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在权贵资本主义与财富资本主义下的成长之路

企业家在权贵资本主义与财富资本主义下的成长之路


目前中国很大的问题就是”政府与民争利,本质是所谓的权贵资本主义。企业家最后的财富如果处于权贵资本主义的渊薮,无论其聚集多大的财富数量,其最后的归宿也只能被权贵资本主义所吞噬。

 

在权贵资本主义下国企就是合法的官商勾结组织


吉冠认为:“国企就是合法的官商勾结组织,国企的存在使市场被垄断,企业法也因此多元主体,竞争不可能展开。而政府因为有自己办的企业在市场之中,不可能公平公正管理市场。有了国企政府也有了自己的政权的经济基础,至于民生那是可以不理睬的。因此国企不除国无宁日民难安生。

 

国企的存在使得政府与企业分工无法划清责任界限,政府不像政府,企业不像企业,使得市场经济前提下的公有制成为万恶之源,公有制条件下的市场经济成为权贵市场经济或官僚私有制经济。难怪发达国家很难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而李明伟则认为,“根子还在治理机制,或者讲烂了的体制,企业属性无所谓,新加坡国企照样可以做好,欧洲一些国企照样可以很独立,中国国企操蛋地方在于他就是官员的行辕后仓”。



全球财富圈一直存在着资本主义社会成熟的“财富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社会“权贵资本主义”的斗争,而国内存在的“财富资本主义”和“权贵资本主义”的斗争,则更加的不利于中国真正市场化经验尚不足30年的企业在国际舞台进行全力的角斗。

真正的企业家有应对环境的能力。权贵资本主义却难以招架,其活动是没有规则的,其生存基于以权杖作为资源的平台,而权杖之下,绝不会有文明的商业原则存在。未来必须把权贵资本主义向成熟的纯粹资本主义扭转。

做个诚信企业

我们认为,“不诚信是万本一利,诚信是一本万利”。正如李明伟 说的:“什么时候,我们宁可失了位子,失了房子,失了票子,也不要失了诚信。什么时候,我们失了诚信,也就失了位子,失了房子,失了票子。”

做个干净的企业

"中国管理模式"第一是必须做“没有味道的厕所”。当任学安被问到对中国管理模式的期望时,他说,“让我们的厕所没有味道”。因为此前希拉里此前来华录制对话节目时,就提到过此要求,要求提供专用的没有味道的厕所。

做个守法的企业

没有强大健全的法制,完全靠人的觉悟希望何其渺茫!真以为外国人有商业道德,也还是靠健全严苛的法律制度规范着而已

做个有信仰的企业家

世界上,没有基本信仰的稳定人格建树是不存在的。西方近代思想文化界的巨人马克斯·韦伯(Max Weber 1864.4.21—1920.6.14)被西方学术界一致奉为宗教社会学研究的开创者,他在他的专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写到“在任何一个宗教成分混杂的国家,只要稍稍看一下其职业情况的统计数字,几乎没有什么例外地可以发现这样一种状况:工商界领导人、资本占有者、近代企业中的高级技术工人、尤其受过高等技术培训和商业培训的管理人员,绝大多数都是新教徒”。

以正道利用商业政治

《中欧商业评论》指出:美国企业怎么玩政治?联邦快递是美国企业利用其政治影响引导立法、促进商业战略成功的经典案例。这个的案例让我们认识到,企业开展政治活动是一种自然反应,只要将这种行为放在“桌面上”进行,弊端是可以避免的。

中国地方商业政治文化,各有特色,各具特点。吴晓波总结了中国商界的商业政治,他说:政商关系中两类人最混乱:潮汕商人和浙江商人。潮汕人喜当场结清,一步逻辑,互不亏欠,一旦出事则相关者全部扯出,黄光裕即典型代表。浙商相对狡猾,政商关系极其复杂,是嵌入式、随风潜入夜式的,因此最具腐蚀性。一温州商人说他在委内瑞拉,可以把该国国防部长的车开到自己飞机下面接人。

全球没有不与政治发生关系的商业。但中国的商人中“帝王”思想严重”,商人们认为,与官方结盟是一种权杖,可以实施权大于法的商业利益。因此,上面的主子就成了商人们的爹娘,所以,只要这些爸爸在,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按照俗话说,:“我爸叫李刚”。

从古至今,商人都不宜完全利用和倚靠政治为商战策略,历来为正经商家所忌讳!

从有秦一代大商人吕不韦,到清代大商人胡雪岩,再到今天的黄光裕,都宿命性的没有逃脱商人与政客纠结中成了牺牲品的结局。胡雪岩虽聪明一世,与官场人物交往甚密,但最却因为不谙官理、刚愎自用、不懂变通而成为左宗棠与李鸿章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成为李鸿章 “排左先排胡,倒左先倒胡”策略的牺牲者,实在令人为之扼腕叹惜。

个人简介
独立学者、思想者。专研国学易学与管理,文论屡见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教育部网站。对社会的最大贡献是相继独立研发创始了“泛资源理论"和“知识信息吸盘理论”。董斌热心于公益事业,经常乐于参加一些公益性会务活动。此前曾参…
每日关注 更多
董斌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