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还是管家:家族企业管理人员的行为实践

韩雪亮 原创 | 2015-05-16 15:17 | 收藏 | 投票

 代理还是管家:家族企业管理人员的行为实践

 

韩雪亮

(暨南大学管理学院  广州  510632

摘要:本文对比分析了代理理论和管家理论在家族企业管理人员行为实践方面的研究,对两种理论视角下的家族企业管理人员行为实践给予了探讨,并就其微观机制进行了阐述。本文认为,代理理论过分地强调信息不对称和经济利益,忽视了人性中社会性的一面;而管家理论又过分地自信,忽视了人性中自私自利的一面。在解释家族企业经理人行为实践上,代理理论和管家理论都不应再局限于自己的领域,而需要被推进和再探讨。

关键词:代理理论;关键理论;家族企业;微观机制

 

现代企业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是为了满足融资便利和专业化需求的组织设计方式之一 (Fama & Jensen, 1983)。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后,高昂的监督成本、搭便车心理和分散的股权等导致难以确保每一个股东都能够参与到企业管理之中 (Asaba, 2012);基于人的有限理性,又无法预知经理人的行为,也就无法将其写到事先约定的合同之中,从而就会引起代理冲突 (Jensen, 1989; Jensen & Meckling, 1976)。与非家族企业相比,家族企业由于所有权和经营权的统一,从而能够减少代理冲突、降低成本,构成其特有的一种竞争优势 (Asaba, 2012)。多数研究视家族企业所有者和经理人为一体,假设他们之间的代理成本为零,因为家族企业经理人是企业的管家。他们对家族企业具有人性的关怀、忠于企业、且具有奉献精神 (Donaldson 1990)。受利他主义的驱动 (Davis et al. 1997),与仅停留在追求较低层次需要的、纯粹的“经济人”假设不同,家族企业的管家更倾向于追求高层次的需要的满足,如自我实现的需要 (Donaldson 1990)。然而,利他主义同样具有不对称性 (Schulze, Lubatkin and Dino, 2003),家族企业同样会存在所有者-经营者之间的代理问题(Gomez-Mejia et al., 2001; Schulze et al., 2001),参与实体经营的所有者会利用其所掌握的有关企业的信息损害其他所有者的利益而产生所有者-所有者之间的代理问题 (Wasserman, 2006)。参与家族企业经营的所有人还可能会给予自己的后代在公司优越的位置、丰厚的待遇和一些其他利益 (Lubatkin et al., 2007)。因此,家族企业经理们的行为兼具代理人和管家双重角色 (Chrisman et al., 2004)。在家族企业,代理理论还是管家理论,不是谁替代谁的问题,而是在企业运行中表现出来的不同形式。

一、代理理论视角下的家族企业管理人员的行为

代理理论和管家理论都以在实现企业既定目标过程中企业经理人的行为为研究对象(Tosi et al., 2003; Wasserman, 2006)。代理理论假设:(1)所有人与经理人存在目标冲突;(2)在实现家族企业目标的过程中,经理人会追求与所有人目标相悖的自我利益;(3)基于有限理性和信息不对称,所有人无法察觉经理人的自私性行为 (Jensen and Meckling, 1976; Williamson, 1981)Chrisman, Chua et al. (2007) 研究发现,在家族企业中,所有人的确将经理人视为代理人,并制定了一系列的监督机制和补偿机制来约束他们的行为。家族企业期望通过上述手段,达到提高企业绩效的目的。Schulze et al. (2001) 的研究证明,家族企业所采用的一些激励手段的确能够达到提高家族企业的绩效的目的。一旦家族企业经理人做出倾向于代理人角色的行为,那么控制代理成本的机制将会发挥作用,由此企业绩效将会得到提高。如果家族企业经理人做出与之相反的、倾向于管家角色的行为,那么用于控制代理成本的机制将会失效,甚至还会给企业绩效造成负的影响 (Chrisman, Chua et al. 2007)。当然,家族企业制定一系列的监督机制和激励机制也并非完全为了约束经理人的行为,也可能是出于其他需要。例如,对外传递家族企业是“专业化”的企业、具有“合法性”的信号 (DiMaggio and Powell, 1983; Meyer and Rowan, 1977; 1978)

