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管理英才论坛上的讲话

段俊平 原创 | 2013-01-15 14:55 | 收藏 | 投票
    今天有幸参加幸福管理-第十三届中华管理英才论坛,在座各位在2013年新年这么忙碌的日子里能赶来参加幸福论坛,本身就很幸福。我看到大家都戴着红围脖,冬日暖洋。
刚才冯军先生说了奥运麻将和桥牌的故事,大家清楚吗?中国人其实是最幸福的。你每天回去看什么电视剧?韩剧还是中国的电视剧?韩剧也是描写中国的文化,我们认为桥牌很好,但是麻将也不错。但是如何用辨证的眼光看这两问题?冯军先生是鼎鼎大名的企业家,以很好的口才,激昂的激情感染了大家。但是我个人认为麻将不需要改,因为我们中国人幸福就是幸福在麻将那种诡秘、变幻无测、人与人之间智慧的斗争里。所以中国人几千年来的幸福感,就源于像打麻将一类博大精深的文化。我们中国人一说吃,比如《舌尖上的中国》,就让大家喜悦天下。老外来中国,就一个吃,让他大吃一惊,让他乐在其中。所以我们有幸作为一个中国人。但是我们并不因麻将乐在其中我们就没有检讨,桥牌也有很好的地方,桥牌具有互相团结,缺一不可,互相协作的精神。如果将这两个优点合二为一,又不把麻将改成桥牌,那就是中国化的管理。所以我们爱维龙媒咨询集团十几年来秉承中国化管理的观念,就是把西方系统的思维和中国管理化的哲学结合起来,就相当于把桥牌和麻将结合起来。
因为大家的幸福,央视搞了一个调查,弄得大家有时候非常的难堪。说你幸福吗?我姓曾。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这是中国人有很多不幸福的感觉。因为幸福只能问自己,幸福不可能问别人,幸福是内心的感受。但是我们通往幸福的途径是什么?在座的大家其实一头雾水,中国人哲学思想博大精深,但是博大精深的工具却没有了。
    刚才各位企业家,包括王璞先生,包括刚才的白头英雄子凡先生,他讲的说物质的激励不可能纯粹的增加员工的积极性和幸福感,他40岁了头发很白,他也很忙碌,每天晚上睡觉几个小时,但是他上来以后阳气十足,声音洪亮,我觉得他很幸福,所以幸福也不是忙跟闲的感觉。在管理学上有两个影响世界管理学的很深的事件,一个就是20年代号称世界管理学之父的泰勒先生提出了古典管理学,他认为人就是一个机器上的部件,一个流程上的程序,是经济人。这个理论提出以后,很快被美国的企业接受了,当时美国最大企业三四个人,所以极大的提高了美国的劳动生产率。但是到了20年代,工人这种沉重的劳动节奏,心里产生了很多的压抑感,所以大量的员工产生了酗酒现象。在这个基础上,改变世界的一个科学事件发生了,就是霍桑实验。1924年,梅奥先生领导一个小组,在霍桑工厂,霍桑是一个工业交换机的工厂,进行了长达9年的实验。首先他们把车间的灯光调亮了两年,结果劳动生产率没有提高。然后又把工人的工资提高了,结果工人像富士康一样,酗酒、吸毒、自杀,这样持续了4年。第5年霍桑实验改变了方法,找不同的员工进行恳谈,让他们发泄对管理的怨气,然后用精神上的激励教育员工。企业高层把员工当成平等对象开会对话,用一系列的非物质的手段进行了一个辩论。结果霍桑工厂的劳动效率极大的提高,而且员工产生酗酒、吸毒这些非幸福的因素逐渐下降。所以他们得出一个结论来,单纯的物质追求并不能改变员工的幸福感。  
    人是社会人,不完全是经济人,所以在这个理论前提下,之后才出现马斯洛的精神需求说,所以霍桑实验是行为管理科学的开始点。大家在座的可以看到,幸福跟穷富是有一些关系,但不是绝对关系。我国古代陶渊明的桃花源那种特物质的生活是多么让人向往,我国古代的介子推,为了不当官,背着母亲被烧死在绵山。所以从西方的管理到中国的哲学告诉大家,幸福不是靠单纯的物质和外在的因素来决定的,是我们内心的感受。在霍桑、泰勒的基础上,西方就发现管理学应该把经济人变成社会人。但是有一个途径,那就是EAP,EAP是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的缩写,最早是杜绝员工酗酒,进行全方位的心理咨询。昨天看到新闻,广州市的公安局副局长在办公室自杀,我们的工厂、大学自杀的事件很多,为什么?他内心有了毛病,我们全社会又没有一个完整系统的科学的解决办法。所以EAP提出了一个系统的办法。
