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安睡的新竞争时代

林桂平 原创 | 2012-11-22 09:4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竞争门槛从来没有这么低过,又从来没有这么高过。

  把时间拉回到十年前,手机业的霸主是诺基亚、摩托罗拉、西门子、阿尔卡特,个人电脑的霸主是IBM、惠普、戴尔。今天,全球手机业第一季度80%的利润归属于苹果,20%的利润被三星拿走,意味着其他手机制造商连汤都喝不上。今天的PC,多了一个叫做平板电脑的新成员,还有一些说不清是PC还是平板的产品,而最牛气的玩家中,IBM的PC已经卖给联想,苹果独领平板风骚。

  十年前,全球互联网中,Facebook还没诞生,更不用说Twitter、YouTube、Pinterest、Groupon了,业界的聚光灯全落在一个叫做Google的家伙身上。十年前,中国互联网的雏形是“战国七雄”: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盛大、搜狐、网易、新浪今天,除了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还稳坐钓鱼台之外,“战国七雄”的其他成员在不同程度上已经被奇虎360、优酷土豆、人人网、小米等超越了。

  如果颠覆只发生在泛互联网行业(包括传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以及关联产业),传统行业的大佬们大可高枕无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金风科技、美特斯邦威、王老吉、雷士照明、无锡尚德等新贵,它们的颠覆、崛起、荣光和争议,都集中在新世纪的前十年。

  这个世界跟十年前、二十年前比,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竞争优势越来越难持续性地保持?

  竞争门槛最低的时代

  Groupon甫一出炉,中国立马仿效者众,短短一年时间,“千团大战”就烽烟四起,参与者不乏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等大佬,还没来得及举行行业两周年庆,立马又是尸横遍野。YouTube一出来,土豆、优酷、奇艺等如雨后春笋,还没完成初始积累,并购潮又起。而这两个产业,不过是这个时代快速、残酷竞争的小小缩影。

  之所以说竞争门槛最低,是因为在这个时代,资源从来没有这么富余过,从来没有这么流通顺畅过。

  牌照缺吗?吉利汽车李书福的生产牌照是从四川德阳监狱下属的一个汽车厂买到的。

  资金缺吗?融资租赁、应收账款保理、仓储融资、供应链融资、股权融资,只要企业足够优秀,各种金融机构带着各种金融工具,排着队抢着给你钱花。

  人才缺吗?基层员工,大学屡屡扩招,本科生比农民工便宜;中层管理人才,人力资源方面有咨询公司的储备,财务人才有 “四大”的员工跳槽;即使是跨行、跨界的高端人才,如家的孙坚、阿里巴巴的卫哲,都曾经是百安居的得力干将,在新、旧位置上都做得风生水起。

  技术缺吗?一个联发科,颠覆了整个2G手机的链条,在最火的时候,华强北一个团队一年多的时间就可以把两亿变成四亿。任何新技术,只要引起注意,立马就可以被破解、被仿造。

  商业模式缺吗?美国的成功模式可以引入中国,中国的模式还可以放到第三世界国家,时空的级差套利,形成这个世界风险投资家最流行的模式。如家、Pinterest、优酷土豆、奇艺的成功故事中不乏这样的桥段。

  品牌缺吗?十年前,王老吉还只是广东的一个普通凉茶品牌,年销售额不到两个亿。2011年,年销售额达到160亿,超过可口可乐,品牌价值更是超过一千亿。运作这一切的加多宝,仅仅是靠租用而得到的王老吉品牌。

  竞争门槛最高的时代

  在资源富余、啥都不缺的时代,谁都可以创建企业、发展企业、壮大企业,竞争的门槛便被推得前所未有的高。这世界上最惨烈的对决,便是“你有的我都有,我有的你也都有”的战争,到最后,拼完了家底,两败俱伤,勉强险胜的一方也只剩下游丝一气。

  君不见,各个电视台,为了拼黄金强档的收视率,电视剧价格被一路放卫星,以《后宫甄传》为例,电视台+网络的版权销售价格已经达到了400万元/集;君不见,各大电商,屡屡拼节日,拼店庆,甚至,没有节日没有店庆也要造出一个“光棍节”。可目前还没有电商盈利,而苏宁还在定向增发35亿投入苏宁易购,京东为了上市做营销投入关键冲刺;君不见,一个分众的成功,传导了很多所谓无聊经济的媒体公司,餐馆的桌面台签、医院的屏幕、出租车的前座背后,甚至,洗手间的墙壁、洗手盆的镜子,都变成了新媒体的战场……

  这一切的热闹不过反衬了失落者的悲凉:综艺节目大战变成电视剧争夺,使曾经靠娱乐节目起家稳居收视率冠军的湖南卫视收视率一跌再跌;京东、苏宁的加入,使蛰伏十几年、本想迎来好日子的当当重归亏损,凡客诚品的上市变得遥遥无期,唯品会刚上市投资者就从“浮亏”变成“实亏”;对屏幕的争夺,推高了各种进场费,禾木传媒、触动传媒上市成疑,华视传媒遭遇退市警告而不久之前,这些企业还都是各种媒体追逐的明星。

  事实上,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聚成实践家商业模式研究中心研究员
每日关注 更多
林桂平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