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卓越之路

胡祖六 原创 | 2013-03-25 11:04 | 收藏 | 投票 焦点关注

  宏伟的愿景、卓越的领导、独特的文化、优异的产品、巨大的韧性和卓越的回报,是发达国家伟大企业共同的DNA。伴随中国经济的崛起,哪些企业已经具备卓越企业的基因?

  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每个国家的崛起无不伴随着一批伟大企业的涌现。这些企业顺应了工业革命的潮流,抓住了独特的发展机会,取得了瞩目的业绩。商业企业是一个国家创造就业、税收与财富的主要源泉,是国家经济强盛的支柱,是社会安定文化繁荣的基石。

  毫无疑问,中国作为全球经济大国的崛起,必须也一定会伴随着一大批优秀企业的出现。从研究者、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的角度而言,一个重要而有趣的问题是,哪些企业已经具备了卓越企业的基因,有可能成为未来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领军者?

  笔者认为,虽然企业的卓越之路各有不同,但伟大的企业皆有如下几个共同的特征。

  宏伟的愿景

  如果翻开发达国家的企业编年史,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伟大企业在创业伊始,就已经树立了未来的发展愿景。高盛在纽约松树街卑微的地下室里,苹果在其创办人乔布斯养父狭窄的车库里,Facebook在哈佛大学的学生宿舍里,就都已怀有鸿鹄之志,为未来树立了一个明确的发展目标。

  这些企业一开始可能只怀有朦胧的梦想,模糊的雄心,但它们自觉地将其加以梳理完善,使之逐渐变为清晰的战略,可行的行动规划,以及能够加以遵循的发展路径。

  没有伟大的愿景,企业就不能敏锐捕捉和充分把握国家宏观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发展机会,就无法充分发挥它作为一个组织在特定时代和市场环境下所具备的潜力,就不能形成独特有效的商业模式,并且难以鼓舞团队,激励出持续的员工士气和最佳的工作业绩。

  卓越的领导


  约翰·洛克菲勒与标准石油,安德烈·卡内基与美国钢铁,亨利·福特与福特汽车,赛蒙·沃尔玛与沃尔玛连锁超市,安迪·格鲁夫与英特尔,斯蒂芬·乔布斯与苹果,比尔·盖茨与微软,沃伦·巴菲特与伯克希尔哈撒韦等,一个伟大的企业从成长到壮大的整个生命周期,无不与一个伟大的领导者息息相关。

  正如平庸的将领无法带出骁勇善战的军团,平庸的管理团队无法打造一个伟大的企业。现代企业成功的关键在于人才,尤其是顶层领导人才。一个卓越的 CEO,就像一位卓越的将军,必须具备战略思维、非凡眼光与个人魅力,能够吸引、凝聚和激励一支一流的团队,率领员工为了共同的发展愿景积极合作,确保经营计划得到一流的执行,从而带领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取胜。

  独特的文化

  企业文化是决定核心竞争力的因素之一。伟大的企业通常具有共同的文化与价值观,在具备团队合作精神之外,还有着追求卓越,尤其是对不断创新的执著与高度关注。

  企业的创办者和CEO对于企业文化有着最大的影响,通过其信念、思想与言行对企业文化打下深刻的烙印。企业文化是吸引人才凝聚团队的胶乳,也是决定企业品牌与声誉的重要因素。

  优异的产品


  不言而喻,在市场经济中,一个商业企业成功的法宝在于能够为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与服务,比如福特的T型汽车,微软的视窗运营系统与办公室软件系列,苹果的iMac、iPod、iPhone、iPad与iTunes,谷歌的搜索引擎,星巴克的咖啡,FedEx的快递服务等。

  伟大的企业一定拥有优异的产品,而平庸的产品却会损害一个伟大的品牌。只有通过技术与商业模式的创新、卓有成效的研发活动,为消费者提供受欢迎的优良产品与服务,企业才能持续扩张销售收入,提高市场份额与利润。

  巨大的韧性


  在竞争性市场经济中,企业面临的生存与发展环境充满着不确定性。变化是唯一的常数, 技术、商业模式、消费者品味偏好与行业竞争格局等,都是不断变化与更新的。昨日风行的产品今日就不受青睐了,曾经领先的技术可能过时了,可靠的商业模式也不再灵验了,或者面临没有预料到的突发事故与法律诉讼,宏观经济周期逆转,不时或有的金融危机,可能都会导致现金流恶化,债务负担急剧上升。可以说,企业从创立伊始到其发展过程中的每一阶段,都会经历各式各样的风险,鲜有一帆风顺的案例。

  有效地识别与管理风险、灵活性、调整能力与创新,是企业基业常青的基本品质。苹果也曾一度频临困境,被人们遗忘。但是,乔布斯偏偏不认输, 重返苹果担任 CEO后,推出了一个接一个拳头产品,终于东山再起,使苹果成为今天全球最有价值的上市公司。

  在瞬息万变激烈竞争的市场中,企业会不可避免地遇到挫折、失败,甚至面临倒闭与破产的考验。企业生存与永续发展的关键是有能力从错误中学习,被打倒还能够拾起信心爬起来,展现顽强的韧性与忍耐力。

  卓越的回报

  与非盈利组织不同, 一个商业企业的成功最终体现为企业的盈利能力与长远价值。这是衡量一个伟大企业最综合、最重要的尺度。

  乔布斯之所以为世人尊敬,并不仅仅是他的非凡创造力与开发的优秀产品,更重要的是他成功把自己与团队的创造力和产品转化成了利润与价值。苹果曾濒临破产边缘,当乔布斯1997年重返公司时,公司净亏损8余亿美元,市值不到30亿美元。到乔布斯英年早逝的2011年底,苹果净盈利高达260亿美元,市值高达3740亿美元,成为了全球最值钱的高科技公司。

  股东回报率的差异往往反映了一流企业与平庸企业之间的根本区别。不论在哪个国家,或者在任何行业,一个伟大的企业必须能够创造持久的与优异的股东回报。离开了这个硬指标,就不必奢谈什么社会责任等话题了,因为社会赋予一个商业企业最核心的使命正是创造价值与回报。

个人简介
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工程学硕士学位后,在美国哈佛大学深造,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曾担任哈佛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世界银行顾问,在华盛顿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高级经济学家多年,为成员国政府提供宏观经济研究和政策咨询…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