    EAP的发展历程,EAP从30年代酗酒的心理辅导,发展到今天是对员工心理、精神、全方位的家庭、包括各种内心事件和外在行为进行全方位的辅助,它是真正的活雷锋。在西方,EAP的内容就是诊断、辅助、培训、指导和咨询,达到心理和行为的辅助。EAP的作用对我们身心健康,对我们的工作绩效都有帮助,你身心健康了,工作绩效肯定会提高,工作绩效提高了,你的幸福感就强。幸福感强了,就改善了我们在座的组织氛围。我感觉我们这支队伍是心心相印的,原因是我们都有共同的组织特征,这就是今天开会的一个企业文化的体现。还有一个就是氛围增加了,所有的管理效能就解决了。我想今正康健集团创造的一些成绩,就是他们遵循了中国化的特点,某种程度上践行了EAP这种科学的幸福管理方法。
    现在我们认为,组织力、品牌力、文化力、创新力和执行力是企业必不可少的五力,但是幸福力其实是这五力外一个最重要的,这六力做好了,企业才有希望。在70年代,美国人一觉起来看到满大街都是日本的汽车,美国人很痛苦,他们就组织专家研究日本,研究完以后,影响世界的几部管理著作也诞生了,比如《从优秀到卓越》,《基业常青》,它们把日本的企业文化管理,上升到了管理学的范畴。但是文化管理在日本,源泉是靠中国哲学加上西方的科学化的流程进行紧密的结合。所以幸福力是一个企业管理的核心,幸福力怎么能转成生产力?企业员工幸福,其实是各条溪流归大海,员工幸福是我们每一个企业家唯一的责任。今正康健集团为什么要做慈善基金会,为什么要提幸福?它的行销方法和企业的理念和企业的文化是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的,那是一个溪流归大海的问题。
    EAP落地有一个路径,要建立起专门的机构,不单要把EAP放到企业文化当中去,还要放到人力资源当中去。我们出了一本书叫《企业幸福力——EAP中国化与幸福管理》,大家有兴趣可以上网查一下。把EAP与情理法的中国化管理结合起来,处理好制度、文化和职业道德的关系,这是一个落地的途径。你们可以看看那本书,或者上爱维龙媒官网上有系统的介绍。
    EAP在1999年到了中国遇到了问题,大家清楚,西方员工辅助计划主要是靠心理咨询,但是中国遇到什么问题了?有人举起手来,说我内心有病,我心理不健康,有人敢吗?你在单位敢吗?中国人是不敢的,中国人的性格是不愿意把隐私透露给别人,你从政,你说你心理有病,组织讨论你,你就没戏了。你在企业,你说我心理有疾病,企业肯定不会把你当成重点培养对象,还要找人看着你,怕你自杀了。所以中国人是群体行为,他喜欢从众。西方是个体化,我有病就有病,我就要治疗。还有我们中庸,西方人是批判,这是中国人和西方人的区别。
    这么多中国人和西方人的差异,造成EAP在中国落地很难,所以1999年以后,国外的一些组织在中国落地遇到了很多瓶颈,他们采访中国人,说你心里面到底怎么想的?中国人不说实话,中国人是反向思维,一上来说我说话不行,我很谦虚,但是他心里面其实很自信,所以中国人表面和内心是相反的。这个也造成中国人其实不幸福的一个根源,这是一个文化基因问题。但是我们如何辨证的看待?我们首先要正视中国人和西方人的文化产业,做EAP有对成本的考虑,要企业投钱是收效很慢的。但是一旦收效了产出非常大,在美国投入3美元,给企业造成20美元的产出。还有我们人才建设,刚才各位侃侃而谈,我不会说我比他们很强。但是我个人觉得,我们中国人现在对我们传统老祖宗的东西,老祖宗那种幸福的东西缺乏认识,因为我们知道的很少,我们看到一点就会把它放大,透过现象不看本质,所以造成了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在犯一种毛病,要不就是左,要不就是右,黄灯要么就是停,闯黄灯不罚款,要么就罚死你,没有中间的波动,这就是中国人。其实我们中国人是讲阴阳的,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造成这个黄灯现象是为什么?就是我们中国人缺乏了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所以毛泽东在40年代、在延安就号召大家读一本书,那就是艾思奇的《大众哲学》。各位,如果你们想幸福,那就要从我们中国人,中国文化,五千年的灿烂文化去汲取营养,那里才是幸福的源泉。EAP中国化的道路,只有从我们老祖宗的文化和哲学的思维去找幸福的根源。儒家讲首先建立幸福观,叫安贫乐道,你安了贫了就能乐道。我们读唐诗,扬州八怪,我们很多古代的圣贤,其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颜回就是在一个陋巷里面,但是他特别幸福,为什么?他乐道。我们现在道在哪里?我们已经丢掉了,没有道。今天我们演讲的很多东西,是道非道,但是百家争鸣,我觉得我们一定要谦卑,一定要兢兢业业,一定要有忧患意识。 
