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正和岛的危机到企业家的政治精神(9月17日)

贾春宝 原创 | 2013-09-17 12:42 | 收藏 | 投票

薛蛮子涉嫌“嫖娼与组织卖淫”而面临新的一轮法律与道德的审判,这是很是值得遗憾的事情。针对薛蛮子和这个事件,贾春宝已经深入进行过评论,在此不再赘述。假如说薛蛮子之被抓是由于私生活与公共道德之间,所宣称的生活方式与其招供的时候所陈述的所作所为大相径庭,那么随后所爆出的事情就更为让人心寒了。

王功权被“传唤”,涉嫌罪名是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王瑛宣布退出正和岛,李开复被确诊患有绝症,慨叹“癌症面前人人平等”,在人生中增添了更多悲情的成分。这些精英都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正和岛的岛民。这让我们想到了几年前风生水起,如今却已经难觅踪迹的乌有之乡。

正和岛是一个以互联网平台为依托的企业家社区,由原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人刘东华先生辞去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后,以20年积累的核心优势创办自称为正和岛首丁(首席园丁——“岛丁”是正和岛服务人员的正式称呼)创建的,希望能够搭建线上线下结合的决策者社交与资讯平台。

刘东华说这个世界的两种动物,一种是狮子一种是鹰,企业家掌控现实世界、掌控现实力量的是狮子,靠智慧和判断力提供价值的是鹰。正和岛就是“狮子与狮子之间、狮子与鹰之间的信任链、生态圈。”

正和岛的自身定位是中国商界第一高端人脉与价值分享平台。它是企业家人群专属的集facebook、微信与微博一体,线上线下相结合的,为岛邻提供缔结信任、个人成长及商业机会的创新型服务平台。为保证每个来的人都是对的,正和岛采取严格的实名制、会员制、收费制、邀请制。

按照刘东华的说法,正和岛是致力于打造自上而下、从虚拟到现实的诚信体系的主要为企业家服务的高端网络社交平台。通过为决策者提供安全可信赖的社交环境和社交资源、高选择性高价值浓度的资讯服务,帮助决策者校正、优化、提升判断力、决策力、领导力。

柳传志、张瑞敏、鲁冠球、王石、宁高宁、马蔚华、马云、王健林、郭广昌、李书福、朱新礼、俞敏洪、田溯宁、曹国伟、吴亚军、胡葆森、刘积仁、李开复等企业领袖都是正和岛的热情支持者与积极参与者。

正和岛用户被称为“岛亲”,需要通过审核并付费才能加入。据不完全统计,“岛亲”们组成了一百多个微信群,群里除了岛民,还有大量岛外人员,构成纵横交错的企业家社交网络。

刘东华说网站产品的设计原则有五:安全可信赖零学习成本价值优先级共建原则适度饥渴原则。其实就是通过互联网为企业家们建立起来的“好邻居俱乐部”。办好“俱乐部”有三大难题:严格确立“好邻居”的标准,六亲不认地为这个标准把关,让这些好邻居们聚到一起后觉得有足够大的价值。

虽然正和岛2013年6月1日才正式运营。但却是从一年之前就开始试运行了,可以说正和岛是作为资深财经媒体人的刘东华认为做得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或许也会成为生命中作为璀璨的成就。因为在更为久远的阶段,刘东华就开始筹备,在自己媒体从业数十年之间逐渐找到并坚定的人生目标了。

刘东华在经验上和意识上,都颇深刻地理解安全的重要性,关注安全比享受自由更重要,保持说话的机会比说话本身更重要。但任何平台都不是全然封闭的,任何言论都难以做到天衣无缝,特别是在稍微感觉到一些自由和放松的情况下,就很有可能会“祸从口出”并“因言获罪”。

秦火火因为造谣获罪之后,网络大V们噤若寒蝉,纷纷自查,是否有无意识转载未经探究真伪以及不负责任的言论的记录,有的话则悄悄删除,在没有被追究之前改过;没有的话则挺胸抬头,表达出欢迎深入调查的坦荡。

但是其实很多时候,人的灾祸都是在无意识之中自己埋下的。贾春宝认为,即使最为理性的公知,文字表达的大师,都难以做到自己的言论经得起反复推敲,所以越是公众人物,就越是需要奉行谨言慎行的原则,夹着尾巴做人。

2013年6月,王瑛因“退出正和岛风波”进入大众视野,她是中恒聚信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曾在内蒙古插队6年,在基层法院和司法局工作10年,80年代末从体改所辞职,后南下广东做实业,曾担任企业高管二十余年。还曾参与创办“世纪中国”网站,并担任《东方》杂志社社长3年。

