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者要学会蓝牙式私聊!

吴伯凡 原创 | 2015-10-16 19:1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领导 

  前些日子有朋友送给我一个蓝牙耳机,高兴之余,在配对的时候却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以前家里也有很多这样的蓝牙设备,配对无一例外地费劲。在把耳机和手机配对成功的时候,我想到我的客厅里有另外一种用WiFi连接的可以连接很多音箱的音响,连接起来远没有这么费劲。我突然明白了同样作为短距离电子设备的“交流方式”,WiFi和蓝牙在“交流”过程中有相当大的区别。

  WiFi和蓝牙最大的区别是在于其数据交换的方式。WiFi是一点对多点的,蓝牙是一点对一点的。WiFi接入非常容易,数量也不受限制。而蓝牙接入却是非常费劲,并且具有明显的排他性,即一个设备在跟另外一个设备配对成功的时候,就不能再接入其他的设备。

  有人说,这两种接入方式很像男人和女人的爱情的态度,男人的爱情往往是WiFi式的,是一对多的,接入很容易,没有明显的数量限制;而女人的爱情是蓝牙式的,是一对一的,接入不容易,需要大量的时间去磨合。并且在配对成功之后,也具有明显的排他特征,即女人往往是在结束了一段恋情以后,才会去再次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为什么会取“蓝牙”这么奇怪的名字?

  蓝牙是爱立信公司在1994年确立的一种短距离无线通讯技术,初衷是用来代替连接各个电子设备之间的数据线。据说,开发蓝牙技术的主工程师当时正好在读一本关于北欧历史的书,讲的是10世纪的丹麦国王哈罗德统一丹麦分布在各个小岛上零零散散的部落,形成一个统一的丹麦王国的故事。哈罗德国王有一个爱吃蓝莓的癖好,几乎每天都要吃大量的蓝莓。但是由于当时并没有牙刷,久而久之他的牙齿就被蓝莓染成了蓝色。所以他就有了一个绰号“蓝牙”。

  爱立信的工程师们受到这个故事的启发,期望他们开发的技术就如同哈罗德国王统一丹麦一样,通过一个行业标准把各种电子设备统一连接起来,在未来所有的小范围通讯都可以蓝牙技术来实现,所以就给他们的新技术起名为蓝牙。这就是“蓝牙”的由来。

  在日常交流中,同样存在着蓝牙和WiFi两种截然不同的交流方式。前一种称之为私聊,后一种称之为群聊。这两种交流方式都非常的重要,但是如果过多地依赖其中一种交流方式都会对生活带来困扰。现在很多人已经被WiFi式的群聊裹挟,陷入了一种深深的“群聊恐惧症”之中。

  我们经常在早上一起床,发现自己在睡梦之中,已经被拖进一个陌生的群里。在大部分群里,发言的总是少数几个人,这就使得在大部分群里,特别是人数众多的群里,我们都扮演着“沉默的大多数”的角色。这并不是说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是沉默寡言的人,只是群聊的交流环境让我们很不适应,只能选择沉默。所以群聊私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沟通方式。擅长私聊的人并不一定擅长群聊。

  蓝牙式私聊:领导者必备的重要能力

  同样,擅长群聊的人也不一定擅长私聊。比如说作为一个公司领导者,公司规模越做越大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必须经常在员工面前“大放厥词”,当公司对社会产生影响力的时候,就不得不从在公司内部的“大放厥词”变成在媒体上“大放厥词”了。这种“大放厥词”的能力,一旦培养起来,就会上瘾。久而久之与所有人的交流都变成了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演讲。这个时候,作为一个领导者,就必须提醒自己,要重新找回一种私聊的能力了。

  什么是私聊?私聊如同蓝牙式的交流方式,接入并不那么容易,需要长时间的调试和磨合,需要双方共同找感觉找频道,但是在沟通的过程中会渐入佳境,最后形成一种深度的对话,一种灵魂的共鸣,在交谈中形成一种心灵上的默契。

  有一些做领导的人,时间久了,就会越来越习惯演讲式的交流方式,当他进入一对一的交流情境的时候,依然改不掉一对多的交流习惯,单方面自顾自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见解,完全不顾及对谈者的感受。这样表面上是私聊,其实依然是一种群聊。

  当领导者越来越擅长在几千人甚至几万人面前做演讲的时候,回到家却发现“开口即是戈矛”。一开口,老婆孩子都觉得反感,自己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原因就在于他太习惯使用WiFi式的沟通方式,使得他荒废了自己蓝牙式的沟通能力。

  “约翰逊聊法”,行之有效的沟通方式

  美国政治史上有一个名词:“约翰逊聊法”。何谓“约翰逊聊法”?指的是美国36任总统林登·贝恩斯·约翰逊独特的一种与他人的沟通方式。作为总统的约翰逊,掌握着一种独特的与人谈话的方式。

  这种谈话方式简单的说,就是他在跟别人说话的时候,会让别人感觉到,不管这个人在世界上多么地微不足道,但是在约翰逊眼里是最重要的。他所有的语言和身体动作都会让这个人明显地感受到这一点。

