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企业发展过程中积累的资本元素

洪峥 原创 | 2013-04-15 16:18 | 投票
  

  企业,只有企业,才是投融资的核心,金融资源都得围着企业转。这句话是在剖析长期以来的一个思维误区:一谈融资,人们都以为是企业求着投资方要钱,企业是孙子,投资方是老爷子。其实恰恰弄反了。

  看下上面的图表,所有的投资方金融资源都是通过企业的发展来获得投资回报,例如,银行希望找到长期优良的企业客户,借以获得长期的贷款收益。尤其是我国银行业,比不上发达国家的银行那么多的金融产品,我国银行主要仍是靠企业贷款和储户储蓄活着。再例如政府部门,需要以地方经济发展证明其政绩,主要靠企业发展提升GDP、就业、交税等。一句话,只有企业发展好了,各个投资方才各得其所。所以,企业是核心、抓手,纲举目张。关注企业,才有出路;只关心钱,没有出路。

  既然我们要关注企业,那么如何关注?要害是什么?

  笔者主张要关注企业的全过程,包括初创、成长、成熟、转型、上市等各个阶段。

  那么,“过程资本链”是什么意思?

  企业发展经历了一个又一个阶段,伴随着每个阶段,企业逐步积累了多种资本元素。资本元素可以用来融资,多种资本元素相互间的逻辑关系构成资本链,助力企业发展。

  例如,一个小型科技企业刚组建时只有科研人员和不成熟的科技成果,后来经过努力获得了IP(知识产权)专利,IP就是资本元素,可以增加注册资本,也可以质押融资。再后来制造了第一个产品,申请了品牌、商标,获得第一个订单,这些都是资本元素。品牌商标可以按照知识产权融资,订单可以做供销抵押贷款。再后来技术、产品、团队、财务报表都好看了,这些资本元素就可以提供给VC/PE做尽职调查,融资。更进一步,企业有了银行贷款并且按时还本付息,它就有了信贷信誉,今后更多的金融机构包括VC/PE看到企业的信贷信誉,就相信企业家的诚信。这表明企业又衍生出新的资本元素:信誉、商誉。融资的基础便更好了。

  因此,资本元素之间有逻辑关系,它们互相帮衬构成资本链,以配合企业发展全过程的各个阶段,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资本运作”。

  妙用阶段化,伺机转型

  利用“过程资本链”识别乱象、破局解套,要注意:既要看树木,也要看森林。意思是,你不要只看到企业方和VC/PE两棵树,你还要看到许多投资方的树,许多资本元素、逻辑关系构成链条的树。也就是说,你要看到森林,森林就是指“过程资本链”。

  以企业为中心,将金融资源一网打尽。实际上,所有的投资方都想从企业身上拔毛,但是并非都想上市 。

  例如,银行只想利息,政府只想政绩升官,企业之间的创投并购则是想企业的拓展。在所有的投资方金融资源中,唯独VC/PE最想上市,因为上市借助股票流通性是VC/PE套利退出的最好途径。难怪上市受阻唯独把VC/PE憋坏了,而别的投资模式和投资方并不那么难受。所以VC/PE对企业方大动肝火,惹得企业方不满、社会舆论也颇有微词,称之为“门口的野蛮人”。根源在于:VC/PE并不关心企业发展全过程,只关心短期套利。

  因此,我们需要利用阶段化的资本元素。什么叫阶段化?

  我们用俏江南(微博)和鼎晖投资打个比方:鼎晖在俏江南上市前这个特定阶段投资了两亿元,目的是上市后利用市盈率套现退出。但是,鼎晖是否了解俏江南之前的几个阶段呢?鼎晖是否预测到俏江南上市之后的阶段呢?上市后的阶段可能遇上国内外股市严格监管,市值不高,难以变现,怎么应对?

  鼎晖投资可能说:“我不关心其他阶段,只要俏江南上市,锁定期到了我退出,即大功告成。VC/PE是养猪杀了卖钱,不是养儿子。”但是,让我们考虑一下俏江南掌门人张兰怎么想?

  张兰走过了俏江南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各个阶段,现在与鼎晖投资在上市前PE阶段发生纠纷挫折。同样道理,张兰是否知道,上市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上市后可能市值不佳,甚至可能遭遇监管部门严查,上了黑名单,被迫私有化退市?总之,有许多阶段在前头。

  “阶段化”的第一要点是:要考虑到多个阶段,它们是相互关联的。

  那么,知道阶段化,又该怎么办?