二、管家理论视角下的家族企业管理人员的行为

在代理理论视角下,家族企业的经理人会因追求其自身的利益会损害其他股东利益,管家理论则指出:家族企业经营是全体股东利益最大化和家族自我实现的过程(Le Breton-Miller & Miller, 2009),家族企业经理人的行为是为了全体股东或者说是家族的利益。在家族企业内部,人们共享其建立起来的、相似的社会网络,成员之间具有高度的内部依赖性,并由此展开诸多内部交换,家族成员之间关系稳定(Bourdieu1986, Nahapiet and Ghoshal 1998, Putnam, 2000)。家族企业中的主要家族成员和经理人都将家族企业视为集体所有的(Arthurs and Busenitz, 2003)和家族财产传承的主要部分(Gómez-Meja et al., 2007)。研究还发现家族企业更倾向于将家族企业作为财富传承给下一代(Casson, 1999; Miller and Le Breton-Miller, 2005),而不是在其有生之年将积累起来的财富消耗殆尽(Casson, 1999)。因此,他们更愿意为建立一个持久的、强大的企业而付诸于情感,并为全体的股东的长远利益而坚持投资 (Miller and Le Breton-Miller, 2005; Pierce et al., 2001; Ward, 2004; Wasserman, 2006)。家族成员对于其后代的考虑也会促使他们致力于家族企业的长远发展,家族企业的经理人在行为上倾向于管家角色(Arrègle et al. 2007, Miller and Le Breton-Miller 2005, Ward 2004)。在实践中,他们会:(1)具有持续经营的强烈意愿;(2保持对企业股权的控制 (Asaba, 2012)。事实表明,为了保持对家族企业的绝对控制,家族成员会尽最大努力避免股权被稀释(Ward, 2004)。同时,管家理论还指出,家族企业更倾向于提升企业长期的价值,重视与所有的利益相关者(包括:员工、供应商、客户等)建立关系 (Le Breton-Miller, Miller, & Lester, 2011)

三、代理理论与管家理论的对比

作为与最佳企业治理模式相悖的家族企业行为逻辑,却又有着难以褪去的代理行为。这本身就是一个难题。Davis(1997)分析了不同情境下的家族企业经理人的行为选择的影响因素和预期绩效,如下表所示:

  不同情境下家族企业经理人行为选择影响因素及预期绩效

家族企业治理情境

代理理论

管家理论

预期绩效

家族所有并控制

l   家族全面控制

l   家族所有权集中度高(>30%

l   称职的独立董事或外部大股东

l   金字塔式控股

 

l   经理人受到全面监控

l   控制家族剥削外部股东

l   经理人受到有效监控,小股东权益得到保护

l   控股家族剥削外部股东

 

l   经理人得到家族的情感投资

l   非家族董事充当见多识广的管家

l   特别是在金字塔式控股条件下,降低企业对经理人的吸引力

较高的财务回报;

集中度与回报之间负关系;

在集中度高水平上的更好回报;

集中下的较差回报

家族成员担任CEO

l   家族成员担任CEO

l   家族成员担任CEO,持有股权,董事会无外部董事

 

l   经理人与外部股东利益出现重合

l   剥削家族内外的小股东

 

l   经理人任期长期化,具有长期有效的投资倾向和承诺能力

l   经理人具有风险性、异端性和危险性决策行为

更高回报;

较高和较稳定的财务回报,较长的生命周期

多个家族经理人与家族控股

l   高层管理团队中有多个家族成员

l   多个家族股东

 

l   监控经理人的能力较强

l   经理人股东剥削其他股东

 

l   经理人充当多面手管家

l   股东内讧提高经理人介入企业的兴趣

较高的回报;

很差的回报

家族企业中的多代

l   计划参与企业的家族后代;

l   实际参与企业的家族后代

 

l   有机动的进行监控

 

l   越来越多的家族成员参与经营,增加了冲突的可能性,造成资源短缺;

l   继任问题凸显

管家态度进一步加固,较好的长期回报和较长的企业生存时间;

