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场论:中国式管理境界(86)

崔长林 原创 | 2016-02-04 08:01 | 收藏 | 投票

   

在经济场面前,市场是狭隘的,狭隘到如果说市场是商品生产与销售的场所,表达为商品的供求关系或质能关系是否守恒的话,而经济场则是经济生成与存在,发展与转化的场所,它表达的是经济性能是否对称;然而,这不是它的全部,因为经济不仅是一种经济生成与存在,经济发展与转化的场所,也势必是一个政治与经济,经济与生态是否能够和谐相处的概念,因为经济能否发展起来不仅受经济自身状态好坏的影响,也势必受比经济的层次更高的政治关系与生态关系是否先进、好坏等的相对绝对的制约。而从这个意义上说,经济场不仅仅是市场、经济事物本身的概念,也是一个囊括了政治场、生态场、意识场概念的经济哲学范畴。

什么是经济场论?

诚然,要想把这个问题阐释清楚我们需要首先讨论清楚什么是经济质量、经济能量?什么是经济性量、什么是经济性能?

什么是经济质量?简单地说,就是其自身运动不起来而需要能量物质的驱动才能运动起来的经济实物。比如用于生产的企业的厂房、设备和原料等生产资料,它们当然是是有质量的,而为了与下面将要阐述的“经济能量”加以区别,笔者称之经济质量。

反之,经济能量也就是那些能够经济质量物质驱动起来的东西各种能源如煤水电气和劳动者了。

那么,什么又是经济质量场、经济能量场?为什么需要冠以“场”的称号?

首先,需要阐述一下,无论是经济质量还是经济能量,它们均以场的形式存在,并在场的作用与制约下运动。其次,大家得认识到,企业之所以要购置那么多的生产资料,一定是为了生产产品,并最终能够将生产出来地的产品商品化、市场化,而购进多少生产资料,生产多少产品,绝不应该是拍着脑瓜子说话,而一定得根据市场的需要;诚然,采购、使用多少能源,用多少能量才能把上述这些经济质量物质驱动起来,也一定是在市场的作用与制约下;这样,经济质量与经济能量具有了场的性质与意义。

在这里,还需要说明一下,如果换一个角度去看问题,即从“绝对运动”的角度上去看问题,经济质量均具有经济能量的性质,经济能量亦具有经济质量的性质,比如煤炭、石油等经济能量物质是具有质量的,而生产出来的经济质量物质如房地产、交通运输工具等均可以化为经济能量物质;这是因为,一切“物质质量是物质能量的聚集,物质能量是物质质量的耗散”也。

什么是经济质量场?简单地说,是由某种相对静态的,自身难以运动起来,由经济质量物质构成的场的形式;

什么是经济能量场?简单地说,是由某种运动着的,非静止状态的,需通过释放才能形式其作用的场的形式。

什么是经济性量场?

诚然,要想把这个问题阐释清楚,需要首先搞清楚不同的“经济物质”或“经济事物”均是存在“性别差异”的东西。比如上述讲的“需求测”与“供给测”,再如,大家知道,经济事物、物质的运动都是具有方向性的,而不是杂乱无章的。

至少大家知道,资本这种东西是可以通过一定的形式、场所实现“增殖”的。

那么,说了半天,什么又是“经济场论”?首先,它是对经济事物、物质的运动均在场的作用下运动,并在场的制约下形成的一种认识论。有时,为了说明问题,笔者也把它称之为“经济学物理场论”或“经济学化学场论”或“经济学社会场论”等等;

诚然,本文不仅是从“物理场”的角度去研讨经济事物的存在与运动状态,发展与转化趋势,也会从“化学场”或“社会场”或“意识场”或“政治场”的角度去研讨经济事物的存在与运动状态,发展与转化趋势。毫无疑问,在传统物理学、经济学和管理学上,人们多是从“质能关系”的角度去研讨,而很少从“性能关系”的角度去研讨,现在已到了恢复其本来面貌的时候!

