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们,能否一直赢下去?

周子衡 原创 | 2021-02-03 17:4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散户 股市 

 上周,在美国散户的推动下,游戏驿站、AMC院线、服装品牌Express、黑莓手机等数只被主力认为无可救药的股票都走出了一波令人瞠目结舌的上涨行情,涉入较深的对冲基金等投资机构黯然离场;之后,散户入场又导致了白银,石油航空股的上涨……人们普遍认为,对冲基金等投资机构和散户投资者之间的传统秩序被颠覆了,人们开始自觉不自觉地选边站。

 
上一交易日,游戏驿站股价涨幅虽仍保持在377%,但已连续暴跌,市值蒸发270亿美元;受散户反击,AMC1月19日迄今也上涨了2倍余,故事才刚刚开始,远未结束……
 
“散户”不“散”,即为“市场操控”?
 
金融市场上,传统意义上的散户,是分散的,可以忽略的。散户之间的联系更是微弱的,既不广泛,更非经常,根本谈不上积聚效应,也就是说,散户永远是“散”的。然而,数字账户体系的普遍建立,普遍而实时的联系成为常态,散户开始倾向于采取趋于一致的投资决策。散户不散,成为一个巨大而不可移易的基本事实了。
 
 
 
上周,散户的抱团爆冲,引发了一连串的反击,断网联络、限制交易,等措施连番登场,更如罗宾汉的总裁所言,以“保护散户”的名义,降下恩典。这种充满“父爱”的言论和“不讲武德”的操作,激起散户们更大的反弹,更进一步的市场操作和社会行动已在普遍地酝酿中。由此掀起的口水战中,同样充满了不良情绪与火药味,代际和阶层的对立是明显的,压制与反制、蔑视与反叛,不一而足,一波大过一波的舆论、政治、行政、司法等将轮番跟进……
 
对于机构投资者而言,“散户”不“ 散”,即“操控市场”,因机构已无从“主宰”交易。谁是“散户”?法律上查无此人,只有具体的投资者及其具体的交易行为,而所谓“散户”中的任何一员,都无从构成操控市场的行为。那种企图在司法上杀一儆百,进而想在法庭上取得在市场上无法取得的对散户的胜利,将是十分滑稽、愚蠢而危险的,而其任何相关个案的失败或退缩,都将是无法挽回的灾难而无法承受。 “散户”不“散”,已成为市场上或法庭上,堂吉诃德们眼中的“风车”……
 
“散户”们,能否一直赢下去?
 
没有谁可以一直赢下去,更没有谁应当一直输下去。
 
散户的投资行为是否合法?是否符合市场规范?这些个问题的提出及其回答,都是十分主观的,并不具备现实意义,是失焦的 。因为,既不能在法律上认定其非法,又不得在市场上将其驱离,这些凭空的指摘都是无谓的口水。问题在于,散户们能否最终获取其利益?甚或而言,谁能够阻止其获取其利益?
 
如果散户们终将受损,那么,这似乎也正是“市场”的逻辑使然,而并不需要做出额外的限制。如果散户因其不散而终将获取收益,那么,如无限制,就会一直赢下去。问题是,从谁那里赢?如果散户之间互有输赢,这是市场的本意,无需限制。如果散户们一味与机构投资者背道而驰,那么,这些机构投资者终将在个案中不断地败下阵来,因为,散户们在个案中总是足够强大。
 
由此,机构投资者将寻求市场之外的支持,以限制散户的“活动”。问题是,这种限制的法律基础是什么?技术上又将如何判定,怎样限制?如果这种限制是成功的,那么散户及其资金将退出市场,包括那些零星的散户,市场将沦为纯粹机构参与的市场,进而,这些投资机构也将直接或间接减少甚或失去个人资金来源。另一种情况是,在那些没有限制散户的市场,机构投资者就将承受“过大”与散户博弈的压力,从而面临退缩。这就是说,限制散户活动将“肢解”现有的市场体系。
 
散户们能否一直赢下去?相对于机构而言,这就须要重新审视“市场公平”或“市场歧视”问题。如果散户可以完全摆脱投资机构的影响,无视机构的立场,而自主地参与市场交易,并获取利益,那么,为什么还需要机构?另一方面来看,不散的散户能够赢得了这个或那个机构,但是,并不能赢得市场本身,否则,还需要市场吗?
 
