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是参股良机

项兵 原创 | 2009-02-18 14:48 | 投票
  

  纵览天下,一个国家的全球竞争力主要表现在三个层面:(1)企业的“赚钱”能力,特别是在主流市场和主流行业应具备一流的盈利能力。(2)金融机构的“管理财富”与“转移财富”的能力。比如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国际金融大鳄对泰铢等主要东南亚国家货币的阻击,导致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损失惨重。(3)国家的“抢钱”能力,如美国伊拉克战争。

  过去30年,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取得了很大成就,“中国制造”功不可没。但总体而言,我们企业的成功主要集中在非主流领域。在主流行业和主流市场,我们至今还没有取得面上的突破。这种状况,不仅使中国经济陷入“大而不强”的尴尬境地,同时也面临着日益复杂的全球化挑战。

全球化进程中的困境

  首先,“中国制造”面临赢利的“天花板”与“地板”。

  2007年,中国外贸依存度超过70%,由于多数“中国制造”属于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产业,产业结构具有“两头在外”的特点,发展的外部依赖性较强。即产业链上游的原材料、能源和核心技术,以及产业链下游渠道和品牌,都对海外市场和跨国公司有很高的依赖性,跨国公司在产业链两端的挤压,对“中国制造”的利润率影响较大。例如,美国市场平均售价9.9美元的芭比娃娃玩具,中国制造商只能获取35美分的价值。2008年以来,芭比娃娃制造的原材料成本上涨超过30%,劳动力成本上涨20%,但市场售价涨幅则不超过5%。

  一些内生性因素也影响着“中国制造”。2005年以来,人民币升值、新《劳动法》与国内劳动力价格上升、资源价格上涨、出口退税率降低、环保标准提高等原因,提高了“中国制造”的成本,出口商品价格优势逐渐减弱。我们注意到,许多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制造基地已开始向综合制造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和其他国家转移。据了解,全球最大零售企业沃尔玛近年来已降低在中国的采购比例,并加大在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家采购数量。

  此外我们注意到,优秀跨国公司已将竞争重心从单纯的“技术”层面,转移到了商业模式创新以及对人才、资本等资源的有效整合层面。尽管技术依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动力,但已被越来越多的世界500强公司视作商业模式创新和服务创新的工具之一。其关键所在是,企业是否具有系统性资源(人、财、物)整合能力,以及产品、流程和业务模式创新能力,以此把技术的作用真正地发挥出来,进而提升企业整体价值。相比之下,中国企业显得偏执于获得“核心技术”,过度信仰科技对企业发展的决定意义。为此,我们尝试了很多策略,包括市场换技术、自主研发等,但实践效果都不甚理想。可以说,资源整合能力与商业模式创新能力不强,是“中国制造”在主流市场和主流行业取得面上整体性突破的一大挑战。

  其次,金融业面临的挑战。

  (1)中国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模式依赖于跨国公司的直接投资。在过去30年,中国实际利用外资累计总额超过7700亿美元,连续17年位列发展中国家首位,但大规模资本流入给人民币币值稳定带来了很大压力。

  (2)出口贸易的持续增长带来了大量外汇储备。目前,中国外汇储备余额约为全球排名第2位日本的1.7倍,与排名第3至9位的国家和地区的总和相当。一方面,巨额且不断增长的外汇储备,自身保值增值的管理压力已经较大。另一方面,外汇余额净值的时常变动,给国内市场货币政策调控带来较大难度。

  (3)国内金融市场全面开放后的竞争压力。目前,全球各主要金融机构通过参股中资银行、保险等金融企业,战略触角早已深入中国本土市场。2006年加入WTO五年过渡期后,中国金融市场全面向外资开放。以银行为例,自2006年12月1日起解除市场准入限制后,目前有57家外资银行分行、25家外资法人银行获准经营人民币业务,有50家外资银行机构获准从事金融衍生产品交易业务。外资银行的资产规模、业务范围扩张迅速,它们的业务集中在利润率较高的中间业务,客户主要是三资企业、进出口企业和大型优质国企,与其母公司客户基础、全球业务网络等密切相关。

  以上情况警示我们,国际金融机构基本渗透入中国市场,构建起完善的全球业务网络,这是它们实现“偷钱”和“转移钱”创造了有利条件。反观中资银行,直至今年9月16日,工商银行才被允许在美国的纽约开设第一家分行,获得对外营业资格。

  总体而言,中国金融体系仍较为脆弱,且面临“只进不出”的风险。此时如果把国家“关”起来防范金融风险,既妨碍本土企业有效地参与经济全球化的竞争,同时国际社会也将给我们施以愈来愈大的压力,我们可能会为此付出非常高昂的经济、政治与外交代价。搞不好,传统制造业辛苦赚来的钱,也可能会被国际金融机构“偷走”。

  面对全球化竞争,中国的挑战与发展压力都很大。目前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其一是化解“中国制造”的“两头在外”的风险,实现在主流市场和主流行业的整体性突破,提高企业的盈利能力;其二是防范金融系统风险,化解他人“偷钱”之心。以上问题的解决,依靠中国企业自身的力量,还存在很大难度。而且,这种“以中国应对全球”的发展思路,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参股跨国公司——中国转机?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