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母亲节的康乃馨不再单纯

陶勇 原创 | 2014-05-12 10:46 | 投票
标签: 母亲节 节日经济 

尽管一些好事者努力把5月第二个周日的母亲节和中华民族传统的孝道联系在一起,但毋庸讳言,母亲节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舶来“洋节”,且从一开始,就是被商家作为促销手段引进的。

或许正因如此,当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到来,当“母亲节快乐”的短信、微信和电话不胫而走,当白色康乃馨和母亲节卡片铺天盖地,当报刊、网路、电视上“常回家看看”的温馨提示一再鸣响,许多人一面不由自主地从众、从俗,一面不免产生一种抵触、甚至逆反的心态:在如今的商业社会,母亲节的康乃馨,已不再显得那么单纯,那么馥郁芬芳。

他们的心情不难理解,当前中国社会上的母亲节理念,似乎和提倡者所倡导的人文、孝道、天伦之乐若即若离,却反倒沾染上浓浓的商品气息。

事实也的确如此:从花店、礼品店到餐饮、美容、旅游等行业,在这个日子来临前,都早早打出“母亲节套餐”、“母亲节促销”的动人幌子;媒体上、网路上不约而同(其实不妨说是“约而同”)涌出成批面目仿佛的“二十四孝”式故事、段子,煽情催泪的同时,也悄无声息地吸附着眼球、广告和各种商机。母亲节年年过,促销煽情的招式也不得不年年翻新,传统的“甜口”、“酸口”甚至“苦口”早已新鲜感不再,“辣口”、“重口味”如今也粉墨登场,诸如全程录播剖腹产过程的《来吧孩子》之类“母亲节献礼”电视综艺节目,已引起为数不少“过犹不及”的惊呼与叫停声。

对于此,一些人呼吁,让母亲节“去商业化”,恢复亲情节日的本来面目,另一些人则索性呼吁“抵制洋节”,另换个“本土化”的纪念日来替代。

然而这些恐都只能是抽刀断水,徒劳无功。

“去商业化”看上去很美,却是连母亲节创始人自己都没能办到的事:这个节日本是美国女性安娜.贾维斯为纪念自己的母亲安.贾维斯,于1908年首次发起的,从节日诞生的第一刻起——1908年5月10日,康乃馨就已不再单纯——第一个母亲节仪式在西弗吉尼亚格拉夫顿一座教堂,和费城沃纳梅克百货大楼同时举行,安娜献给母亲的500朵白色康乃馨,则被点缀在这座充满商业气息的殿堂里,此时距离母亲节被美国定为公共假期,还有6年之久。

尽管安娜本人对花店老板和其它商家就母亲节愈演愈烈的商业开发,表现出强烈的反感、排斥态度,甚至咒骂、呼吁抵制那些被她称作“骗子”的花店、糖果店和礼品店,甚至挨家挨户征集连署,却终究一无所成,自己反倒被当成了疯子。

安娜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必须看到,这个节日在成为公共节日的一刻起,就不再属于任何一个人,包括“母亲节的母亲”,商家也好,普通人也罢,都有权为母亲节赋予自己所喜欢的任何定义——只要一个愿打,另一个愿挨,如安娜所言、或某些人所想象的“最好、最高贵、最真实的母亲节”,事实上并没有在公众意义上存在过,对于《来吧孩子》这样超过人们人类极限的“重口味”母亲节“礼物”,人们的忍耐度会令其丧失市场,并在下一个母亲节里销声匿迹,但那些无伤大雅、有助家人心情和氛围的花朵、礼物和祝福,哪怕掺一点点假,有一些些煽情,又有什么关系?作为母亲,难道不会笑着接纳儿女们所回馈的一切么?

当然,单纯、芬芳的康乃馨,和高贵、真实的母亲节,是人们所向往的,但这样的一个节日,恐怕只能属于各个家庭自己,这样的氛围,也只能自己去营造,大众的节日,往往也只能是商业的、从俗的,春节如此,圣诞节如此,母亲节也概莫能外。

不过良好的社会氛围和“节日习惯”,也未尝不能给“自家的母亲节”添色。笔者的大儿子在加拿大上小学一年级,早在4月中旬,学校就神秘地组织孩子们“做手工”,等到5月8日,即母亲节前最后一个周五,“手工”终于完成了,原来每个孩子都在老师指导下,亲手制作了一个手绘花盆,并种了一朵“献给母亲的花”,这朵花恰在母亲节前夕盛开,很显然,这朵没花一分钱的花,是我妻子母亲节最大的惊喜和安慰。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