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巧型企业

姜奇平 原创 | 2013-11-20 17:44 | 投票
  

  中国人打乒乓球为什么成功,因为中国人灵巧。可不可以大胆假设,灵巧,也许就是中国不同于美国人、日本人、德国人的所长。

  中国企业如果把建设灵巧型企业,作为中式管理经验的核心,可以创造出一种足以同日式管理经验媲美的世界级的管理经验。

  什么是灵巧型企业

  海尔人将灵巧型企业的定义为:“‘灵’就是‘机智灵活’,在于对于机会的快速、有效捕捉,‘巧’就是‘巧妙’地为用户创造价值。”海尔人认为管理创新的目的,就是建立灵巧型企业:“建立‘灵巧型’企业”,就是“相对于竞争对手,企业能够更加准确、快速、经济性地解决问题,这是进行管理创新的目的。”

  “灵巧型企业”的提法,源自BCG咨询报告The Ingenious Enterprise:Competing amid rising complexity,它把提升组织复杂性的总体效果,概括为Ingenious。

  与灵巧型企业同样含义的说法是IBM的智慧企业(Smart Business)。Smart与Ingenious具有同样含义。IBM的取向是实现“大象可以跳舞”(企业做大做强后做活)。

  灵巧就是“准确、快速、经济性地解决问题”,就是指低成本差异化。没有差异化,包括市场需求像飞靶似的来回变化,就无所谓复杂性;而没有低成本,捕捉这种差异化就谈不上互联网时代的经济性,就无法区别于日式管理(管理2.0)。

  日式管理的阿基里斯之踵,就是企业神经末梢缺乏灵巧性。症结是复杂不经济,造成效率高而效能低。

  灵巧的竞争力本质

  灵巧算是什么样的竞争力呢?灵是认识能力,巧是实践能力。灵巧是“灵实力”加上“巧实力”。

  1、灵实力。灵是智慧。智慧是一种洞察力。比如,美国人谈大数据,宏观至国家,讲的是洞察力,微观至企业如IBM,讲的也是洞察力。

  洞察力的本质,是在信息不充分(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不用太高决策成本,就能迅速做出正确判断的能力(即实现信息对称,汉语用“明”来描述这种信息对称状态,如知人之明,自知之明)。

  拿破仑的决策,就是典型的以洞察力见长的决策。克劳塞维茨称这种不需要弯弯绕,靠直觉就能突破信息不对称的能力为“穿透战争迷雾”。

  企业灵的标志就是“穿透市场迷雾”。我们常说灵动,如果灵了,就会有一种战略机动性。面对复杂形势,迅速将战略力量准确投放到目标上。而不至于不动,或盲动。

  2、巧实力。巧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比如四两拨千斤,但非要说出来,恐怕反而不知道它到底指什么了。

  巧的本质实际是效能,是相对于效率而言的。效率不等于效能,也就是效率高不等于巧。因为目标瞄得不准,做事就会有效率地奔向错误。张瑞敏就区分说“效率不一定很低,但是,很多事情的有效性不高”,“所有中国企业都面临着这种挑战,即如何在速度中做到准确度,在追求效率的同时做到有效能”。

  效能,或者说巧,必须同时符合三个条件——“准确、快速、经济性”。快速说的是环境变化快,准确是说组织变化要正确地与之符合。这就是打飞靶。也就是以活的靶位变化,对准活的飞靶目标。强调面对复杂性,要以变制变。经济性是说,要让复杂经济,而不是复杂不经济。对着目标狂轰滥炸,也可以命中目标,但那样不经济,不是巧劲。巧劲是说在复杂性条件下(比如目标多变、差异化情况下),只用最少的力量投放,就准确快速命中。

  巧实力在英文中是Smart power。就是由灵而来的力量。它由IBM首倡,经希拉里推荐,成为美国国家竞争力的取向。将这种竞争力灌注于企业,就要求企业从做大做强,转向做强做优。要求在复杂多变条件下,持续地打中飞靶,应对好市场需求变化。