十多年前,王瑛将中国私营业主的政治参与心态分为4种——恢复型的补偿性政治参与、功利型的经济性政治参与、民主型的发展性政治参与、退缩型的规避性政治参与。王瑛长期担任“社区参与活动”NGO理事,2012年发起“寻找马小平”活动,现在主要做的是弘爱人文阅读推广中心和“一起读”活动。

王瑛认为:“最近5年内,80后就会成为重要的生力军。这个群体扎根在市场上,大部分企业家的行业领域、商业模式、盈利模型的市场化程度比较高,靠政府关系挣钱和发展的企业家比例相对小了很多。

这个群体的独立性要强一些,骨头也要硬一些,在未来十年中国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中会有很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可以说,他们的状况也关乎中国的未来与命运。他们发现通过贴近权力赚钱首先是太危险,其次是太屈辱。其中有一批人,已经不仅仅满足于自己做一个现代企业家,他们还愿意对中国社会这个特殊的转型期负起一份责任来。

我们一定要努力去结束以暴易暴,要创建和维护和平转型的条件。我理解这个阶层应该有它的特殊贡献。”

6月22日晚上,王瑛发出退岛帖第六天,王功权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出了退岛说明。

王功权说“今天偶见23年前在广州有过一面之交的女企业家王瑛的退岛帖:我没有什么可犹疑的,几乎立即发出了这个退岛的帖子——我不属于不谈政治的企业家,也不相信中国企业家跪下就可以活下去。我的态度在社会上是公开的。为了不牵连正和岛,我正式宣布退出正和岛…… 

王功权在进入投资圈子之前,曾参与创办万通集团,并与冯仑、潘石屹、易晓迪、刘军等几个人并称为“万通六君子”

王功权1998年之后转做投资人,并积极投身各项社会活动。2011年5月,王功权私奔引起社会热议,并于2012年1月从鼎晖创投辞职,后赴美游学。回国之后,王功权称将致力于推动公民社会建设。此外,他还是中华诗词研究院创始人,兼任北京诗词学会副会长,并任公盟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倡导“教育平权”。

王功权之被政府关注是必然的,他在哥伦比亚大学访学的研究课题是“公民社会和公共财政监督”,“未来我会把三分之一的时间放在推动公民运动上,在我能够发声的地方,不管是在网上,还是座谈会、演讲,我都愿意去跟大家分享,就是尽可能地去发声。另外我会切实参与、推动公民运动。”

王功权曾经说“我不是干革命,我不希望中国爆发革命。我们的国家、民族在这种重复的暴力更迭中损伤太惨烈了……

我只是做了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为这个国家的良性变革提供一些健康的批评之声。我也没有上街游行,对吧?我也没有上街闹事,对不对?我也没有组织啥力量来怎么样,对不对?我只是做了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事儿,并且这么多年我做的事情都是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做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点事说点什么都会被渲染成这样。”

王瑛与王功权之先后退岛,本身就是颇为微妙的事情。王功权在互联网上的个性签名是“VC007”,王瑛的新浪微博名是“王瑛006”,俩人在思想上恰如这两个数字比邻而居。

正和岛有一股力量,是站在企业运营之外,从尽量宏观的角度去看企业家生存环境的,“千金买宅,万金买邻”,最有价值的选择从择邻开始。这本来就是刘东华所创办的正和岛的核心价值。

正和岛的岛民们以及所影响到的支持者,都希望更伟大的力量团结到一起,为企业家创造更公平的生存环境而努力。与之对应的是柳传志的“在商言商、不谈政治”的具体语境,并表示“真正的企业家,他唯一的使命,只能是让消费者满意”。而“泛道德化的批评”则“贻笑大方”。

柳传志“在商言商”的言论被媒体聚焦之后,王功权在微信圈上发表了“我理解的所谓企业家 在商言商 ——1. 不加入执政党政治组织;2. 不与特权合谋;3. 不作为人大代表履行参政议政职责;4. 不勾结、贿赂政府公共权力;5. 不为规避政治压力而让企业作出业务牺牲。”

贾春宝认为,虽然公务员与政客也算得上精英族群,但从实操与贡献角度对比,企业家是更为值得仰慕的真正精英,毕竟企业家是创造价值的,一直在切实地为这个国家与社会做着贡献,而政客与公务员们是制造利益重新分配的环境与机制。但遗憾的是:企业家的政治生命与政治精神却难以得到发挥。

作为精英的企业家中的很多人,连基本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都没有被真正尊重过,或者没时间,或者是在被赋予之后自动放弃了,一些著名的企业家代表、委员把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的头衔印在名片上,但本人却很少到会参加讨论。“那些头衔对他们只是一个荣誉、一个装饰、一种保护。”

2006年全国第七次私营企业抽样调查结果显示,“私营企业主的政治态度表现出鲜明的利益特征”。她自己曾经借助浙江省工商联系统的网络平台做过一个问卷调查,62%的参与者表示自己参政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企业更好发展”。

