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鲁克:时间管理的关键,是如何平衡当前与未来

冯鹏程 原创 | 2015-07-13 11:19 | 收藏 | 投票

 有一个复杂的因素永远存在于每个管理问题、每个决策、每个行动中——说它是管理的第四个使命并不恰当,但它的确是管理的另一个重要考虑:时间。

 

管理必须同时考虑现在与未来、短期与长期,如果眼前的利润得靠危害公司的长期利益,甚至以公司的生存为代价而换得,管理问题就是不算获得解决;为了冠冕堂皇的未来而冒今年惨败之险的管理决策,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决策。

 

我们太常见到的例子是,一位管理阶层的重要人物在他经营公司时产生了惊人的经济成果,但当他们离开公司时,只留下沉没中的弃船,这就是不负责任的管理行动,未能平衡现在与未来的例子。快餐的经济成果通常都是肤浅的,是靠付出资本所换得的。在任何不能同时满足现在与未来,或者现在与未来的需求无法调和、相互平衡的管理行动中,资本(也就是产生财富的资源)便会相对受到损害。

 

通常我们在评估短期经济决策对环境与自然资源的长期影响时,才会特别留意与人有关的因素。然而,这种现在与未来的平衡问题其实存在所有领域中,尤其是在对讨论与人有关的议题时。对时间因素的关注是管理与生俱来的,因为管理关切行动的决策,而行动总是瞄准在未来的结果上。

 

有两个原因强化了时间因素对管理工作的重要性。其一:决策从执行到开花结果的时距正渐渐地拉长。1880年代的爱迪生从构想到实验运作,大约需要两年左右;而现在,爱迪生的后继者可能得花上十五年。二十世纪初,一座新办厂大约能在两到三年回收成本;到了1970、80年代,每位员工资本投资额是1900年的20倍,成本回收期却长达10或20年。而以人为主的组织,例如销售单位或管理单位,可能得花更长时间才能建立及回收成本。

 

时间因素的第二个特性是:管理阶层——而且几乎只有管理阶层如此——总是必须同时兼顾现在与未来。管理阶层必须维持企业目前的绩效,否则企业就无法再未来有所表现;在此同时,它也必须保证企业能在未来有绩效、成长与变革,否则就会破坏生产未来财富的资源能力。

 
个人简介
冯鹏程教授 全国著名资本运营专家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资本运营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 厦门大学工商管理学博士后 北京大学总裁班授课教授 清华大学EMBA班授课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EMBA授课教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