  要有企业全过程多个阶段的相互演化图,要有备选方案。上市受阻,实质上是出现了一个转型阶段。例如:光线传媒原来计划在美国上市,遇上中国概念股败走麦城,光线传媒则转型变脸在国内上市。

  在企业和VC/PE投融资过程中,我们实际上处处见到阶段化的妙用 :

  例如:

  ●投资方要阶段性入资;

  ●管理团队期权股要分阶段兑现;

  ●企业要分阶段多轮融资,不能奢望“一下子抱个大金娃娃”等。

  这些不是深奥的大道理,遗憾的是:投资方往往急功近利,带着近视眼镜只看眼前一个阶段,投资变现不了就急火攻心、向企业发难,VC/PE违背了企业全过程阶段性的客观规律,又能怪谁呢?

  在阶段性出了问题,就用阶段性去解决。

  作为VC/PE需要沉下心来帮助企业发展,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实实在在地去经营,而

  不是只关心自己的钱,传染给企业家也不能踏踏实实经营。双方都只想钱,必定反目、夫妻死掐,散伙拉倒、血本无归!这样的实例在中国比比皆是,弄得公安部门的经侦科变成了企业VC/PE股东纠纷的判案公堂。

  再来探讨另一个问题,经营进钱和融资进钱,哪个重要?

  企业有两个管道进钱:一是经营进钱,二是融资进钱。而经营进钱是基础。

  例如:企业找银行贷款,银行立刻问“三年的财务报表带了吗?”这是在问经营状况,因为良好的经营状况能保证还钱;企业找VC/PE融资,VC/PE都要搞尽职调查,调查什么,经营状况。所以说:经营是融资的基础。企业方与投资方的纠纷乱象,争来争去都是一个“钱”字,没有人关注企业以后的经营。

  实际上,不按照融资、上市去探讨经营,而是干脆忘掉融资和上市,就企业经营谈企业经营,出路反而有了。

  寻求第三方救援

  谈点儿哲学,二元论讲双方对立,阶级斗争你死我活;三元论讲究对立的双方引入第三方,事情就从僵局中跳出来,有了“柳暗花明”的出口。例如,夫妻二人为钱吵架,来了第三方邻居,不但劝双方消消气,还掏出一笔钱帮夫妻周转,夫妻还吵吗?

  再举个红色的三元论案例:

  当年红军与国民党军队死掐,红军几乎被绞杀,长征溃败,典型的二元论。这时出现了转机,来了第三方——日军。毛泽东抓住机会,宣传“红军是北上抗日”,追杀红军是不仁不义。结果连藏族土司都帮助红军攻打腊子口,红军顺利躲开国民党军队围剿到了陕北。国民党军队被迫与红军联手抗日。结果是典型的双赢:红军避免了覆灭,国民党军队避免了被日军全力攻击(因为红军在敌后分流了日军主力)。

  联系上述“过程资本链”,讲的是多个资本元素相互作用构成资本链,正是三元论的体现。

  我们再看俏江南和鼎晖投资的纠纷,当初鼎晖以天价(两亿元占10%)向俏江南注资,就是图个上市;俏江南上市受阻,张兰也不愿意见到,这与国内外资本市场环境相关;鼎晖投资两亿元资金被套,让俏江南按照对赌协议翻倍返还,她有能力还吗?当然只剩下夫妻死掐。现在的情况,不妨借助俏江南和鼎晖的影响力和资源实力,寻求第三个金融资源(不是VC/PE)针对俏江南的关键经营点助力,则夫妻双方就可能化解僵局,甚至可能持久经营到上市那天。

  爱尔眼科是2009年创业板启动上市第一批企业之一,之前是世界银行(微博)IFC的社会责任投资,注入长期的低息贷款进行扶持,名利双收,直接帮助了上市。

  VC/PE可能不知道:受到社会责任投资的企业,说明它具有商业盈利性和社会责任性两个优势,可持续看好。

  例如:美股关门,中国A股熊市,就没有其他资本市场了吗?加拿大股市有CPC资本库公司模式,门槛低,可以利用上市;英国伦敦AIM也是不错的选择。

  此外,还可以借助政策性银行。在国外,政策性银行有欧洲发展银行,在我国,有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当美国股市和中国概念股死掐时,第三方出现了,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出手相救。许多想退市的公司获得了国开行的贷款,改善财务,收购股票,准备私有化退市。国开行还打算帮助这些企业在中国内地或香港上市,而且国开行将对其中的优秀企业债转股。

  总而言之,做企业是个全过程,由多个阶段构成,每个阶段有逐步积累的资本元素,由此构成了资本链。“过程资本链”将企业的实体经营和资本运营有机连接在一起。深谙这个道理的人,不管他是企业家还是投资家,都不难破解投融资中的乱局。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