  比如说,很多在几年前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偶然有过一些交谈的人,几年之后,再次遇见这些人时,他会热情的跟他们打招呼,并且提到几年前谈话时说到的具体内容。这就是约翰逊聊法。

  这种表达非常有杀伤力,会让对谈者感受到一种被重视的感觉:总统日理万机,每天处理那么多事务,但是自己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在几年之后他依然记得,这就会让对谈者产生一种被人重视的感觉。这种“杀伤力”在很多时候能帮他化敌为友。

  人之所以挑衅你、攻讦你,往往是因为他强烈地觉得你应该注意他,重视他。当一个人抱着这个目的(虽然有时候他自己没有意识到或者不愿意承认)气冲冲地来到你面前的时候,你大出他所料地对他投以巨大的注意力,他的怒气和怨恨会在瞬间涣然冰释。所以有人说,约翰逊总统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让一群向他扑过来的疯狗在最后一秒钟向他摇尾乞怜。

  这种能力使得许多他政治上的敌人,后来都被他收服,变成了他的得力干将。他特殊的交流技巧,就是可以和每个人都形成一种蓝牙式的私聊,这让对谈者产生了一种极其温暖的感觉,会无保留地去认可他,支持他。

  生活中的“认识主义分子”

  在这种蓝牙式的私聊变得越来越稀缺的今天,WiFi式的群聊却变得越来越泛滥。每天都有大量的WiFi式的新群“揭竿而起”,总有一些人试图通过“建群”、“混群”的方式,增加自己的人脉,提升自己的影响力。这些人是典型的“认识主义者”。说到谁他们都会洋洋自得地说一句:“我认识”。

  他们认识各色各样的人,混迹于各个圈子之中。但是要解决真正的问题的时候,生活在庞大的人脉中的这些人往往会发现自己其实是孤立无援的。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我们在人际交往中,关键并不在于你认识多少人,而在于多少人认识你,有多少人认可你。甚至不在于有多少人认可你,而在于你的生命中有没有极少的知己存在,他们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会认可你。

  这样的人,才可能在你生命中扮演真正重要的角色。尤其在当我们不那么春风得意的时候,你会发现,认识多少人或者多少人认识你,都是没有意义的。真正能够陪伴你帮助你,跟你一起共度难关的人,只有这样的极少数的人。

  蓝牙式私聊:寻找灵魂共振的对谈者

  前两年有一部默片电影《艺术家》,讲的是一个在默片时代的明星的故事。在默片时代他拥有着很高的人气和大量的粉丝。但是当默片很快的被有声电影取代的时候,这个人就和他所代表的默片时代一同“沉默”了。在有声电影时代,他很快的过气,变得穷困潦倒。他“全盛时代”的朋友们也都集体沉默了,躲他远远的。

  只有一个女士,一直在悄悄地关注他、帮助他。后来他为了生计,不得不举办一场拍卖会,想把自己过去的衣服拍卖换点钱,以为还会有粉丝为他几件旧衣服买单,但是时代早已把他遗忘。在他的拍卖会上,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老头老太太来捧场。当他正心灰意冷的时候,却意外地得到了有人花大价钱把他的破衣烂衫全部拍了下来的消息。他很好奇,于是就去调查。结果发现他的衣服都是被那个女士匿名拍下的。

  当他知道这一切的时候,自尊心备受打击,喝得酩酊大醉,不小心让自己房间着火了。在这个最危险的时候,他养的一条忠诚的小狗跑去向那个女士报信,才把火扑灭救了他。

  这样的知己,他是怎么认识的呢?原来这个女士只是他众多的粉丝中的一员,当她有一天混杂在其他的粉丝中,夹道欢迎他的时候,这位女士的帽子不慎掉在了地上,他走过去,帮她捡起来了。于是后来他们就有了交往,在交往过程中,这位默片时代的艺术家鼓励她进入电影行业,并且在演技上给了她很多的指导。这就不是明星跟粉丝之间的对话,他们之间的交流就变成了一种蓝牙式的深切的交流。

  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一段话生动地描述了明星与粉丝之间“交流”的特点。“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默片大师的幸运在于,在无数次WiFi式的粉丝见面会中,他有这样一次最终变成了蓝牙式交流的偶遇。

  当我们越来越习惯于一种很有效率的WiFi式沟通的时候,我们要提醒自己,这并不是沟通的全部。我们同样要具备一种蓝牙式对话的能力,这种沟通方式,效率可能并不高,但是效果却更深切,更个人化,更默契。

  建立这样的沟通,很困难,需要长时间的调试和磨合。这样的沟通对象很少,少到生命可能只有一两个人,但只有凭着这种蓝牙式沟通,你才可能赢得最终让你安身立命的情感关联,而且只有这样的关联,才能让你度尽劫波后仍然活下来并且活得有意义。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现任《21世纪商业评论》执行主编 1966年生,哲学硕士,“数字论坛”成员。 1997年起在研究哲学和基督教神学之余,开始从事网络文化研究和IT产业分析,著有《孤独的狂欢——数字时代的交往》一书。曾任《环球管理》杂志联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