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沪高铁,献礼还是现丑?

袁峻 原创 | 2011-07-14 10:19 | 收藏 | 投票

京沪高铁,献礼还是现丑?

 

为党的90岁生日献礼而高调亮相通车的京沪高铁,在运行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就开始接二连三地现丑了。

先是710日,京沪高铁曲阜东至滕州东至枣庄间下行线接触网故障断电,导致19趟下行列车晚点。铁路部门对此的解释是:因山东省境内的雷雨大风,造成高铁的电力接触网收到破坏。并找出专家了解释:行驶中的电车遭遇雷雨在任何国家都是无法避免的,这种情况不能称为故障,更不是事故,而是一种突发的自然现象甚至宣称:这反而验证了中国高铁在安全技术领域内值得信赖,应该给与高度评价才对!

不幸的是,两天后的712日,11时,京沪高铁D182次列车行驶到安徽宿州附近时,供电设备再出故障,“火花从窗口闪过,尖叫声中动车迫停”。经抢修,13时排除故障。故障导致京沪高铁上行中断长达3个小时。当天,京沪高铁开行的区域内,天气良好。只有太阳,没有雷雨。于是,铁路部门终于扭捏地“对列车晚点给旅客造成的不便”表示了些许歉意。

713,上海至北京的“G114上午934分从上海发出.1134分才到镇江.然后停车一小时。” 铁路部门从南京调一辆备用车赶到镇江接走G114上乘客。按照图定的列车时刻表,G114应该是905分发车,不知为何发车就晚了半个小时?但至今没有看到铁路系统对此做的明确解释。

京沪高铁通车时,京沪媒体的高调宣传似乎就是昨天的事。各大媒体的记者似乎都被请上列车去过了一把瘾,稳定、安全、舒适的赞誉不绝于耳,甚至还有媒体夸张的表述:“这是中国交通史伟大的一天。”并置已经开行了1年多的武广高铁与不顾,把京沪高铁吹嘘为“中国高铁的真正诞生日”。但京沪高铁的运行似乎很不给这些媒体的面子。不到半个月,就引起了舆论的非议。京沪高铁到底怎么了?

京沪高铁的强行通车,是铁道官员们好大喜功,沽名钓誉的杰作。自从2月份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被双轨后。铁道系统内部的官员纷纷落马。媒体对刘志军等人贪腐报道猛料迭出,让铁道系统声名狼藉。铁道官员们急于有所表现来振奋铁路的颓势,于是不顾既有的条件,赶着京沪高铁上架,并美其名曰“向党的90岁生日献礼!”其实,如果你乘坐一次高铁,你就会发现,沿途大量的基建还没有完工,很多车站是仓促应付通车后再行修正,甚至还有的车站的候车楼根本就不能使用。但京沪高铁就已然剪彩通车了。可见,京沪高铁为了献礼而仓促开通运营的典型例子。

如果说,京沪高铁在通车前没有进行测试运行是不公道,各媒体的记者多在6月下旬就登车风光了一把,那时候,微博上到处都是记者们发上来片片。虽然在一年半以前前武广高铁就已经开通,之后有开通了郑西高铁,但是作为一条长达超过1000公里的京沪高铁,其单一长度和运行密度都是前所未有的,因此,不论是从单一车辆的疲劳运行测试,还是短时间内多辆列车的通行对电网承受能力的测试,以及在突发情况下应急处理能力和应急预案的完善等,都是必不可少的。用院士们的话,高铁需要磨合期。但是在磨合期就大规模售票载客,则是对乘客安全的漠视。对于乘客来说,高铁的安全问题不仅仅是不能出颠覆这样的恶性重大事故,也不能出现机械原因的突发停车,甚至不应出现无故的晚点。在没有进行载客试运行的情况下,就大密度地、高速度地安排正常的客运计划,遇到突发事件,必然是乱成一锅粥。排除一次供电设备的故障用了2个多小时的抢修,如果不是设备的质量和安装的工艺有问题的话,那一定是应急维修方案和维修技术有问题。把问题归咎于天气,只是借口而已。