笔者以为,如果我们的经济管理者能够事先把“经济场”的概念搞清楚,能够把“经济场论”的思想用于其所经营管理的机构中、事业上的话,真不知我们的企业、国家能够避免多少亏损,能够减少多少经济社会危机!事先了解了经济场、经济场论会有这么多的好处?是的,因为包括经济事物在内的宇宙万物的运动规律均在“广义场”的作用下运动,并在“广义”的制约下形成。

不妨设想,如果我们事先了解包括经济规律在内的一切规律的生成规律,我们还愁在工作中“找不着北”?这是因为:

首先,大家得认识到,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问题,我们所了解和认识的这个宇宙、这个世界、这个经济体都是在经济质量场和经济能量场的相互作用与制约下运动着,因此,如果我们只是从“经济质量”或只是从“物质能量”关系中去考虑势必会出问题或出乱子,因为经济不只是一个“经济质量(经济规模)”的范畴,也不只“经济能量(经济速度)”的范畴,而是一个“经济质量”与“经济能量”相互作用与相互制约的范畴;当然,也不只是一个“供给侧”或“需求侧”出了问题的问题。

第二,我们需要认识到,“供给侧”或“需求侧”之所以会出问题,是由于我们的认识还停留在“质能关系”的角度,可以说还没有达到物流学意义上的“质能守恒与转化”的角度,所以才出现了经济不可持续发展的局面,而“供求关系守恒”或“供求关系的平衡”首先需要做到绝“经济质能的守恒”,而“产能过剩”无疑是对我们的经济“质能不守恒”的表达,也是对我们的经济“性能不对称”的表达,因此而出现其经济的不可持续,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而这场经济危机迟迟结束不了,就是一个例证。

第三,我们还得认识到,要想让经济科持续发展下去,首先要解决好“经济质能守恒”的问题。诚然,世界上、宇宙中压根就没有绝对的“质能守恒”关系,因为“质能”一旦绝对“守恒”,包括经济事物在内的一切事物的运动就会戛然而止。也正是由于认识到了这一点,杨振宁、李政道、吴健雄三位科学家,为我们提出了、揭示了、证明了“质能不守恒定律”或“宇称不对称定律”。那么,又是什么导致了或是决定了“质能不守恒”或“宇称不对称”?诚然,一定是一种叫做“性能关系”的东西。

第四,我们必须得认识到,如果我们只是从传统物理学、经济学、管理学上讲的“质能关系”而不能笔者首先提出的“性能关系”的角度去看问题是十分危险的,因为这种世界观等于是物理学、经济学、管理学上的“一条腿”走路,其结果必然是“头疼治头,脚疼治脚”,其结果一定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当然,如果我们能够认识到我们所了解和认识的这个世界主要是由“性能关系”而非“质能关系”决定的,那情况就会大大改观。至少大家应该能认识到,一个家庭的稳定性是由夫妻关系决定的吧!

诚然,这也不是说传统物理学上讲的“质能关系”就不重要,而是说在一个事物的结构中,“质能”只能决定它们的规模,而不能决定它的存在与运动状态,发展与转化趋势,更不能决定事物、物质的本质。请问,在微观世界,亚原子、原子、分子的结构及其本质是由其“质能关系”决定的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而一定是由组成它们的更微观事物的“物质性”决定的;而事实上,即便在宏观世界、宇观世界,其本质、结构也是由构成它们的分物质的“物质性”决定的。如卫星、行星、恒星的本质、结构就不仅由其质量、能量决定,而一定是由它们的性量、性能决定(卫星的质量未必比行星的质量小);再问,在我们的月球、地球、太阳的身上为什么都有南北极?而其北极又为何总是指向北极星的方向?又问,月球、地球、太阳的南北极对它们的存在与运动状态,发展与转化趋势没有任何作用与影响力吗?仅仅是一个质量、能量就能决定的了的?回答一定是否定的;在地月关系、地日关系得以保持的关系中,、一定与它们的南北极,即与它们的“性能”有着天然的、本质的、内在地方关系,表现在月球始终在地球赤道的附近、地球的运动始终在太阳的赤道的附近作对称性运动,否则,只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它们早就“落下来”或“飞出去”了。难道经济事物、物质的运动就只讲“质能关系”而不讲“性能关系”? 回答当然是否定的了! 

请看下篇——《统一场论:中国式管理境界(87)》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道家、天体力学家、科普作家,价值中国百强专家、资源与资本互化理论奠基人;揭示了万有斥力定律、万有引斥定律、物质生成定律、宇宙膨胀定律;量子、裂变、聚变管理经济学首创者;代表作有《差异论》、《统…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