较差的回报和较慢的增长,整体绩效较差

根据Davis (1997)重新整理。

Davis等人看来,代理理论和管家理论明显存有矛盾。Le Breton-Miller, Miller et al.2011) 的研究却首次调和了这两种理论在分析家族企业时存在的争议。基于 Granovetter (1973) Uzzi (1996)以及Dacin et al. (1999)的理论框架,他们从嵌入的视角分析了代理行为和管家行为产生的动机以及企业行为和绩效。代理理论和管家理论都有其实用性,关键要看适用的环境。以投资偏好来看,企业是否投资将取决于其所处的环境(Hart & Moore, 1995; Stein, 2003)。当外部环境有利于投资时,家族企业固然会增加投资(Asaba, 2012),然而即使在面临不确定性和不利的环境时,家族企业依然会持续投资(Miller and Le Breton-Miller, 2005)。因此,环境的不确定性对于家族企业投资的影响要弱于对非家族企业的影响(Asaba, 2012)。管家行为更倾向于能够提高基础能力和创新的资本支出(Miller et al., 2008)。根据James (2006)Miller and Le Breton-Miller (2005)Ward (2004)的研究,管家角色体现在:偏好长远投资、偏好为投资准备基金、会为长远投资牺牲短期投资。在此,本文也对前人有关家族企业经理人是代理抑或是管家的研究中的一些主要观点做如下梳理:

  代理理论与关键理论的对比

(家族企业)

观点(Perspective

动机(Motivations

结果(Consequences

代理理论

企业所有者和经理人受自身利益驱动,企业不过是他们达到个人目的的一种手段 (Bertrand and Schoar 2006, Morck et al. 2000)。即使在家族企业也会存在所有者-所有者代理问题,参与实际经营的所有者会利用其掌握的信息损害其他所有者的利益(Wasserman 2006)

富裕的家族对风险持厌恶太多,因为企业经营一旦失败,他们损失惨重 (Beatty and Zajac 1994, Kahneman and Tversky 1986)。同时,他们还寄希望将企业传承给后代(Bertrand and Schoar 2006)。对能够引起企业资产价值和收入的波动的因素,都持厌恶态度 (Le Breton-Miller, Miller et al. 2011)。他们可能会给予其后代在公司优越的位置、丰厚的待遇和一些其他利益 (Lubatkin et al. 2007)

风险厌恶、利他主义、堑壕都有可能成为限制家族企业实践的潜质因素(Bertrand and Schoar 2006)。较少的资本支出(基础性投资和长期投资)(Bloom and Van Reenen 2006, Chandler 1990, Landes 1949),由于较高的股息分配和其他支出,流动资金缺乏(Claessens et al. 2002, Morck et al. 2005),结果无法为全体股东带来长期回报 (Bennedsen et al. 2007, Holderness and Sheehan 1988, Pérez-González 2006).

管家理论

人们并非简单的受个人利益驱动,还要受到利他主义的驱动(Davis et al. 1997)。企业的管家“经常被描述为对社会组织或机构人性关怀、忠诚、爱岗奉献 (Donaldson 1990)。他们将情感注入企业,并为提高全体所有者持有期的长期价值而努力(Miller and Le Breton-Miller 2005, Pierce et al. 2001, Ward 2004, Wasserman 2006)

家族企业主要的所有者和执行者会将企业视为其集体的所有、而非其自己所有,因此他们希望建立一个持久的、强大的企业 (Arthurs and Busenitz 2003)。家族成员关系家族企业,因为将是其传承财产的一部分、而且是主要的部分 (Gómez-Mejía et al. 2007)。家族对于其后代的关心也会使他们致力于长远的发展,成为管家角色 (Arrègle et al. 2007, Miller and Le Breton-Miller 2005, Ward 2004)

根据James (2006), Miller and Le Breton-Miller (2005), Ward (2004)的研究,管家角色体现在:偏好长远投资、偏好为投资准备基金、会为长远投资牺牲短期投资。Here should find 财务指标的支持(因变量)。管家行为更倾向于能够提高基础能力和创新的资本支出 (James 1999, 2006; Miller et al. 2008)。当现金流充裕时会被用来储备用于投资,并保持较少的股息分红 (Dreux 1990, Kirzner 1979)

四、代理行为和管家行为产生的微观机制

在前文的分析中,多从企业层面考察家族企业经理人的行为,而较少的涉及到个体层面的探讨。作为代理行为或管家行为实践者本人——家族企业经理人的因素,也非常重要。分析家族企业内部代理行为或管家行为还可以从所有者和经理人的角度展开。无论是战略决策,还是业务经营,抑或是计划的制度,最终还要落实到人这一维度上。在家族企业内部,是盛行代理行为,还是管家行为,所有者和职业经理人本身倾向有关。然而,能够促使所有者和职业经理人产生某种倾向的因素又有很多。陈建林(2008)对这些因素进行了探讨。本文根据其研究汇总如下表所示:

