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不在的“领袖风范”

张鸣 原创 | 2015-10-14 18:5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管理 

   第一次感觉大学生的领袖风范,是在十多年前,那时我在黑龙江的一所不大的农业院校教书,学校不大,学生也不多,我还算是个年轻教师,跟学生交往比较多,虽说没有到称兄道弟的程度,有事基本上推门就进。一次,一个学生来找我,说是他成立了一个社团,要我帮忙做顾问,交谈中,发现他特别爱说,我手底下那几十个人如何如何。我就问他,你这个社团是你们自愿成立的吗?他说是。我又问,请我当顾问是社团全体的意思吗?他说,这还用问手底下的人,我说了就算。我说,谁是你手底下的人,他们不都是你的同学吗?

自从意识到这个问题以后,此后的麻烦大了,发现学生社团、学生会里,具有领袖风范的人比比皆是,大小是个头,就感觉自己是领袖,无师自通地会指使别人,发号施令,甚至作威作福,总之架子端起来,或者学会端起来了,就放不下。

具有领袖风范的学生,差不多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在乎劳动他人,在他“手底下”的人,被指使得很惨,跑很多冤枉路,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一回事。而且无论他的决定多么荒唐,如果没有更高的“领袖”出面,是绝不会认错的。这些领袖学起历史来,只对伟人感兴趣,无论好坏,甚至连希特勒这样的人,也一样有人崇拜。一般老百姓,根本入不了他们的法眼,人命损失无论多少,都不过是数字而已,都是必要的代价——为伟人付的代价。有领袖风范的同学男生多于女生,他们都喜欢战争,也都知道一将成名万骨枯的道理,但几乎不约而同都认为自己会是那个“一将”,决不可能做枯了的“万骨”给人垫背。

单纯的学生尚且如此,社会上的领袖风范就更可观了。由于各个地方,各个单位,凡是领导,对人对物的支配力度,比起学生的小圈子,大到不可以道里计,因此,某些地方和单位的领导们,自我感觉之好,领袖风度之足,也是空前的。他们要求下属对他们有敬畏之心,也确实可以实现之,他们要求下属对他们有崇拜之心,也确实可以做到看起来像是那么回事,至少,某些下属的马屁,经常会拍得山响,英明、伟大之类称颂,不断地会在领导耳边响起,走到哪里,都前呼后拥。拍马水平的提高,拍马技术的发展,与社会上领袖风范的发扬,往往成正比关系。人家一吹二捧,自己往往就不知道吃几两干饭了,把自己当伟人,处处模仿伟人作派的领导,很多,很多,把自己的办公楼建成天安门式样或者美国白宫式样的,全国不止一处两处,安徽某贪官做到地级市的市长,就搞阅兵,没有军队,就弄警察充数,还不是一样喊,同志好,同志们辛苦啦!

没有当上官人,也一样可以过领袖瘾,只要你有几个钱。去年,曾经领教过一位民营企业家的作派,他来大学招毕业生,对每个有意应聘的学生,散发印刷精美的小册子,册子上满是他的风姿——模仿伟人,御海临风,指点江山的风姿,中间还夹杂有许多他的语录。最绝的是,小册子上还特别说明,凡来应聘参加面试者,都必须记熟他的语录,否则不予考虑。别说,这样的企业家还真不少,而且不分钱多钱少,一次路过一个小镇,在镇边上一个不大的饭馆里吃饭,饭菜很是一般,但吃饭期间,只见饭馆大概有四十多岁的老板,把手底下七八个员工集合起来,站成整齐的两排听他训话,虽说训得前言不搭后语,荒唐一大把,但也是从国际形势到国内形势,讲了个透,只听得那些目光呆滞的员工,更加呆滞,连我结帐的呼唤,都听不见。

男孩子小的时候,有点领袖欲,上了大学,拉起个“胡传魁”式的社团,过一把领袖的瘾,其实倒也没什么。但是,一做了领袖,或者预备做领袖,就自我膨胀,自我感觉良好,只感觉自己聪明,别人都是阿斗,自己做了阿斗,也不许别人批评,谁说就跟谁急,如果有权就打击报复,这就大有问题了。如果发展到盲目地权力崇拜,权术崇拜,唯我独尊,唯我独革,那就更有问题了。

现在的时代,是一个人类共处,而且平等共处的时代。所谓的领导,只是管理,只是服务,学会尊重他人,尊重下属,至少把下属当人,是每个希图做领袖的人的必修课。否则,这种领导,仅仅是霸王。毛泽东曾多次告诫那些有霸王作风的领导干部,不要霸气冲天,听不得群众意见,否则,最后难免要“别姬”的。

《霸王别姬》的电影,很多人都看过的,霸王别姬的故事大家也知道,时代不一样了,现在再想做霸王,还真就有别姬的可能,那些怕马屁的人,其实没有几个真的崇拜领导的,只要领导不在位置上了,自会饱尝人情冷暖,人面高低,即使精心安排好的接班人也不济事,这些人,最有可能让下了台的领导别姬,如果领导有情人的话。

个人简介
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长在中国的“北极”北大荒。做过农工,兽医。初学农业机械,后涉历史,现在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书。在吃粉笔灰之余,喜欢写点不不伦不类的文字,有的被视为学术著作,有《武夫治国梦》、《乡土…
每日关注 更多
张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