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决策到成果,从高层到底层

文荣 原创 | 2013-08-14 16:0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决策 企业 成果 

  记不清是赵本山的哪个小品了,里面有一句台词:从总理、省长、市长、县长、乡长,到最后的村长,前后就差5级。国家的大政方针,从中南海传达到天南海北,需要五级接力。中间任何一级出现问题,再好的政策也形同虚设。

  如何才能知道中间哪一级有问题呢,古今中外都是一个根本性的大难题。单纯要求下级自我反思、发现偏差、解决问题,效果怎样可想而知。常见的一种做法,是越过中间层级,越过中间层级的各种报告和数据,直达最底层,获取未经处理过的第一手信息。近期有10个中央巡视组前往地方和企业,目的就在于发现真实问题,及时纠正解决,确保政令如一。

  从最初的决策,到最后的成果,中间隔着万水千山。大到国家军队,小到企业家庭,为了保证最初决策导向预期成果,都必须警惕中间层级产生的信息变形。层级越多,变形的可能性越大。

  另一方面,最初的决策是否就一定正确呢,太不一定了。决策本身可能大致不差,或者开始是正确的,随着情势的改变,需要局部调整。如何调整呢,变革依据只能是层层反馈回来的真实信息。还有一种可能,决策本身就是一个大错误,如何才能知道错了呢,同样需要各个层级反馈的真实信息。

  因此,德鲁克说:决策是由人做出的,而人难免会犯错。再了不起的决策也不可能永远是正确的。就是最英明的决策也很可能会有毛病,最有效的决策总有一天也是会被淘汰的。

  决策的执行效果,需要最底层的反馈信息;决策本身的调整或舍弃,也需要最底层的反馈信息。如此一来,有效的决策,和各层级的真实信息,就构成了一个封闭的反馈回路,不再是一个单向开放的金字塔。

  现实中多开放的金字塔,少封闭的反馈回路,根源在于最高层脱离了最底层。

  德鲁克给了一个案例。艾森豪威尔当将军的时候,发布一道命令,贯彻起来畅行无阻。而当他当上总统,发号施令就那么顺当了。是总统权力不如将军吗,当然不是。区别在于,将军很容易核查命令的落实情况,而总统基本上都靠报告了解情况。

  有句老话,说总经理是什么,总经理就是公司里最后知道企业要倒闭的那个人。从总经理到员工、到顾客,往往有太多的中间管理层。如果总经理像总统那样,依赖于各种报表和报告,没有直达员工和顾客的渠道,那么他获取的信息,早就不知道变形成什么样了。

  山姆.沃顿创建了沃尔玛,连锁店遍布世界,管理难度比之一般的国家也小不了多少。但是山姆.沃顿一直亲身力行、同时要求高层经理必须坚持不懈的一件事,是和普通店员一起开门迎客。远离顾客,远离零售业务,做出的任何决策都是危险的。

  比尔.盖茨创建了微软,为全球几十亿人提供通用软件产品,说管理难度超过了一般国家也不为过。盖茨要求高层技术经理,一生都不能停止写代码。如此做法,并不是要把高层经理当做最底层的码农。一个不写代码的技术管理者,远离了真正的技术前沿,会逐渐变得麻木而平庸。微软帝国的逐步衰落,也许最大原因在于鲍尔默为首的管理团队,早就远离了码农。

  史蒂夫.乔布斯创建了苹果,苹果如日中天,富可敌国。而乔布斯对苹果管理者最根本的要求,是做产品的。苹果的核心价值,永远在产品。一个对产品不关心、不敏感,成天纠缠于各种新奇概念的管理者,必将断送苹果的未来。

  从决策到成果,从高层到底层,必须打通整合成为一体,才能政通人和、事业兴旺。

文荣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文荣,今目标软件创始人兼CEO。在业界被誉为“德鲁克的IT追随者”。今目标-目标管理软件第一品牌! www.jingoal.com 微博交流:t.sina.com.cn/goodyao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