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管理思想对现代企业的启迪

付金浪 原创 | 2015-08-06 08:07 | 收藏 | 投票

 墨学在先秦时期曾经影响很大,达到了与儒家并驾齐驱的地步,有非儒即墨之称。墨翟(约公元前468—376)是战国显学墨家学派始祖,生于周定王初,死于周安王末。主持人称为“巨子”,二、三、四代“巨子”为禽滑厘、孟胜、田襄子。墨派后来分为相里氏、相夫氏、邓陵氏,都自称“真墨”,认为他派为“别墨”,主张“赴汤蹈火,死不旋踵。”《墨子》全书71篇,现存53篇,它的管理思想集中体现在十论中:尚贤、尚同、节用、节葬、非乐、非命、天志、明鬼、兼爱、非攻。近几年来,墨家管理思想受到越来越多的管理学界及一些有远见的企业领导人的重视,在企业、管理学界得到较多地运用。如果我们从现代管理学的视角考察,通过对墨家精神进行现代诠释,通过对墨家团队精神所体现出的向心力和凝聚力进行现代审视、反思和转化,墨家管理思想可对当代中国企业管理发挥有别于儒、法、道家思想的独特作用。

一、人际关系:“兼相爱、交相利”

首先要了解相兼与相别的区别,相兼,指人相互之间互爱,“视人之室若视其室,谁窃?视人之身若视其身,谁贼?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谁乱?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谁攻?”相别,指人相互之间区别为贵贱等级差别,产生对立。“吾本原别之所生,天下之大害者也。”“睹其万民,饥即不食,寒即不衣,疾病不侍养,死丧不葬埋。”相兼的作用,“夫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交相利”是“兼相爱”的基础,“人人相爱相利,天下祸篡怨恨可使毋起。”“若夫兼相爱、交相利,此其有利且为也,万民衣食之所以足也,此圣王之道而万民之大利也。”

企业的生存与发展的自身需要导致它的逐利性,在逐利过程中注重“交相利”,即企业间合作要以诚相待,追求双赢,这样才能形成战略伙伴,走得更远。要“交相利”,必须“兼相爱”,即以人为本,以爱为纽带。

二、人事管理:“尚贤”

尚贤的目的体现在,“故大人之务,将在于众贤而已。”它应坚持的原则在于,任何时候均尚贤使能,“得意,贤士不可不举;不得意,贤士不可不举。”尚贤使能,要不问身世,只求才能。“虽在农与工肆之人,有能则举之。”对于用人方法,要坚持量才使用,因事任人。“以德就列,以官服事。”尚贤任其德,事能使其才。“予官什倍,则此治一而弃其九矣。”

人才是企业发展起决定性的要素,未来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表现为取得核心竞争力的能力上,这就依赖于人才的创新意识与创新能力。只有形成尚贤的氛围,才能促使人才脱颖而出,从而引领行业发展。

三、管理理念:“尚同”

墨家思想的核心是尚同意味着无差异管理。尚同的必要性,“一人一义,二人二义,十人则十义。”人人以自己的主义为义,以他人的主义为非义,终究会发生争斗。尚同,可“壹同天下之义。”达到“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尚同的作用表现在,有令必行,有禁必止,动作一致。“上之所是,人皆是之;所非,必皆非之。”“故治天下之国,若治一家;使天下之民,若使一夫。”这样,能够上承下情,正确决策。“上之为政,得下之情则治,不得下之情则乱,何以知其然也?上之为政得下之情,则是明于民之善非也,若苟明于民之善非也,则得善人而赏之,得暴人而罚之也。”同时,要充分利用辅佐人员的力量。“夫唯能使人之耳目助己视听,使人之唇吻助己言谈,使人之心助己思虑,使人股肱助己动作。如果能这样的话,“助之视听者众,则其闻见者远矣;助之言谈者众,则其德音之所抚循者众博矣;助之思虑者众,则其谋度速得矣;助之动作者众,则其举事速成矣。”

现代企业管理为了提升运作效率,均把公司上下达成共识、形成合力作为重点,并透过企业文化、规章制度、作业流程把它系统化,利用公司共识会等方式进行宣导与贯彻。尚同的推行对企业向心力、凝聚力形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凝聚力提升有利于企业竞争力的增强,从而使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永续经营。

