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管理:中国式管理境界(17)

崔长林 原创 | 2011-06-28 05:35 | 收藏 | 投票

  又叫“配置资本”。对具有创造性投入所进行的管理。由于创造性投入对时间、地点、项目、资源的选择性极强、极高,有“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之要求,而又主要体现在一个“巧”字上即“借力打力”上,所以它具有有效“配置资本”的性质与意义。诚然,它比对“配置资源”的管理的难度还要大一些。

  配置资本与配置资源的区别就在于,前者是站在资本的角度上去配置资源,而后者是站在资源的角度上去配置资本;前者是“把资本投下去都需要什么样的资源”,后者是“有这样的资源都需要什么样的资本”。这显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两个范畴,是企业经营与管理的两种境界,是我伟大的中国人民在改革开放和实行市场经济的过程中锻造出来的一种管理模式。由于创投管理牵涉到对资源成长性而非资本成长性的认识,因此,它对实行这种管理者素质的要求非常高,而又主要表现在对相对宏观的经济事物、物质的认识是否客观,所以,可以肯定,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与可持续发展,人们对于创投管理价值的认识会与日俱增,而且会越来越具有创造性。

  过去,人们总把资本看得比天还要大,好像资源是在为资本服务的,不晓得“资源是资本之母”的道理,结果把本来应该通过“资源手段”解决的问题都用“资本手段”解决了。事实上是,这是被马克思在100多年前就唾弃的,却被100年后的管理者使用。比如动辄就采用金融、货币手段来“调整”经济,而不知“资源管理”有先于“资本管理”之厉害。

  核心竞争力是怎么产生的?没有“经济核子”能产生核心竞争力吗?而经济核子又是由什么东西凝聚起来的?当然是由“经济中子”即资源和“经济质子”即资本共同凝聚而成的了。这与中子和质子凝聚成核子有什么不同(经济中子包括自然资源、社会资源、文化资源在内的各种资源)。可惜的是,即便到了现在,我们一些经济管理者仍然认识不到对各种经济社会自然资源的管理有多么重要作用与意义,这实在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

  大家知道,对中国的房价所进行的控制曾经采取过许多金融、财税的手段(比如首付的提高、交易税的提高等等),可以说基本上未能将房价给控制住,但是,用“限购”的方式却给控制住了。请问,“限购”是一种什么东西?“限购”是资本吗?不,它是对资源的一种控制也。为什么用“资源手段”能控制住而用“资本手段”则控制不住?不为别的,就因为资源是资本之母。这难道还不能说明,“资源管理”的伟大作用与意义?

  资源管理的重要意义就在于资源是资本之母。这就好像我们要想使资本实现增值与可持续增值,使经济得到发展与可持续发展必须得把“让它们在哪里增值、在哪里发展”的问题事先考虑清楚才成,而不能随便把它们投到或放在一个地方就能增值、就能发展的道理一样。资本是什么?可以肯定地说,资本就像是精子,并不是所有的精子都有用,而只有其中的一两个有用,原因是卵子的数量是一定的,何时排放是有时间规定性的。不仅如此,就算有了卵子,也有一个卵子是否能够接受精子的问题,是否能够把它接纳的问题——“受体”。否则就白投了。比如中国的企业到美国和美国的企业到中国来投资,都存在着一个是否能够被接受的问题。

  而从这个意义上说,“配置资本”确实比“配置资源”的学问要高。

  何谓配置资本或创投管理?简单而形象地说就是,能够准确地将资本投入到资源的子宫或能够将经济社会发展在资源的怀抱里(广义投入的过程),否则资本就是再多也会失去了增值性并转化为“资本资源”,搞不好还有成为“反资本”的可能。

  反资本就是没有把资本投入到资源子宫里的资本——投错了地方的资本,它是创投的天敌,是资本的毁灭形式。这是因为,当资本与反资本相遇时就会发生“湮灭”,并在“湮灭”的过程中产生巨大的“反经济能量”,可通过亏损、经济危机给经济社会造成的损害而得到证实。在经济结构的调整过程中为什么一定要强调“配置资本”而不只是“配置资源”?原因就在这里。当然反资本也具有资源性质,如果不与资本相遇,也具有可利用的性质。诚然,这里讲的资源是广义的,不单指自然资源,也应将社会资源、知识资源、科技资源、文化资源等无形资源包括进去,常常需要“统筹”在一起才能发现其妙用,才能发现某一种资源在什么时候“发情”。

  如何给资源配置资本?诚然,一定要根据本地区、本部门、本企业资源的实际状况而不能根据本地区、本部门、本企业的资本状况,因为资本精子的多寡决定不了资源卵子在什么时候排放。

  如何才能发现哪些资源到了该给其投入或配置资本的状态或时机?有没有可供我们发现、识别、比照的信息源?作为一个管理者,又如何才能获得并做到“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的境界?

  那就请看《源本互化——中国式管理境界》和《非投管理——中国式管理境界》之文吧!

个人简介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道家、天体力学家、科普作家,价值中国百强专家、资源与资本互化理论奠基人;揭示了万有斥力定律、万有引斥定律、物质生成定律、宇宙膨胀定律;量子、裂变、聚变管理经济学首创者;代表作有《差异论》、《统…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