散户不散,就不会一直输下去,就将把“韭菜”的桂冠甩出去......
 
 
两个资本主义的绝杀?
 
散户抱团爆冲,利用杠杆,以机构为对手,本质上说,这就是零和游戏的逻辑,也就是说,金融市场的“赌博”属性使然。简单说,就是企业或机构理性与个人理性的博弈与绝杀。企业的强大是在线下时代形成,个人理性的强大则是在线上时代发力的。当下,线上时代刚刚开启,个人账户数以亿计,其聚合的能量在任何一个具体的市场交易个案中,是强过机构的,大户时代便走进黄昏了,而应当是散户当家了。
 
个人理性与企业理性在力量上是不同的,既有的经济理论已有所分梳,例如,企业的生产函数与劳动供给函数并非一致,而是出现了“分岔”。把企业理性等同于个人理性是错误的,反之亦然。然而,既有的市场体系是一个企业主导的市场,以金融市场为例,则是一个代理经纪者主导的市场。这些代理者相对于被代理者而言,是所谓的“大户”,而被代理者是所谓的“散户”。网络数字经济时代的带来,“散户”不再“散”了,那么,最终是否还要急促坚守经纪者主导市场的逻辑就成了问题。
 
 
可以说,现有市场体系的建制及其秩序,是企业理性的代表,是经纪者交易的产物,是线下时代的产物。个人理性能够实时、全员、全时、全额地进入市场交易序列,那么,企业理性就需要重新寻找自身的位置与未来了......
 
在美国,企业资本主义的强大甚或抑制了其数字经济的发展,使得中国数字经济在一些方面迅速反超了美国,正基于此,对于来自中国的腾讯、Tik Tok,甚或华为等采取了一系列的限制与打压,核心就是维护企业资本主义体系,抑制以个人为本位的数字经济崛起的总趋势。而今,个人资本以其散户不散的强大力量扫荡了企业机构支配下的金融市场体系,表明,美国正面临着企业资本主义与个人资本主义两个资本主义的“绝杀”..... .
 
“多头为王”能走多远?
 
美股虚高久矣,及至新冠危机,联储与财政部都在放水,美股走高是必然,也高得愈发“脆弱”,还能高到什么地步?虽然各界都在为“大放水”而点赞,提供各种支持,但是,高潮迭起的晚宴几乎令所有人亢奋、疲惫后,而心生离意,晚宴的高潮似乎早已过去,吃饱了宾客只是不知道,何时选择离席才够体面?值此,不散的散户们饥民般持刀涌入,且堵住出口,于是,添酒回灯重开宴......
 
 
本轮行市中,最为醒目的事实是,不散的散户以“多头为王”为神主牌,仿佛是战场上的督战队,截杀机构空头。多头为王,实则早已成为一个巨大的套索了,不散的散户们只是奋力把它搞得再大、再松些而已......
 
这里面也有不少吊诡之处,禁不住还是有人怀疑:不再作韭菜的散户,本轮行市充当了大户们的“出头鸟”,所谓烛光剑影,暗伏杀机而已。这些猜测或为无端,或为捕风捉影,问题还是绕不开,美股“多头为王”还能走多远?
 
 
有一点是非常醒目的,做空,才是真正的血洗华尔街!如果散户涌入晚宴,不是来“贪吃”的,不是什么“垃圾”都要吃,而是直接冲入而掀翻餐桌,打包带走餐食,那么,贵宾们、服务生们、保安们等几乎“所有人”都会被义愤感召,而一同声讨、绞杀这批“暴民”。
 
当下,多头事大!凡来反空作多的,都是“勤王”义举,不散的散户们恰如扶清灭洋的拳民义师,由其折腾,放手一搏,正当其时。由是而言,“多头为王”仍是城头大王旗!走出华尔街,也概莫能外。只是,它还能打多久,走多远?
个人简介
先后工作于中国华能集团公司、司法部中国法律事务中心、中信律师事务所等。1999年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经济研究所,师从李扬教授,专攻金融学。2002年毕业,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2003年夏至今,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
每日关注 更多
周子衡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