四、管理基础:“天志”

    墨家思想的管理基础是“天志”,“天志”即天的意志。墨子认为天不但是有意志而且天最尊贵、最聪明、最正确,在墨子看来“天”无所不在,“天志”成为了组织及人们的行为准则,绝对不能违背“天志”,因为得罪家长及国君时,仍有邻居和邻国可以逃避,当得罪天时,将无处遁逃,所以人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顺天之意。这是墨家思想找到的管理基础,并以天志为基础建立组织的管理体系,“故墨子置立天志以为仪法,若轮人之有规,匠人之有矩也”。

   “天志”到底包含哪些内容?墨子提出“天欲义而恶不义”,“天之爱天下之百姓”,“天志”表明天喜欢义而厌恶不义,希望人们相互帮助、相互教导,反对人们相互攻击、相互敌视。

    在这个理念之上,天的意志就是组织运行基础,“故欲富且贵者,当天意而不可不顺,顺天意者,兼相爱,交相利,必得赏;反天意者,别相恶,交相贼,必得罚”。 不难看出,“天志”其实就是墨家主张,只不过借道理念世界,比起儒家的“礼”、法家的“法”、道家的“道”,墨家可谓另辟蹊径,都是希望世人能够接受。天志是企业管理的基础,促使企业人员形成共同的价值观和企业文化,从而朝着共同的愿景去努力。

五、生产管理:“赖其力,强从事。”

墨家强调生产管理的重要性,“今人固与禽兽、麋鹿、蜚(飞)鸟、贞(昆)虫异也,赖其力者生,不赖其力者不生。”它认为“男耕稼树艺以为民食”可以“增气充盈,强体适腹。”“妇人治丝麻,捆(织)布绢,以为民衣。”可以“适身体和肌肤。”墨家重视物质利益的基础作用,“时年岁善,则民仁且良;时年岁凶,则民吝且恶。”“凡五谷者,民之所仰也,君子所以为养也,故民无仰则君无养,民无食则不可事,故食不可不务也,地不可不力也。”

它认为应该增加劳动强度,“下强从事,则(上)财用足。”“彼以为强必富,不强必贫,强必饱,不强必饥,故不敢怠倦。”墨家反对儒家轻视劳动的态度,“为政国家者,皆欲国家之富,……然而不得富而得贫,……失其所欲,得其所恶,是何故也?子墨子曰:执有命以杂于民间者众。执有命者之言曰:命贵则贵,命贫则贫,……虽强劲何益哉!”

    对生产管理的重视是墨家有别于其他学派的鲜明特点,这对现代企业尤其是制造型企业管理有很大的借鉴作用。生产管理强调效率与效益的提升,因此必须从人的观念、能力,劳动工具的改善等方面提高,达到提高员工效率与企业效益。

六、成本管理:“节用”

墨家经济管理思想的重点是节用。节用就是指要节约消费,不能奢侈。统治者注意节约消费,制定消费基准。凡足以奉给民用,则止。诸加费不加于民利者,圣王弗为。将消费品区分为生活必需品与奢侈品两种基础上,认为只有用于满足生活所必需的消费才是正当的消费,才是合乎的消费,否则,便是不合的消费,是有害的消费。并且降低开支,“去大人之好聚珠玉、鸟兽、犬马,以益衣裳、宫室、甲盾、五兵,舟车之数。”

现代企业竞争往往会聚焦到生产成本的竞争,在市场份额呈现相对稳定的前提下,谁的成本低,谁就可能盈利,谁就可以坚持得更久,从而赢得市场竞争的主动权和进一步发展的机会。因此,成本管理最终对企业能否盈利、能否生存最终会起到决定性作用。

  墨家的管理思想以“兼爱”为伦理基础,以“尚贤”为指导原则,以“贵义”为社会目标,破除贵贱、亲疏的等级观念,力求构建一个公平合理、节约、效能的古代管理社会。现代企业管理根本是人的管理,应积极借鉴包括墨家管理思想在内的古代管理思想精髓,与企业实际发展环境有机结合,以人为本,知人善任,力求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效能,实现人的价值,进而实现企业效益与社会效益。

个人简介
知名外企高管,曾任省属大型国企总经理,从管理中感悟人生哲理,在分享中提升人生境界。
每日关注 更多
付金浪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