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喧嚣的市场中,摆一张书桌

张磊 原创 | 2021-04-24 03:2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价值投资 投资市场 

 人的一生,可以选择很多种生活方式。中国古代传统思想讲求“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在我看来,如果穷、达之间仍然可以创造价值的话,一定更有意义。与成功相比,不断成长的历程更令人难忘。人们在社会中接受历练、选择挑战、不断摸索,就像科学家在自然科学领域探索一样,发现价值和创造价值都意义非凡。

我愿做古典传统的延续者和中国哲学的践行者,做价值投资理念的探索者,做充满现代主义理想的创新者,做坚持乐观主义的投资人,但最想做的,是一个有激情、为他人提供帮助、温暖而善良的人。

我时常对一些根本性问题进行反思,比如在现代经济社会中,资本究竟应该扮演怎样的社会力量?进入21世纪,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资本的属性,在人、社会、自然和资本之间,应该做出怎样的平衡?如果说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式的“金融资本主义”定义了长久以来的商业价值观,即企业有且只有一个社会责任——利用其资源从事旨在(为股东)提高利润的活动,那么我们是否应该用更长远的视角思考究竟是否存在更好的商业范式,以通过保持恰当的利润水平,实现更长期、更持续、更健康的社会发展呢?

对资本力量的反思能够帮助我们不被资本所控制。资本最重要的功能之一是通过资本配置对社会上的资产进行定价,而一旦这个定价发生扭曲,许多经济问题会随之产生。如果通过投资实现的资本配置不能促进人、社会和自然的和谐发展,而是将社会推入一种荒蛮、冷漠、充满浪费的旋涡,人们无法获得伴随经济发展而应得的权利,企业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那这样的资本有何意义呢?假如真如德国哲学家马克斯·韦伯(Max Weber)所说,现代社会的工具理性随着现代化、官僚化的过程,变得超过了价值理性,那么我们是否真的会被器物和财富所奴役? 

在中国特有的历史、社会和经济环境下发展的价值投资,继承了西方现代金融投资的基础理论,又融合了许多东方哲学思考的文化内涵。真正的价值投资应该摒弃通过精确计算的功利方法来实现所谓成功的方式。无论处于怎样的金融周期、经济有没有泡沫,价值投资者都应该依靠企业的内生增长获得投资收益,不能依靠风险偏好或者估值倍增。提供解决方案的资本,应该从资本型的投资转向运营型的赋能。

真正的良善资本,应当考虑短期和长期、局部和整体、个别和一般、随机和规律的关系,用更加理性的视角思考整体价值,专注于普惠意义的创新。在所有的价值维度中,不仅仅存在金融资本(股东利益),还存在人力资本劳动者利益)、社会资本(社会公众利益)和自然资本(自然生态资源)等多种角度的考量。一条可行的新法则,应该致力于整体的繁荣发展,不应该以牺牲一些人而有利于他人作为结果,不能是零和游戏。

最好的资本配置,应该是坚持长期主义,为有利于社会普遍利益的创新承担风险,以实现社会福祉的整体进步。

在我看来,人生不仅要受到世俗规则的规范,这称作伦理约束,更要向自己的内心反问:什么是最应当遵循的道德准则?就像许多哲学家提出人类对自然不仅要以科学的态度探索其奥秘、性质以及定律,还要秉持道德准则来解构人与外界的关系一样,人们在用第一性原理探究世界、理解科技进步和商业演进的同时,更为关键的是要理解人文精神,这是理解历史、现在和未来的基础能力。

在这个存在许多困惑、焦虑和不确定性的年代,难道人们不应该多加思考什么是真正的价值理性,从而在精神的温暖、情感的炽热中回到尊严和良知茂盛的时代,并重新充满勇气和希望吗?在主张乐观主义的年代,我们相信真理、科学,相信人文、正义。我们要做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事,有些企业坚决不投,有些钱坚决不赚,这是内心的戒律,也是最高的受托人责任。回归人文关怀,是我们在价值投资实践中所必须遵循的最高准则。

我也常常思考个人与时代的关系。与原始社会的幸存者往往依赖于强健的体魄,封建社会的佼佼者往往仰仗家世、血缘,偶尔才有人通过努力考取功名不同,生于现代社会的我们遇到了最好的时代,可以通过接受教育、学习知识和探索创新改变自己的命运。我是教育改变命运的典型。河南的人口基数大,人们努力追求更美好的生活,这恰恰是中国的一个缩影。

在这个缩影中,我通过接受良好的教育考入好的大学,在国内好的企业工作,又去美国留学实践,进而选择投资事业。正因如此,感恩是我永远的心灵归宿。有很多人比我们聪明、勤奋,只是他们生活中没有这样或那样的机遇,或者现实容不得他们误打误撞。所以,任何处境下都不能高己卑人。有的时候,遭受过苦难,才能理解别人的难处。苏格拉底说过,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过。 

我意识到,许多伟大创业者通过更有效率的组织模式为社会创造好的产品和服务、好的生活体验,而好的商业本身就是治愈世界的力量。与此同时,社会当中仍然有许多问题无法通过商业力量来弥合。这个时候,公益作为另外一种力量,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帮助政府和社会解决应该得到解决的问题。正如陶渊明所写,“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价值投资完全可以既做商业投资,又在更广阔的领域承担起责任,在教育、科学、扶贫等方面做捐赠,支持、赞助社会企业,创造更多更重要的价值。 

思考至此,我清晰地发现,在长期主义的范畴中,做公益和做价值投资殊途同归。任何财富都是时代所赐,因此要善用这些财富,其中的关键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保持内心的平衡与平静,打通“任督二脉”,最终重剑无锋。我们所做的投资,不见得是赚钱最快的方式,也不见得是赚钱最多的路径,但这是让我们获得心灵宁静的道路。获得心灵宁静以后,奇迹就会因此而生,我们就能不断创造价值,回馈社会。这不仅是为了实现个人的初心,也是在开启知识与财富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的开端。 

所以,这里所写的,源于我对多年实践的思考。这些难忘的经历,是这个时代和我遇到的每一个人共同赋予我的恩赐。我想把这本书献给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妻子与我的孩子们,与他们一起滑雪、冲浪,不断学习和成长,他们的支持和陪伴让我永远充满勇气。我也特别感激和我一起与高瓴不断成长的Michael,Tracy、Luke和许多同事们,他们每个人都是我最真挚的朋友。我要特别感谢在百忙之中为本书撰写推荐语的良师益友们,每次的攀谈讨论都令我获益匪浅。

最后,希望将来孩子们读到这本书的时候,能够明白我们为什么选择长期主义之路,为什么永远探求真理,为什么长期支持教育、人才和科学,为什么坚持不断创造价值。 

“尚未佩妥剑,转眼便江湖。愿历尽千帆,归来仍少年。”从事投资多年以后,我越发觉得大道至简,无论是面对创业者、消费者还是出资人,我所坚持的都从未改变:追求真理,追求价值创造。天地不言,四时行焉;时光不语,真心明鉴。古人说;“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我们希望在长期主义的实践历程中,寻万物流转,觅进退有章,做时间的朋友,回归内心的从容。

个人简介
  高考状元、人大本科、耶鲁硕士、师从投资教父大卫·史文森(David F. Swensen),拿着恩师提供的3000万美元创业,启动投资生涯。2005年,创业伊始,他就投资了腾讯,当时腾讯市值不足20亿美元,如今腾讯市值已经超过了1900亿…
每日关注 更多
张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