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发动者

王学秀 原创 | 2013-02-15 23:4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肯尼亚是个盛产世界长跑冠军的国度,而埃腾又是肯尼亚出长跑名将最多的一个镇子。慢慢地,埃腾形成了一种文化氛围——年轻人都争先恐后地练习跑步,并希望通过参加比赛、获得冠军而出名发财。一个男孩的母亲说,读书没有前途,毕业了也还是找不到工作,不如练习跑步,练好了能出名,也能挣钱。

  专家分析说,埃腾人之所以善跑,一是其身体条件特别符合长跑的要求,二是埃腾两千多米的海拔高度,也是练习长跑的理想之地。但是,正如我们探讨诸如中国的状元县,以及像温州、莆田等地的经济发展模式,还有前文提到的广西温江村“砍手党”等文化现象一样,埃腾人“长跑文化”的形成,似乎并不仅仅是上述基本条件所导致的结果。即便有了基本条件,一般来说,任何文化现象的出现和形成,都应该有一个文化的发动者。所谓文化的发动者,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了让其他人瞩目和羡慕的成绩,并愿意纷纷跟从他、效仿他的那些人。在有的文化现象如温江村“砍手党”的例子中,文化的发动者清晰易见,就是那一个和几个早年从村里出去闯荡的人。但在其他现象如温州和莆田的例子中,似乎很难将其中的发动者完全归于一两个人。而且在很多时候,一种文化的形成,似乎也应该是一个个甚至一代代文化发动者持续努力的结果。

  上述所谓“文化发动者持续努力的结果”,就是一个一个的先行者,以自己的成功结果让别人知道:如果我像他那样,我也会取得成功。因此,任何一种像埃腾这样的文化的形成,其背后都有一个根本的驱动因素,就是利益的诱惑。对个人利益的追求,才是人人愿意投身其中、并最终形成一种群体行为文化的关键所在。

  说到利益,自然联想到企业。按照科斯的理论,企业是以市场的替代者这样一种身份出现的。由此看,企业的一个天生的基因,就是其市场化和契约化。但是,由于企业毕竟是不同于市场的一个组织,而使得我们经常囿于组织的特殊性,想去作一些非市场化的事情。比如,过分强调员工对企业的所谓忠诚,要求员工有强烈的服从意识甚至献身精神,要求员工热爱企业,要求员工更加重视精神的需求而忽略物质利益,甚至有了诸如自己要赢利却希望别人无私奉献、无欲则刚的混账逻辑。其实,说到底,企业就是一大群挣小钱的人,跟着一个或几个挣大钱的人混。这里面,我不否认无论是挣小钱的人还是挣大钱的人都会有理想,也会有一定的精神追求,但是我们必须清楚,维系和促进企业持续成长的一个最根本的必要条件,一定是要持续地满足那些跟从者们的利益需求。如果认为跟从者通过思想教育就可以不计较个人得失一门心思为企业去工作,那是无知。如果不愿意在跟从者的利益问题上花费太多功夫,或者压根儿就不想去考虑利益问题,而就想通过教育,或者高压,使大家认可、服从并努力工作,那就是无耻了。可惜的是,这种无知和无耻,在目前的中国企业中还真的十分不少见。这或许就是许多企业难以管理和难以持续成长的最根本的原因所在。

  由此,从企业来看,所谓文化发动者,其实就不是简单的哪一个人或者哪一种制度了。企业中的文化发动者,首先非利益莫属,而好的管理者,就是基于利益机制设计一种能够持续促进员工利益成长的制度并实施它,如哈耶克所言,作为组织管理者最需要做的工作,是创造能够让大家取得进步的条件,而不是去“计划进步”

个人简介
历史学硕士,管理学博士,南开大学商学院企业文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企业文化管理师”核心主讲教授,劳动部“企业文化师国家职业标准”制订组成员、核心主讲教授,主持与参与多家企业企业文化咨询工作。主要研究方向为企业…
每日关注 更多
王学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