的同仁交流过,我认为主要还是因为疫情,募美元基金需要去与美元LP见面交流,今年见面也比较困难,当然我讲的美元基金,是指在中国的GP管理的美元基金。

  第四,在目前比较困难的行业情况下,我认为监管应该是会适度放松。目前大家应该都对这点有了一些轻微的感觉,但是我相信更大的宽松会应该说是会很快的到来。当然,很多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像工商注册等在全国执行中也是非常的不均衡。

  最后一个预测,明年肯定会比今年好。因为我已经讲了,今年是最困难的一年,没有之一。我认为,明年如果没有重大的疫情或者类似于这种突发事件的话,2020年应该算得上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的5年内,最困难的一年。

  特别是到了明年,保险资管应该会有比较多的钱流入股权投资行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目前也在逐步地试水股权投资,如果这两类资金能够比较大规模地进入行业,再加上上市公司的一大波退出带来的资金,我觉得多少都会有一些“活水”流入到行业中来,明年的情况应该会比较好。

  所以,尽管2020是最困难的一年,但也有着很多希望与曙光。在寒冬中,只有找到正确的“解题方式”,“活下去”的几率才会更大。只有用正确的方式抓住时代赋予的机遇,才能在危机中穿云见日。新形势下,股权投资行业正在开启新格局,LP与GP 的全新合作模式也在不断调整和升级。

个人简介
科技部中国风投委 常务副会长。水木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母基金联盟、母基金研究中心创始人,作为中国国家级创业导师,曾参与多次重要的社会活动。 历任IDG分析师、青云创投投资合伙人、清华控股母基金--紫荆资本董事总经理,…
每日关注 更多
唐劲草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