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创新的启迪

杨壮 原创 | 2014-03-31 09:57 | 投票
  

  以色列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总数超过全欧洲在那里上市的新兴企业总和。2008年以色列的人均创业投资是美国的2.5倍,欧洲的30倍,中国的80倍,印度的350倍。平均每1844个以色列人中就有一个人创业。(辛格:《创业的国度》)

  今年年初,笔者对以色列进行了为期11天的参观访问,惊叹于这个面积仅25,740平方公里(北京:16,807.8平方公里),人口仅有700多万的小国蕴藏的创新能力,它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创新超级大国。2013年,以色列的 GDP达到2727.37亿美元,人均GDP达到34651美元,是中东地区工业化、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国家。以色列最为世人所称道的是高科技领域的创新成就:科技对于这个自然资源极度贫乏的国家的贡献率高达90%以上;以色列在电信、电子、生命科学、医疗保健、农业、军事、安全等产业领域涌现出大量世界领先的技术创新型企业;以色列出口的产品超过一半都是高科技产品;以色列创新企业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或被行业巨头以高价收购。在海法理工大学和希伯来大学,我们看到了不同种类的创新产品:包括先进的“机器腿”,帮助残疾人16天跑完马拉松;海尔·施特劳斯智能饮水设备,给人们饮水带来了巨大方便;不用开刀的大脑手术,极大降低脑部手术的危险性;电动车领域世界上最领先的研究成果。

  我们需要思考,究竟是什么因素让弹丸小国以色列成为一个超级创新大国?笔者在本次访问中总结出4点形成以色列卓越创新能力的重要特质。

  军队的历练和安全的需要

  1948年建国以来,以色列狭长的国土周边曾发生七次全方位开战的中东战争,国家安全、国土完整受到的威胁是每个以色列人都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挑战。因此对于以色列公民而言,军旅生涯变得尤为重要,它不仅仅增强了个人的意志力与决断力,更提升了创新思维和创新行动力。一个以色列年轻人若在涉及国家安全的精英部门完成服役,他的履历可以和哈佛、耶鲁、普利斯顿大学毕业生媲美(辛格:《创新的国度》),因为他已在部队诸多不确定的作战环境下练就了创新的思维方式和行动力。海法理工大学的所罗门教授在讲座中解释说,为了让国家安全,一味运用传统的军事方法和军事理论无法解决以色列每天面临的安全问题,他们必须寻求创新以觅得解决路径。因此,在军队中,上级往往把新兵分成不同类型的创新作战小组,并赋予每个作战小组高度的创新自主权以应对多变的战场环境。由于所有以色列公民都必须服兵役,在军旅生涯中形成的创新“惯性”对其日后的高等教育批判思维形成和职场创新都起了积极作用。

  特殊的地理位置和贫瘠的土壤

  除了错综复杂的政治军事环境,以色列的自然地理环境也极为严酷。以色列面积狭窄,淡水、土地资源贫瘠,2/3的国土被沙漠覆盖。1948年以色列国成立之后,发展农业、保障生存成为以色列国家发展的重中之重。在特拉维夫,我们聆听了前以色列驻华大使、农业滴管技术专家做的关于以国农业创新历史报告,参观了基布兹(公社),了解了其发展状况及在以色列国家、社会体系中扮演的角色。可以说,以色列建国之后最大的挑战正是水资源的严重缺乏,然而经过几代人的辛勤努力,以色列人成为沙漠农业、滴灌、以及改良土壤盐分等领域的先驱者和领先者,在很短时间内解决了“北水南调的问题”,缔造了一个人类改造自然环境的奇迹。笔者印象最深的是以色列首创的滴管技术,在以国不同的城市和乡村,我们都可以看到在滴管技术关照下茁壮成长、五彩斑斓的鲜花和水果。现在以色列的农业不仅可以自给自足,其优质农产品甚至出口到国外。自然环境特质和求生存的迫切需求对以色列人的原创精神和独立自主行为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教育模式:好奇、独立、自信、思辨

  与中国人很类似,犹太人特别注意对子女的教育。然而与中国人不同的是,他们不培养“乖孩子”,而培养有想法、能思辨的孩子。犹太父母注重培养孩子的独立思考能力。孩子们从小受到父母的鼓励,擅长提问,注重思辨,父母在孩子放学回家之后问的第一句话经常是“今天你提问题了吗?”犹太人认为孩子提出问题比解决问题的能力更为重要。出生于以色列飞行员家庭的19岁少年佑思对我们讲述了犹太孩子的几个特质:好奇、独立、信仰、兴趣、自信。对犹太人来讲,“学习是一种信仰”,“观念改变世界”。犹太孩子们从小就海量阅读,视学习为终身使命,重智慧胜于重金钱。强烈的学习愿望是基于犹太人的价值观,对土地的热爱,及自由和容忍的原则。这也是犹太民族涌现出大量科学家的根本因素,爱因斯坦从小就阅读大量自然科学和西方哲学著作。相比之下,中国传统文化中“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等级观念对于教育理念影响深远,孩子读书是为了“出人头地”,“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教育从一开始便具有浓重的功利主义色彩,因此现代中国应试教育鼓励孩子去解题、追求满分答案,却不鼓励孩子提出问题,这种传统填鸭式的教育一定程度上扼杀了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对科学技术创新没有积极的作用。

  文化传承:知识是唯一的权威

  2000多年来犹太民族在世界各地受到排挤和屠杀,被打散过无数次,丧失了自己的家园。但是坚定不移的信仰让犹太人有着顽强的意志去生活,并建立了自己的国家。犹太民族的文化氛围、归属意识、团队精神十分强烈,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宗教信仰:犹太教有两个经典,塔那赫与塔木德。塔纳赫即旧约圣经,它规定了犹太人只信仰上帝耶和华,不承认耶稣为上帝的化身;不信多神教;不崇拜偶像;他们认为自己是上帝独一无二的选民。这一信仰方式构成了犹太人与“天”的直接对话,并不需要通过所谓中介与权威。因此,犹太人从小就可以质疑父母、老师,不用担心“面子问题”,犹太人有着“厚脸皮”的传统。同时,正是由于对天启的笃信,犹太人重视精神世界远远胜过物质世界,唯有真理和知识不能被带走,因此他们认为教育是孩子们可以得到的最好的财富,你的知识越多,你在社会上越受到尊重,爱好读书成为犹太人一生的习惯。笔者在以色列听到的一个著名的犹太格言:如女儿嫁学者,变卖全部家当也值得;如娶学者女儿为妻,付出所有财产在所不惜。这就不难理解犹太人在诸多领域的卓越表现:美国的学术界、企业界、教育界、新闻界、艺术界精英中有大量犹太人;只占世界人口0.2%的犹太人却获得了29%的诺贝尔奖;世界最富有的人群中,25%是犹太人。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