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负债下的企业“钱景”(2)

刘国忱 原创 | 2013-03-10 11:08 | 投票
    越来越突出的企业“三角债”问题预计会困扰着2013年银行的信贷走向和贷款风险管理程度,从而影响货币供应量。从国家工信部、银监会、商务部的调研情况看,全国多个省区多个行业今年“三角债”普遍上升,企业货款回收困难,整体回笼周期在拉长,有的企业开始逃避银行债务,导致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上升。2012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较一季度末增加182亿元,至4564亿元;三季度末增加不良贷款240亿元,至4810亿元,逐季上升。有专家认为,中国银行(601988,股吧)(2.95,0.00,0.00%)业的贷款质量正处于最近10年最差阶段,这里还不包括银行的表外业务。最近两年银行理财产品由于收益率高而大行其道,使保险资金理财产品自叹不如。据IMF推测,中国商业银行产品总额已达到8万亿元至9万元亿元,占银行存款总额的10%左右,这部分资产的风险几率也是不可低估的。因此根据银行业2013年流动性是否增加的不确定性和不良贷款上升的双重压力,企业对银行的融资规划应及早安排,留出余度。

  直接融资比重会增长,环境优化向好

  2012年下半年以来,债间市场热度上升,各债券的利率不断呈上涨趋势,仅短期融资券一项,利率就由7月份的3.7%上升到10月份的4.3%。前三季度,实体经济在金融市场直接融资比重一路升高,企业通过贷款以外的其他方式获取资金的趋势更加明显,4月份社会融资总额1.7万亿元,比贷款增加更为显着。年初在稳增长的宏观形势下,银行间债券市场相关融资政策进一步放松,使得债券市场和固定收益产品更为活跃。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允许企业短期融资券与中期票据发行额互不占用,这进一步加宽了企业利用债券融资的净资产空间。可以预见,2013年债券市场融资环境应比2011年和2012年更为宽松,以债券为主打产品的直接融资比重会进一步加大。但债券融资也有诸多的条件限制,如净资产空间、资产质量、信用等级、偿债能力、担保条件等等,更重要的是比价条件,即债券的融资成本是否较银行信贷对企业更有吸引力。

  从目前的表现情况看,2013年IPO市场仍然是扑朔迷离,前景非常的不透明,求大于供的格局还在延续。来自中国证监会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0月18日,包括中止审查和已通过发审会在内,创业板共有309家准上市公司处于审核通道中,主板和中小板则有470家公司处于审核阶段,合计A股共有779家企业处于IPO通道的排队候审之中。另外沪深两市仍然有97家准上市公司正处在“过而未发”的尴尬状态中,欲进无人问津,欲退无法转身。已上市公司6~7倍市盈率的股票比比皆是,股市低迷程度可见一斑。业内人士普遍认为,779家庞大的IPO在审数量,加上近百家过而未发的准上市公司,已经在2013年的A股市场上沉聚了一个巨大的融资需求洼地,因此这一年指望新股发行进行融资的企业,似乎“钱景”很不乐观,僧多粥少的状态不会有太多变化。将IPO作为融资救生艇的公司应当慎重,须有备选方案做好应对。毕竟上市不是押宝,更不可作为惟一的融资救赎。

  “钱景”尚不明朗,企业仍需理性

  过去年月的“发展负债”在经济走势低迷的牵制下,或许正在大面积地演化为“生存负债”和高危负债。2012年11月8日,党的“十八大”召开,理论界一致认为,中国政治周期与经济周期的重合会对经济运行产生积极作用,2013年的货币供应环境应当好于过往年份,不少企业对央行的货币宽松抱有乐观的期待。笔者认为,审慎地判断2013年的财政货币政策,理性地进行融资规划和投资安排,从内求和外求两个方面确定企业现金流结构,合理地安排债务规模和结构仍是考验CFO们的核心课题。

  一是“十八大”过后,股民翘首以盼的大行情并未出现,而且受欧美股市下跌影响,A股出现下滑行情;二是银行必须集中精力消化不良贷款,放贷会更加择优而行,才可以稀释和降低不良资产比例,因此资产质量差强人意的企业融资贷款不会宽松;三是企业产能过剩会带来运营现金流的下降,内生的金融资源会相对萎缩,这将进一步放大对新增贷款的需求;四是货币政策不会重走放量信贷的老路,结构策略会突出,产业支持的针对性会更加明显,可以预见,国家关注的产能闲置企业难以获取新的信贷支持;五是债券市场虽增强了灵活性,但规模有限,且融资成本进一步向银行利率趋近;六是钢铁、汽车、水泥、机械制造、电解铝、稀土、电子信息、医药等八大行业兼并重组在新的一年会有大的动作,重组对资金的需求亦会强有力地吸引新增信贷额度。综上,2013年企业面对的“钱景”仍是喜忧参半,控制高危负债不可掉以轻心。韩国产业资源部部长郑德龟曾深刻地指出,“大型公司应采取措施抵制已知风险。大宇公司在危机中垮掉,在于明知走进了风险区却没有好好地去控制风险。”这段叙述,也值得高负债的中国大型企业用心品味。

  如开篇所述,经济层面并不缺乏金融资源,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积累了大量财富,外汇储备全球居首,社会资金总量逐年增加,以投资为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已积累了庞大的股权规模。因此企业光明的“钱途”在于股权融资通道的畅通,将大量的社会资金引入到存量的股权市场上去,尤其是非上市公司的股权融资上去,加大直接融资的比重。  
 [1] [2]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