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2025》带来的新制造时代

付金浪 原创 | 2015-08-06 14:55 | 收藏 | 投票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国际产业分工格局正在重塑。一方面,由于人工成本、人民币升值和贸易壁垒等因素,“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在逐步丧失,众多消费类轻纺和电子产品的制造商,正在沿袭近几十年来形成的规律,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发展中国家转移。另一方面,美国等发达国家重新认识到制造业的重要价值,鼓励和支持本国制造业的发展,部分制造业开始回流本土。这说明,在未来的5年或10年,中国滑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在加大。

“中等收入陷阱”指的是一个国家经济高速增长到中等收入水平后,开始出现停滞。这时的经济体,既难以与先进经济体的高科技创新相竞争,也难以与低收入经济体的廉价生产成本进行竞争。这一概念是世界银行《东亚经济发展报告(2006)》首先提出来的,它的涵义是:一些中等收入经济体跻身为高收入国家的过程中,由于既无法在工资方面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无法在尖端技术研制方面与富裕国家竞争,经济快速发展积累的矛盾集中爆发,原有的增长机制和发展模式无法有效应对由此形成的系统性风险,往往会导致经济出现停滞、徘徊和大幅波动。“中等收入陷阱”发生的原因主要是低端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转型失败导致的,这是我国在未来经济发展以及转型过程中必须面对和解决的。

国务院日前印发《中国制造2025》,部署全面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这是我国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规划明确了9项战略任务和重点,提出实施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智能制造、工业强基、绿色制造、高端装备创新等五项重大工程,提升我国制造业的整体竞争力。然而,与世界先进水平相比,我国制造业仍然大而不强,在自主创新能力、资源利用效率、产业结构水平、信息化程度、质量效益等方面差距明显,转型升级和跨越发展的任务紧迫而艰巨。力争通过三个十年的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引领世界制造业发展的制造强国。这预示着我国制造业进入一个全新的制造时代。

以前在普通消费品领域,“中国制造”早已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但在精密仪器制造、高精度零件制造、新材料新能源设备制造等领域核心制造能力上我们才刚刚开始发力,应该说中国制造的上半场比赛打得很漂亮,但下半场比赛的难度要大得多。把经济转型的期望都放在发展现代服务业和高科技带来的新业态上,既不现实也不可能,这要求中国在高端制造业上有所作为。

目前中国制造业存在工资增速快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以及劳动力市场趋于僵化、过度保护,原材料、能源价格上升制约了制造产品的竞争力的提升,同时,我国制造水平、技术水平和生产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存在严重的不平衡状态,这都为迎接新制造时代的到来形成挑战。

未来中国制造的发展应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创新驱动,坚持把创新摆在制造业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促进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以技术领先,走创新驱动的发展道路。质量为先,坚持把质量作为制造企业的生命线,走以质取胜的发展道路,不应过于以低成本取得竞争优势。绿色发展,加强节能环保技术、工艺、装备推广应用,全面推行清洁生产,走生态文明的发展道路。结构优化,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推动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变,走提质增效的发展道路。人才为本,建立健全科学合理的选人、用人、育人机制,加快培养制造业发展急需的专业技术人才、经营管理人才、技能人才。营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建设一支素质优良、结构合理的制造业人才队伍,走人才引领的发展道路。

  作为新兴工业国家的中国,要后来居上、实现跨越式发展,必须从保证劳动力自由流动入手,扩大劳动力供给、增加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发展方式必须是一个“并联式”过程,也就是制造水平高、中、低的企业同步发展,即电气化、自动化、智能化同步推进。由于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正在引发影响深远的产业变革,形成新的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和经济增长点,企业管理水平就必须相应调整和提高,这是新制造时代对制造管理者的历史性要求。因此,我们必须从全供应链精准式管理入手,建立完善的品质链作为支撑,把大量生产与定制生产的优势相结合,提升企业获得核心竞争力的能力,面对困局,破局发展,开创新制造时代。

个人简介
知名外企高管,曾任省属大型国企总经理,从管理中感悟人生哲理,在分享中提升人生境界。
每日关注 更多
付金浪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