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介和专访:天命之年依旧狂狷

刘长杰 原创 | 2009-12-16 22:44 | 投票
标签: 严介和专访 
  

  严介和专访:天命之年依旧狂狷

  本报主笔 刘长杰
  

  见到严介和,你最大的感受不是振奋,而是惊异。

  沉寂两年有余的严介和,开口谈辽宁就是两枚重磅炸弹:其一,预测中国下一个直辖市将可能是沈阳,而锦州或营口将成为辽宁省的新省会,因此他认为目前是投资辽沈地产的最佳时机,也是地产开发商投资圈地的最佳时机;其二,太平洋将于明年上半年在辽宁投资至少500亿。

  这个年届天命的企业家在台上演讲,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狂。然而,演讲结束,递发名片、握手倾谈、祝词敬酒、送往迎来,没有一件事,不体现出“严氏规矩”。这位从不带保镖而在酒店厅堂的人群里随意走来走去的百亿富豪,流露出来的是一种“豪放而又尊重秩序”的体面。

  天命之年心态好,狂狷依旧严介和。
  

  时代商报:太平洋在辽宁的项目进展如何?

  严介和:我有一个判断,辽宁将成为祖国新的经济增长极。太平洋在沈阳、朝阳、阜新等城市,到目前为止已经签订的正式协议有300多亿。近日,又与新民市、庄河市签订两单合同,分别为60亿元人民币。我们计划2010上半年,在辽宁投资500个亿,有的是基础投资与建设项目,也有代表着新一轮中国产业经济理性回归的产业园区。
  

  时代商报:为什么称产业园区的建设为“新一轮中国产业经济的理性回归”?

  严介和:产业园区集中解决的是企业如何抱团竞争的问题,既帮助了企业,又帮助了政府,华佗也有成就感。例如我们建设一个灶具园区,把中国灶具前50强企业集中到一起,成立行业协会,建立研究所,通过华佗论箭的平台成立担保公司,解决产业园企业的融资问题,比如20、30个亿。这样一来,政府肯定也欢迎,因为要带来几百个亿的产值,对可持续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将来的园区要搞差异化建设,产业园区要搞同产业的高度集群,产业竞争要从无序的时代走向有序。
  

  时代商报:华佗论箭做“义诊”,目的何在?

  严介和:义诊没有任何不可告人的秘密,所有的费用都是华佗买单。做事用心,做人用情;理性做事,感性做人。我们要永远做下去,而且免费,直到我的年龄不能出诊为止。
  

  时代商报:那“义诊之义”带给您一种什么样的人生体验?

  严介和:义诊,特有成就感,是我目前活到50岁,感觉最有成就感的事。古时的华佗,每天只能给20个人把脉问诊;今日的华佗论箭,每天能给上千个企业看病开方。企业都是有通病的,无非是资金、管理、产品品牌塑造、经营、人才等问题。若干企业面临的共性问题,促使我们在义诊的时候合并诊断开方。无论多少企业家,只要是同样的病,都是20分钟即可结束。各个企业家都明白了,都很开心,我自己也是太有成就感了,觉得对社会的贡献太大了。义诊,让我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让我的人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与完善,让我脱发新生,白发变黑。
  

  时代商报:您做的是义诊,那些收费的咨询机构怎么办?

  严介和:华佗义诊的出现,是对中国现有商学院和培训机构的最大伤害。
  

  时代商报:您和太平洋真的有资格成为企业华佗吗?

  严介和:要问山多高,请问过来人。太平洋从国企做到民企,从民企做到上市公司。1996年到2006年,太平洋做加法;过去两年多,太平洋做减法;今年我们开始做乘法,保守说也是2006年企业最红时利润和规模的两三倍。在中国,太平洋最有资格做华佗。
  

  时代商报:现在问一个管理哲学层面的问题。您曾说过一句话:“从不研究行业,只钻研人。”对其他企业家来说,这句话该作何理解?

  严介和:行业的创新何等重要。十几年来,为什么富豪榜上90%的人,都来自于商业、房地产、矿业和包工头?难道他们所处行业的含金量最高吗?不是。他们是付出的最少,得到的最多,含金量最低。中国的企业家,含金量最高的是传统的制造业,他们的软实力最强,含金量最高,付出的最多,却得到的最少。我们是从制造业里出来的,这个感觉太深了,所以不能老是做牛做马。富豪们付出的最少而得到的最多,是因为他们所处的行业,而行业一直在那里,不需要研究。在太平洋,一流的人才创造企业5%的利润,不入流的人才创造了85%,二流三流人才创造了10%。这说明,钻研人才比研究行业更重要。
 


  时代商报:再问一个企业操作层面的问题。我们都知道,世界上知名的企业家罗斯柴尔德(家族)、哈默和索罗斯都曾与某一国政府合作,但他们也有从政府讨不回来债权的时候。您说太平洋不存在讨债的问题,我也不信,因为BT项目毕竟是当地政府缺钱才决定和太平洋合作的。除了“送政绩”,我不知道您用什么方式把债讨回来。

  严介和:国际上的政府说倒就倒,因为是多党执政。中国是一党执政,政府都是长寿的。企业随时随地可以倒,但政府却倒不掉。政府倒不掉,太平洋的债务就不会有风险。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太平洋这么多年的应收账款,没有一分钱的死帐呆账坏账,我们都是从一地政府得到回款后,再服务于另一地政府。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