  进一步理解灵巧

  观察以上作为一体两面的灵实力与巧实力,它们有一个共同特征,都具有“低成本复杂性”这一核心特征。具备灵实力,可以降低复杂性的认知成本,具备巧实力,可以降低复杂性的行为成本。二者特征,与通常所说效率都是相反的。因为效率的意思是个性化不经济,复杂性不经济。也就是说,只有把个性化转化为大规模制造,把复杂性转化为简单机械,才是效率的。

  降低复杂性成本(即效能),在什么意义上,与效率会是相反的概念呢?答案是看效率的变化率。通常所说的组织效率,都是静态效率,都假设环境不变,是简单环境下的组织效率。比如,市场需求十年不变,提高企业的效率以保证供给。但假设环境多变,比如互联网时代到来,市场需求的不确定性、快速变化成为常态时,静态效率就会出现高效率地打错目标现象。灵动型企业就是指打飞靶打得好的企业,意思是不光要提高效率,更要提高相对于复杂性的效率。也就是说,目标变化了,相当于同一时间出现多个目标,复杂性程度提高了,看还有没有效率。

  这时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复杂不经济,即范围报酬递减;一是复杂经济,即范围报酬递增。什么样的企业是这两种情况呢?有个简单的判断方法:凡是机械的组织,都是复杂不经济的;凡是灵动的组织,都是复杂经济的。(在数学上是二者的效率变化率斜率符号相反)。

  灵巧型企业就是范围报酬递增的企业。这就是谜底。做灵巧型企业,实际是说,第一,市场需求变化越来越复杂,需要提高组织的复杂性来应对,以变制变,以复杂企业应对复杂市场。第二,以变制变要经济,必须实现低成本差异化,低成本复杂化。这就是灵巧的本意。

  中国人最适合灵动型企业

  回顾历史,美国企业是靠以简单企业应对简单市场成功的,日本企业是靠以简单企业应对复杂市场成功的,中国企业如果能做到以复杂企业应对复杂市场,就可以在学习美式管理、日式管理基础上,发挥自己的优势。

  灵巧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世界上恐怕只有中华民族和犹太民族在骨子里有灵巧基因。这是因为这两个民族都有长期在复杂条件下求生存的经验,不灵不巧就活不下来。中国的易经,主题只有一个,就是变(“易”就是变的意思)。中国人实际是把变,摆在西方人用来供上帝那个位置。最讨厌的就是本本主义,教条主义,原教旨主义,因为这些个外来的东西都太不灵活。这带来中国人一些与生俱来,无师自通的灵巧本能。比如随机应变。曹操刚一拔剑,董卓发觉了,马上随机应变说是要献宝剑;刘备听曹操说他英雄,吓得酒都洒了,却随机应变说是打雷受惊。这种本能中国人自己习以为常,并不知道是一种民族性,是一种复杂适应性的表现。

  中国企业为什么成功,中国经济为什么成功,多多少少都跟中国人善于复杂应变有关。以加入WTO为例。现在有人事后诸葛亮,说中国人天生适合WTO,只不过我们过去不知道。这是不对的。中国确实不懂WTO,但加入WTO后,比别的民族更快地改变自己,适应了WTO。这是灵巧发挥了作用。同样,中国经济30年的高速发展,也很难说中国人心里有什么本本,不过是摸着石头过河,根据不同情况,随机应变。实事求是本身,就是世界观上的灵巧。

  如今在企业发展上,管理应走什么样的路,采取什么样的模式?我们也要扬长避短。对于发挥后发优势,张瑞敏非常具体地提出如下见解:“必须换一种跨越模式!具体表现就是企业的反应速度”。我们将反应速度归结为灵巧性,提炼为以灵活的组织快速应对复杂的环境,作为人单合一的实质。相信海尔经验可以像丰田经验那样,成为有战略意义的创新。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