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捉苍蝇的故事

宋玉刚 原创 | 2012-06-07 19:1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苍蝇的故事 
一个捉苍蝇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说过这么一句话:(媒体)记者长了两片嘴,说好话使出的是这样的劲,说坏话使出的还是这样的劲。所以讶,对他们得罪不起。
   这话说的不无道理。1999初夏,宋玉刚在担任双汇集团宣传处长期间,一天上午刚上班不久,万隆董事长突然通知让笔者快速去他办公室一下,在小会客室里,让我陪同北京一家《中国食品xx报》的某主任记者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后来得知是一对夫妇)。说他们要报道双汇,让我把双汇的发展情况向他们作以介绍。万总交待完毕就匆匆出去办事去了。临走时并一再安排,让我陪好这两位客人等他回来再说。
   半个小时候后,万总回来说,走吧,咱们一块去车间看看,参观参观。然后就一同到了双汇的肉制品大楼。接下径直乘电梯到了五楼,从五楼顶楼的分割生产线,再到四楼的绞绊和配料车间,再到三楼的火腿肠结扎车间,再到二楼的蒸煮与杀菌车间,再到一楼的成品包装车间,一层一层都看的异常仔细和认真,包括楼上是否有灰尘,厕所里、墙角处、门出口处是否有蝇虫,全都在主任记者探照灯一样的视线中没有任何踪影。然后,再回到该车间一楼会议室内细细品尝刚出锅的火腿肠,此时此刻,刚蒸熟出锅的火腿肠特别的香,芳香味扑鼻溢满整个会议室、把鲜味可口的火腿肠其美好的味道发挥到极致。
“唉讶,这火腿肠真好吃,香,真香。”说这话的是随同这位记者主任一起的女记者。
“不错,很好吃。。。。主要是车间里环境真好---干净。”这位主任记者把眼光抛向空中四处扫了几眼说:“也都奇了怪啦,这么大的达几万平米的车间里,从楼上到楼下连只苍蝇都没发现,奇了怪啦。不像我来之前有人反映的双汇肉制品车间里有苍蝇乱飞。说实话,我这次就是专程为这事过来的,想亲自看看能不能捉到苍蝇,然后,就写这方面的文章加以报道。。。。”
 “我们这从来都没什么苍蝇,说苍蝇乱飞是胡说八道。”在场的有人奈不住冲了一句。
   “哎,是没有苍蝇。这次我回去就有文章好写了----双汇几万平米的肉制品车间里沒发现一只苍蝇,连墙上机噐上窗台上一星灰尘也沒有----双汇的管理就是过的硬。”这位主任记者无不叹服地说。
   自然,所有的接待也是高规格的。每次宴请也都由万总亲陪。离开时,除车票、火腿肠礼品相送外,另外还有份份量不轻的可超过我当时几年薪水的红包相送。自然,他们全都来者不拒地笑纳了。
    一个星期后,以双汇管理过的硬,车间里连只苍蝇都没发现为主题的文章出现在北京的一家《中国食品xx报》上。一篇本来要做反面报道的文章,后来在真实的事实面前不得不以正面报道而见诸报端。
记者就有这神功。
事实上,双汇做的如此这么大,自有他的道理,平时的管理,完全是以国际水准要求而做的,不可能会像那位主任记者所说的“到处苍蝇乱飞。”而这种说法,其行为和目的,被他后来一次去上海一家啤酒厂的结局而归类。动机不纯是也。因为,这位主任记者他的上海之行,同样的伎俩硬说人家啤酒瓶中有苍蝇,要勒索人家几十万,结果,目的被人识破,不仅钱没弄到手,还反而被人家抓住把柄,打了个鼻青眼肿住院了。
敲诈才是真目的,多行不义必自毙,结果没有好下场。
这也说明,上海人没河南人好惹。

宋玉刚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能耐不大 专做实事
每日关注 更多
宋玉刚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