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O首席物料官连载之 -19- Adan一来我就知道不好

程晓华 原创 | 2015-12-24 15:2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首席物料官 

 他走后,全球物料以及资源管理这块儿,就换了个美国人,也是NKYA出来的,叫Bush,后来我做全球物料总监的时候,Bush就是我老板。只不过刚开始,全球物料这块儿他又找了个巴西人管,是个高级总监,按Selex的级别,比VP低一级,听说这个人也在NKYA干过的,见过几次,好像是搞物流(Logistics)出身的,对物料-Materials 管理不是太明白。大约过了半年时间,这个职位又换成了我,那个时候就已经是2006年年初了,也就是在我做手机工厂的供应链管理总监两年之后的事情了。

 我为什么会从一个Local(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也做到了Global(全球)管理职位呢?

 说起来,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是我一直想做“全球”管理。因为在我眼里,我们做专业管理的,如SCM、物料管理等等,我们尊重自己的专业,正因为这样,我们很少想去做什么厂长、总经理之类的职位,因为这些职位在我看来总是没有多少专业的成分在里面,所以只能是垂直发展,也就是从工厂-site/plant,做到区域-regional,再到全球-global,这一直是我的追求。尤其是做为一个中国人,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如果能够在这种世界500强企业做到一个全球的位置,也算是个牛人了。另外一个原因,也就是我当时不得不去做全球物料管理总监的客观原因了–其实是为形势所迫。

  当时的形势是,全球经济不景气,又因为我们是全球化的美国公司,VPSVP,多如牛毛,成本一直居高不下,我们接二连三地丢掉了几个大的客户,于是全球的老板们决定把我们当时的“手机通讯”跟“光纤”两个事业部合二为一。事情也凑巧,我们原先的通讯事业部又刚刚来了个新的VPAdan的,管全球运营。这个人是澳门人,十几年前我在MBI的时候就认识他,那个时候他负责NKYA在亚洲的sourcing 工作,算是我们的客户。据说此人有一帮自己的兄弟,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帮兄弟跟着他,而且干啥的都有,什么工程啊,运营啊,项目管理啊,品质啊,资源管理啊,物料、供应链管理啊,甚至是客户服务等等,应有皆有。

 他一来就塞了很多兄弟到我所在的工厂,而且基本都是管理层的。先是他的一个兄弟来做我们的商务总监,然后就来了个运营总监,接着就是品质总监。我知道,我这个物料总监是做到头儿了– 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还有一个兄弟叫Tod的,也是做物料管理的,应该也会很快被塞进来的,那么这个人就一定回来取代我的!

 天无绝人之路!也算是老天有眼!

 前面提到的那个巴西人,做全球物料高级总监的那个人,不干这个职位了,听说要去墨西哥Guadaljara做什么厂长去了,后来我几次去墨西哥,还见过他,一起吃过几次饭。

 我决定抓住这个机会!

 我立即给我们的全球sourcing & materials VP,也就是那个美国大兵Bush写了封邮件,我说我想做这个全球物料总监的位置,是否可以考虑给我这个机会??!Bush很快也痛快地给我回了个邮件 – 他个人认为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他说他认为我的供应链管理方面的知识和经验是一流的,second to no one(没人比得上,这是他在我的li nkedin上对我的评价), 尤其是对需求管理(demand management),他听我给他讲解过SA这个客户的PLCproduct life cycle - 产品生命周期管理),觉得很好,至少很面熟,说是跟当年他在NKYA的时候见过的类似,而且我现在管理的工厂是目前我们整个事业部全球最大的工厂,占这个时候全球出货量的40%还多,客户最多,供应商最多,产值最大,业绩也是相当不错的,但他需要跟他老板Wood商量一下。我说非常感谢,没有问题的,我可以再等等,尽管我其实心里比较着急,毕竟,Adan已经带着一帮兄弟大兵压境了啊!

 这个时候,我们在当地负责整个园区的VP,也offer了我一个集团物流总监的职位。因为我们这个公司在当地是园区化、集团式管理,类似物流、行政、HR等都是集中的,属于园区功能,正好当时园区的那个新加坡的物流总监走了,空出这么个职位。我考虑再三,觉得单纯做物流毕竟不是我的专长,尽管我一直在管理这块儿,如HUB、仓储、运输、报关等等,但我个人真正的喜好以及专业发展方向则是需求与供应链的整体管理,所谓的demand-supply chain management,尤其是需求与供应链管理计划、产品生命周期、供应商管理、库存控制等等,这些才是我最喜欢玩的;同时,当时的想法也是比较天真,尽管我当时已经不再是很年轻了,但总是对“global(全球)”的职位抱有很大的幻想,觉着可以把我的经验与特长推广到全球各个工厂,取得更大的成就感,同时在职业生涯上也能达到个辉煌 – 想想我本一介农民,多亏我的父母、党和人民,让从一个小村子里走出来,如果能够去管“全球”业务,那我老爹老娘脸上该多有光啊!所以考虑再三,我还是拒绝了园区VP的好意。说句实在话,当时做出那个决定在当时也是很难的,一方面,这个园区的VP人很好,美籍中国人,跟我还算是山东老乡,为人非常客气,颇有长者风范,尽管他的实际年龄好像大不了我几岁。另外一方面呢,眼瞅着工厂物料管理总监的职位岌岌可危,应该很快就会被Adan的人取代,也就是年前年后的事儿吧,Bush那面又需要等等,如果一旦落空,那结果可就是鸡飞蛋打了。

 还好,当我们全家在马来西亚过春节的时候,Bush发了一个邮件给我,说是跟他老板Wood谈好了,没问题,我可以接替那个巴西人做全球的物料总监 – 只是还是个总监,尽管历史上这个职位是VP或者至少是高级总监做的。我想,做人还是应该知足的,尽管自己已经越来越不喜欢这个Selex公司了,但目前在外面也很难找到合适的职位,有点高不成低不就的味道了。但不管怎么说,中国人在这个公司干到这种“全球”的位置,我还算是头一个!

到了这里,大家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了,我当时做这个全球的物料总监,一方面是被逼的,另一方面也算是“运气”。至于后来做着做着,感到无聊了,那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春节过后不久,全球HR(人力资源)那面就发邮件正式宣布我的任命了。有两个纯种的美国人向我汇报,一个在达拉斯,负责所谓的SSCM-战略供应链管理的,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他是干嘛的,好像手下在全球各地也有10几个人,分布在美国、墨西哥、香港、韩国、日本等地。我们以前认识,我上任后他还给我发过一个邮件, good luck,祝你好运之类的,然后不长时间就离开Selex了;另外一个在圣何塞,负责全球库存管理,我倒是跟他很熟悉,开过几次会,还“掐”过几次架,在墨西哥的工厂里面;还有一个墨西哥人,也在达拉斯,帮我看全球客户供应链管理,具体他们干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们是实线(solid line report)向我汇报。其余的就没有正式宣布了,如全球各个工厂的物料总监需要虚线汇报(dot line report)给我,实线汇报给当地的总经理,尽管在正式宣布之前,我跟Bush是多次并反复强调过的,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宣布。但是不管了,至少有个退路了,否则就得被Adan那帮家伙给挤兑完了,最后只好灰溜溜离开。还好,结果不是太差。

个人简介
程晓华(john cheng),《制造业库存控制技巧》、《cmo首席物料官》著作者,《制造业库存控制技术与策略》课程创始人、讲师;“tim全面库存管理”咨询创始人、 独立顾问
每日关注 更多
程晓华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