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的命运掌握在谁手里?

陈伟 原创 | 2008-11-29 22:32 | 投票
  

                       职业经理人的命运掌握在谁手里?

                     -------从一个经典案例说起

                                 达 流

  
       又一个新的关于企业家与经理人纠缠不清的案例,让我们再一次领略中国企业生态的鲜活与灵动。

  就象一首很流行的歌:就这样反复纠缠,我无法躲闪………

  《我与商业领袖的合作与冲突》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其作者李玉琢作为当代中国职业经理人的代表,他的命运沉浮、他的情感变迁都能让我产生共鸣。

  李曾经在四通公司、华为公司等企业工作长达18年,与万润南、任正非、段永基等中国重量级的企业领袖合作共事。他曾受命去完成一个又一个开拓性的事业,几乎每次都能不辱使命,是企业发展公认的有功之臣;但他又始终不能做到与领袖们心心相应,总有不被信任的感觉缠绕心头,最终不得不选择离开。这种经历使得他的心路历程、他的追求和向往、他的困惑和忧伤,他的成功和失意,相比一般职业经理人而言,更增添了一份普遍性、标本性的意义。

  如果不过多的泛用“领袖”一词,一个经理人不可避免地要和老板打交道,要合作共事,这里面固然有侠肝义胆,有生死兄弟,有酒逢知己,有相得益彰,有配合默契,有亦步亦趋等燃情岁月,但更多的也是社会更为关注的则是他们与老板们的矛盾与冲突。

  我应与李玉琢是同一类人,他所有过的冲动与哀伤我也曾有过,我理应与他站在同一战壕,与他一道声讨老板们的种种不平与不公。但要从这个案例中汲取一点人生智慧,就不能感情用事,我们必须反思:这些矛盾和冲突,究竟是为何?在我们痛快的斥责老板们的种种不是的时候,是否也该作一些自我反思?

  在现代化程度还不高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没有多少人天生就有做一个纯粹的商人的愿望,象比尔盖次那样为了一个商业理想而放弃学业的行为在中国绝对是天方夜谭。所以,中国的这一代商人中的大多数要么是因对现实环境不满而又无力改变后的无奈之举,要么是根本就没有别的出路,只能放手一搏。这使得我们作为一个企业人先天性的营养不良。李玉琢在离开中国科学院这样的国家单位投身民营的四通公司时,表现出长时间的犹豫与彷徨,在与未来的老板见面时还不忘使一点小心机来掩饰自己的慌张,这些无不折射出一个传统型知识分子的酸态。他为此“失眠”,“内心的两个我不停的辩论”,折磨他的是“面子”、“架子”、“后路”、“自尊”等性格和心理上的东西。

  我不知道他后来的老板万润南、任正非及与他熟悉的柳传志等人离职创业时的心理活动是什么样的,但我相信绝对不会如他这般优柔寡断、犹豫不决。一个企业的领导人,没有毅然绝然的态度是无法感染其它人一同前进的。这或许是李玉琢尽管出类拔萃却无法企及任、柳等人高度的原因吧。

  当然这样描述李君似显得我太过刻薄,换一种说法是,这些迫不得已去做经理的人们身上有太多传统文化的影子,既对现实环境不满,又对曾拥有的或可能拥有的现实利益充满向往和留念。即使在新世纪进入企业的年轻一代身上,仍能看到这种影子在他们的心灵上游荡。

  当我们带着这种心态走进企业时,无论进入的是那一家企业,都必然会干得很出色。“干出名堂来,证明给别人看,也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这应是包括我在内所有经理人必然的选择。

  同时,我们对是否得到老板的尊重和信任看得非常非常重,对任何不被信任的预感都要做出极其强烈的内心反应。或许并没有马上发作,但这种内心的潜伏有着更可怕的后果。我们小心呵护着自己的心灵,害怕受到一丝丝的伤害,我们成为了一个企业人,却不能从情感上彻底接受企业的生存法则。注意,不是不能一般性的接受,而是不能“彻底”接受。在遇到激烈的矛盾和冲突的时候,我们首先想到的可能不是坚守而是撤离,对企业的生死也就不会真正的关心,而更多的是关心自己的心灵是否受到伤害。

  李对辞职后前老板几次三番的回请非常在乎,认为“很给面子”。说:“干活累死累活,怎么样都好说,甚至报酬的高低我也不是特别在乎,但是,谁要是对我不信任,甚至拿一些根本没有的事情来侮辱我,伤害我的名誉,我断然难以接受。”这段话非常经典,或许许多职业经理人会有同感,而恰恰是这种心态反映出我们这一代职业经理人职业素养上的差距。我们需要修炼的地方还很多很多。

  我以为,撇开“合作”的一面不谈,单就“冲突”的一面而论,商业领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过失,错的仍是我们的性格、我们心灵的重负。你若认为我这样说是在替老板们开脱,那我就权且为老板们辩解几句吧。

  首先,作为一职业经理人,我们是为自己在公司的职责干活还是为自己的自尊干活?难道因为老板有某种不信任、同事有某种不理解就放弃自己的职责吗?是自尊心更重要还是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更重要?当然侮辱是不能接受的,但这已是另外的问题了。

  其次,对信任的敏感超过对报酬的计较,这是不是与现代职业经理人的规范有距离?我反而认为,钱多少是要先计较清楚的,信任的问题可放后一步考虑。公司给我多少报酬,我就要干出相应的事情来,你信任也罢不信任也罢,都要这样干。

  再次,什么叫做信任?信任与薪水是成正比的。老板把你放在一个重要的岗位上,依然让你在发挥作用,并没有宣布撤你的职,没有降你的薪,凭什么因为某一件事或是一句话就咬定不信任?是不是我们太过敏感?即使老板有某种程度上的不信任,我们能不能用自己的努力来恢复这种信任呢?你并没有做对不起公司的事,即使老板误会了,伤害了自己,但说清楚了不就消除这种误会了吗?不是更能得到信任了吗?

  另次,在委屈面前,我们怎么办?是进一步融入企业来化解,还是通过保持距离来加剧?一味的委曲求全当然不可取,但如果作为公司的重要成员,作为为老板分忧为员工开路的高层管理者,从公司的整体利益出发受一点委屈又有何妨呢?受一点委屈就要跳起来,能与老板合作好吗?能真正视企业为生命吗?

  再另次,我们固然有理由要求老板公平公正的对待每一个人,但老板不是神,老板也有犯错误的时候,从华为出来的人,说任正非犯了许多错误,从联想出来的人,也会说柳传志犯过许多错误,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做为一个企业家的杰出。在这个时候,受一点委屈,吃一点亏,其实是在维护公司的利益,更是在尽一个经理人的职责。

  一个出色的经理人,一定在人品、敬业和才干方面有过人之处,一定立下过赫赫战功,但却没有善终,以遗憾收场,常令人惋惜不已、感叹不已、唏嘘不已。

  在职业经理人功高一时而又需要做出重要的抉择判断时,若我们不能遵循生活的规律和职场的规则,过多地看重自己的业绩和成就,过多地偏向于张扬自我的天性,我们就很难不继续成为一幕幕悲剧的主角。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