    所以我用了几天时间准备了这样一个PPT,因为我不敢站在讲台上,站在讲台上传播出去那就是责任,所以谨小慎微。每天邀请我的演讲有很多,我很少出席,今天是讨论幸福。去年我的200多篇文章在全国上百种杂志刊登,我天天在烛光下进行写作,这也是一种幸福。所以我们建立幸福,那就要从实际出发。还有道家与EAP,我们缺道德经。真正的道德经大家天天念,有些人上道德经班,学完以后我行我素,还跟原来一样,就是一种形式。道德经给我们很多东西,寡欲、不争、守柔、虚极、抱朴,很多大师张口闭口都是钱,我们真正把道德经学到家了吗?还有我们的佛家众生平等,在座都是平等的。今天我就很赞成我们的组委会,每个人来都戴红围脖,如果只有专家戴红围脖,不发给大家的话我也绝对不戴,因为我们是众生平等的。所以我们有幸成为中国人,因为我们有五千年的历史。我们的书——《易经》,它的伟大不是在于易经的六十四卦,而是在于直到清朝时有2700多种研究易经的书。历史上发现发生了很多灭书、文字狱的现象,尤其是现在演的《楚汉传奇》,焚书坑儒。包括现在到新华书店,我昨天去的,32万种书。连倪萍都成大作家了,那莫言能不获得诺贝尔奖吗?所以说中国人还是了不起的,中国人为什么能写书?谁都能写书,在座的你不要以为作家高高在上,你们每个人都能写书。在过去孔子都不敢写,孔子述而不著,是因为不敢写,都是弟子给记录的。我们现在谁都敢写,我那天碰到一个无业游民,最后一下子拿了五本书,说这是我出版的书你给看看,我说你是大作家,他说其实诺贝尔奖很好得,多写点就是了,这就是我们的时代。
    我们很多不幸福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我们太执着了。今天我们办这么一场论坛,来这么多嘉宾,非常好,很多人说没有达到我们的目的他就苦恼了。其实,来两个嘉宾就是成功了。王家卫的《一代宗师》里有句很经典的话:江湖上有灯就有人,有人就有希望,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成功不成功无所谓,只要有目标你就会幸福。不幸福的原因是什么?你没懂规律,你才疏学浅,什么也不懂就会写书,你说你能不痛苦吗?名人不见得幸福,他不幸福的原因就是无名,这是心静道明。还有狭隘,今天的论坛他来了,他为什么坐第一排,我坐第二排?其实坐哪一排都无所谓,坐到最后也无所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不要斤斤计较,要道法自然。像坐飞机,头等舱就好吗?据空难的调查,坐头等舱的死亡率要大过坐普通舱。
大家讲麻将,讲桥牌。但毕竟桥牌不是大众化的,麻将是,我就喜欢打麻将,但是我打完麻将以后就请客,我赢了所以请输的,皆大欢喜。我专门写过这方面的文章,被很多报纸刊登。
    墨子的兼相爱、交相利,告诉我们,大家都是平等的,再就是让大家共赢。还有内圣外王,世界上管理哲学的源头是内圣外王,如果今正康健集团做到了对内内圣,对外外王,那就是达到了终极目标,最后无为而治。
    最后要说管理的九重天——身体健康、心理健康、智商、情商、丰富知识、良好关系、事业成功、社会声望,最后到享受人生。很多人大家看到他很有学问,但是实际上一说话就烦他,他也很苦恼,这是情商不高。西方上帝就是上帝,你能成为上帝吗?你永远不会成为上帝。中国人要修炼,喻总马上就会成佛的,今正营销说喻总你是佛,能给我带来奖金,交个女朋友,能够购房。中国人从俗能到佛,从俗最不幸福到佛最幸福,途径是什么?中国五千年的灿烂文化,这是一个辨证的过程。图里面这圈就是桥牌的思维,外面这圈就是麻将的思维,这两个一结合,这就是幸福的思维。
最后,我愿各位——“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谢谢大家!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段俊平 著名国学专家、著名书法家、知名管理学者、国内多所大学国学及管理学教授、中国百名最具影响力专家,中国化管理商学院院长、中华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华书画艺术产业联盟主席、内蒙古年度经济论坛执行主席、爱维龙媒集…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