企业家是需要以经济利益为目标的,得到了经济利益,不要苛求其精神世界是否圣洁,因为没有人可以问心无愧地接受末世审判,同样没有人能扛得住任何秋后算账。

甚至有无数的企业家无奈地把妻儿、财产甚至自己的国籍转移到国外。假如在毕生的努力,却让自己成为没有祖国的人,从传统的“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以及“落叶归根”观念上看,即使在百年之后都很可悲地成为孤魂野鬼,这未尝不是一种悲凉。

当你有了一些钱,在自己所专攻的领域有了些许成就,难道移民就是唯一道路?那么你将如何面对你所钟爱的祖国,这片生你养你的故土,还有早已作古的那些先人,那些你终究要到九泉之下跟他们会面的人,在人生走到终点,或者教育后代之时,将何以面对他们。

不管是影视娱乐还是产业金融,或者是专家教授、公知精英,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之后,就习惯于跳出来,朝自己专业领域之外的地方拓展,比如从企业拓展到行业,从行业拓展到产业,从单一的产业到产业链,从产业链的表象看到推动那些表象的“两只手”,无法避免地要放开眼界,从国内放眼国际,从现在回顾历史。

英国历史学家和政治思想家阿克顿勋爵毕生思想精华的《自由史论》中有这样一句话:“不管谁,拥有了社会力量就必然要求政治权力。这是政治学的最高法则,如同万有引力是物质世界的至高法则一样。”

朋友们说,企业家关注社会,注重政治责任的精神,是资产阶级革命的前兆,是值得赞赏的。但贾春宝却认为企业家承担政治责任,推动民主与民权,需要理性的约束,至少需要必要的自我保护。

贾春宝不主张文人、企业家与政客都做诺诺状,但总是需要有一些基本的自我保护。面对残酷的现实,发出理性的声音,成熟就不需要鲁莽。否则会成为制度与国家机器的牺牲品。

企业家首先是人,人都有基本的公民权,选举权与被选举权,知情权、传播真实而不是虚假甚至谣言的权利;当这些权利无法得到尊重,每个人都会感觉到骨鲠在喉。

其次是成熟的人,在家庭中、机构里,社会中以及各个圈子里都有相应的担当,你不是代表你一个人,你也不是一个单纯的血脉喷张的愤青,你需要为自己的言论行为负责。

再次你是精英阶层的人,每个企业家的背后都有自己的家人亲人朋友,都有自己的员工客户以及产业链上的供应商与渠道协作伙伴,你还欠银行那么多贷款,你的离开将使得那么多人失去工作、收入受到影响,税收受到影响,企业的社会职责受到影响。

你固然有自由表达自己的权利,但更多的是需要节制。你不需要在自己不爽的时候,就用痛哭来表达自己,那是穷酸文人与腐朽官员才能去做的;你也没有必要愤世嫉俗到用笔杆子去当武器,毕竟武器通常都是双刃剑,控制不住的情况下,有可能自我伤害,或者在武器受到管制的环境下,会让自己遭遇灭顶之灾的。

在唐高宗时代的章怀太子李贤,就是由于在马棚里被搜到了一些甲胄而被判定为谋反,而且那或许有自己的若干道理与理由,作为一个太子,一国之储君,拥有自己的府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恰恰被母后武则天抓了个正着,并命丧黄泉,也拖累了那些忠诚于自己的大臣们。其实那些甲胄也许是武则天嫁祸于这个儿子身上的,也未可知呢!

中国的精英,如何对国家、社会与民族的未来负责,而不是单纯成为聚敛钱财,并成为某些财富的暂时保管者,如何有更艰巨的担当,让自己从公民的角度,从政治的角度更多行使法律所赋予的权利,拥有更值得尊重的精神?

贾春宝希望以一句简单的话,与众多精英们共勉,那就是“以出世之精神,做入世之事情”。在投入的时候不要考虑太多的收益与回报,对自己的专业领域更为专注一些,才能让自己安身立命的基础更为牢固。

当你无法驾驭,任何有力的武器都有可能会对自己构成致命伤害!即使成为牺牲品是颇为值得遗憾甚至悲哀的事情,但从另一个角度,也算是一种咎由自取了。

贾春宝

2013年9月17日星期二

电话:13301122671,(010)89581930 

网络微博:http://www.chinavalue.net/MiniBlog/ 

http://t.sina.com.cn/jiachunbao

价值中国专栏http://bekings.chinavalue.net/ 

新浪网专栏 http://blog.sina.com.cn/bekingss 

个人简介
所涉及的领域从公关到广告、从商务活动到旅游会议、从营销到传媒、从教育培训到顾问咨询,从投融资理财到企业管理、从资本市场到产业链、从战略规划到企业文化等多角度全方位的实践。 从1994年起开始接触并持续关注北京的房地…
每日关注 更多
贾春宝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