  影响家族企业经理人角色选择的因素

 

影响因素

代理关系倾向

管家关系倾向

所有人

家族目标

经济主导

非经济主导

利他主义

信任

“算计

情感

关系契约

经理人

情境因素

管理哲学

控制导向

参与导向

文化背景

个人主义、权力距离小、不确定性规避倾向大、短期导向

集体主义、权力距离大、不确定性规避倾向小、长期导向

心理因素

需求层次

低层次

高层次

权力动机

组织权力

个人权力

组织认同

弱组织认同感

强组织认同感

时间因素

企业发展阶段

初期的非家族管理者、成熟前的家族成员管理者

发展初期的家族成员、成熟前的非家族成员

管理者任期

任期后期  

任期初期

基于陈建林(2008)改进后。

无论是聘请外部职业经理人,还是由家族成员担任董事长或CEO,其权利范围、岗位职责等都会写进事先约定的公司章程或与之签订的合同中去。然而,除合同以外,家族企业经理人的行为还受到个人价值观、道德发展水平、动机、情境因素、组织文化、民族传统的影响,这些因素的作用甚至还会超过合同本身(Chrisman, Chua et al., 2007)。企业所有人会持有企业的目的在于提高利润(长期的或短期的),然而代理人却可能会专注于提高其自身的物质财富、甚至不惜牺牲企业的本金。如果家族企业经理人视其他利益与自身利益同等重要,那么就会更多的表现出管家倾向的行为 (Chrisman et al. 2005)。由此可以看出,代理行为和管家行为的产生有着不同的内隐机制。

从实践来看,过分地区分代理行为还是管家:一则是一件苦差事;尽管有研究指出区分财富是否从委托人那里转向了经理人或第三方 (Chrisman, Chua et al. 2007),但在产权界定模糊的中国依然并非易事。二则也没有必要。当经理人与所有者或者控制人不统一时,关键看双方的预期。如果预期一致,则有利于企业的发展;如果预期不一致,则不利于企业发展。

五、结论与讨论

长期以来,在家族企业经理人行为实践方面,代理理论和管家理论一直持相反的观点。相对其他研究,家族企业理论又缺乏系统性,没有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代理理论从经济利益和经济目标出发,强调契约和市场治理机制;管家理论则从利他主义和家族价值观出发,强调家族企业经理人对于非经济目标的追求。代理理论过分地强调信息不对称和经济利益,忽视了人性中社会性的一面;而管家理论又过分地自信,忽视了人性中自私自利的一面。二者互为矛盾,不可调和。无论是代理理论,还是管家理论,看待家族企业经理人行为的视角都是偏颇的。对于家族企业而言,保护家族的社会情感财富才是其首要的目标,也是最重要的目标。由于分析目标的设定不当,才导致代理理论和管家理论呈现出多重矛盾的结果。只有当把家族对企业的控制权力和影响力、家族归属感和亲密感需要的满足、家族价值观的延续、家族基业的传承、家族企业社会资本的保持、基于血缘连带的家族责任履行、家族成员之间的利他主义,以及家族的社会地位等(Gomez-Mejia等,2007ZellwegerNason2008)都考虑到以后,才能够真实的反映家族企业经理人的行为,也才能够理解其看似矛盾做法。正如Gomez-Mejia等(2007)认为的一样:社会情感财富是家族企业治理和战略决策的重要参考依据。家族企业成员在企业内部长久保持家族价值观,维系家族控制,保全家族社会资本,履行基于血缘关系的家族义务,以利他主义来对待其他家族成员。保护社会情感财富与家族对企业的控制密切相关,一旦失去家族对企业的控制,就会波及家族社会情感财富。如,家族成员之间亲情淡化、家族地位下降、家族期望无法得到满足等。社会情感财富影响了家族企业经营的整个过程,最为直接的影响就是对家族企业控制方式的影响(Le Breton-Miller and Miller2013)。因此,在解释家族企业经理人行为实践上,代理理论和管家理论都不应再局限于自己的领域,而需要被推进和再探讨。

参考文献:略。

个人简介
管理学博士,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IACMR)会员、论文评审人(2016/2018),省经济战略学会专家组成员,公开发表论文10余篇,Journal of Management & Organization、Asian Business & Management等期刊匿名外审。参与或负责研…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