即使是因为天气原因引发的停车事件,撇开责任问题,在管理上,铁道系统也应该做得更好。我很有“幸”地遇到了12日的京沪高铁大面积晚点。比困在车上的乘客“运气”好一些,当天我是准备乘高铁从济南到北京,一到济南西站就被告知晚点许多。但晚点到什么时候,车站却不知。于是引发候车室旅客的不满。其实,在当今通信如此发达的情况下,这些预报不是难事。特别是在13时就已经排除了故障,就可以立即将变更后的行车时间计划通知前方车站。让前方车站有一个准备和应对。此外,在计算机技术发展的今天,每列车上有多少人,还有多少空位子,这都是很容易统计的。计算机系统完全可以把这些数据立刻通知前方车站,让前边车站安排滞留的乘客。以12日的大面积晚点为例,通过济南北上的列车有将近20列晚点,我当时持有车票的列车排在第10个,要到1645才能到济南站,我不愿在济南站久等,抱着站到北京的想法,1540就强行冲过检票口,登上了第3辆开往北京的列车,上车一看,那一节车厢上几乎没人,后面的商务车厢只有一人。像这种情况,车站完全可以安排更多的滞留早些乘车。

曾经在媒体上看到介绍高铁乘务员的招聘条件如何不逊于空乘等等。现在看来,那都是纸模样。找“空姐”、“高姐”毕竟不是招窑姐,不能光看乳房大不大,脸上有没有酒窝。更需要的是基本的服务意识和职业素养。但从京沪高铁这几次突发的大面积停运情况来看,“高姐”的职业素养远远低于脸上的酒窝。比如,在一趟晚点的列车上,列车员居然在旅客的质疑下当场啼哭。当有乘客提出,列车晚点,应该免费提供盒饭时。乘务员则表示“没有这个规定”。言外之意铁道部是有“无故停车”的规定。就拿我的亲身经历过:12日,由于上线线路大面积晚点,济南西站滞留了大量乘客,车站既不能通报具体的延误情况,也没有出来安抚激动的乘客。车站甚至没有一位领导出现,而只是由咨询台的工作人员敷衍。当有旅客提出,我们买的是高价的高铁车票,这一耽误时间结果比慢车还慢,铁路应该给予赔偿!面对这样很正常的要求,车站的工作人员居然回答:晚点的是火车,与我们车站有什么关系?不说这位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了,她连列车与车站同属于同一个京沪高铁这样的基本知识都没整明白,怎么会有高的职业素质?

有人把高铁上没有为乘客配餐一事来与民航相比,并以此作为高铁服务不如民航的推断。但我觉得配餐与否并不是重要的事情。俗话说,羊毛出在羊身上,为了一盒饭多花30块钱,有些乘客是不愿意的,倒不如省下钱来自己买点可口的。实例:在北京去济南的高铁上,列车从北京开出后,列车员就来给我们倒水,并询问我们的到站和午饭的内容。我们一一作答,乘务员便去备餐了。我旁边的那位乘客是到沧州的,结果等乘务员送来午饭的时候,列车已经快到济南了。哪位沧州下车的乘客虽然没有说什么就下车了,但心里肯定在惦记那份盒饭呢。

我是高铁积极的拥护者。即使深受高铁大面积晚点所害,但是对高铁的发展依旧抱有信心。唯独对高铁依然延续“铁老大”的官僚作风耿耿于怀。从京沪高铁高调的、献礼式的开通,到开通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四天出现三次行车事故后的推诿,狡辩的做派。从正常行车中送餐不到位的小事,到应对突发事故时的混乱和无序。无一不是继承了六十多年来“铁老大”的衣钵。除了车票更贵了,一点没有高铁的新气象。

高铁,为什么不能更好一些?

个人简介
毕业于山东大学数学系数学专业,就教于北京邮电大学。后不务正业,下海谋生。曾先后从事金融、投资与管理等工作。在金融机构做过财务,管理过资金;参与过上市公司的收购和重组;参与投资房地产、基础设施以及彩票发行等。现为…
每日关注 更多
袁峻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